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鬼医袅后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让他吃屎
    “本王累了,子娴你也需要好好休息,你回玉芙殿吧。”独孤晟闭着眼睛说。

    “晟……,我想陪你。”戚子娴娇滴滴的说。

    独孤晟握了握她的手,说:“乖,回去啊。”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我明天再来看你。”戚子娴整理好自己的衣衫,不舍的看了看独孤晟,转身走出寝殿。

    她一路端庄美丽的回到玉芙殿中,她坐于梳妆台前任婢女卸去装束,脸色阴沉之极。

    她心中恨极,都是那个姬珑玥坏她的好事,临走偏告知独孤晟不得做过于剧烈的运动。

    兄长为独孤晟医这么多年病,从没听他说过这样的话,姬珑玥就是故意的,她是不想让自己与独孤晟在一起。

    她为独孤晟,装着温柔懂事,对他百依百顺,可谓费尽心思。

    从姬珑玥出现,一切都变了味道,她确定姬珑玥就是个心机沉重的狐狸精,一步步的诱-惑着独孤晟,掉进她的陷井中。

    特别是她代替了兄长,若她真的能为独孤晟医好病,那独孤晟对她的态度定会改观,说不定就接受了她晟亲王妃的身份。

    必须要除掉姬珑玥,绝不能让她活着,可是,要怎么做才好……

    “啊。”

    婢女拿出金钗的时间不小心扯到她的头发,她痛得叫出声。

    “对,对不起,戚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婢女惶恐的跪下,连连向她磕头求饶。

    “蠢货,留你何用。”

    戚子娴压过婢女中的金钗,狠狠划向婢女的脸。

    “啊,啊,戚小姐,饶命,饶命啊……”

    婢女捂住满是鲜血的脸,哭着祈求。

    “你还敢叫,你个贱人,上次晟来的时候,你笑的很甜啊,你个贱东西也想勾-引晟。”

    “我没有,我怎么敢勾-引王爷,戚小姐,求您,求您饶了我吧……”

    “我说你有,你就有,你个小贱人,你去死吧……”

    戚子娴美眸泛着恶毒,手中的金钗一下下刺向婢女的身上,淡蓝色的衣衫,立被染成大片大片鲜血……

    姬珑玥回到冷月阁,见周雨竹与香凝在收拾屋子。

    “你们这是在忙活什么呢?”姬珑玥说。

    香凝见她,忙走过来上下打量着她,紧张的说:“小姐,晟亲王没有为难你吧。”

    姬珑玥得意一笑,说:“现在,他的小命攥在我的手心里,他哪里还敢为难我。”

    “小姐,您真厉害,哦,我锅里给你留着饭菜呢,我这就给你拿去。”香凝说罢,便跑出屋去。

    姬珑玥从香凝身上收回目光,看向周雨竹,说:“你怎么下床了,身子可大好了。”

    说罢,她便伸手拉过周雨竹的手腕,抚在她的脉搏上。

    “心跳虽然还有点弱,到了好得差不多了,再养几日。我叫香凝多给我做些补血的,应该很快就会痊愈的。”姬珑玥说。

    周雨竹扑通跪于姬珑玥的面前,汪着泪,说:“王妃娘娘,谢谢您救命之恩,雨竹,不知如何报答,愿为奴为婢。”

    “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姬珑玥伸手将她扶起来,走到桌边坐下来,又道:“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可以出王府去了。”

    “什么,出王府,这怎么可能呢?”周雨竹说。

    “我答应给独孤晟医病,条件是放了血女,独孤晟他答应了,现在厉铖应该在处理这事呢,按独孤晟说的,给血女每人二百两银子,送你们回家去。”姬珑玥说。

    “王妃娘娘,你的意思是说,王爷不再需要我们这些血女彩血了是吧。”周雨竹说。

    “是的,本就不应该用这么邪恶的方式,都是那鬼青子搞出来的恶事。”姬珑玥说。

    周雨竹又给姬珑玥跪下,满眼悲苦的看着她,说:“王妃娘娘,我不想出王府去。”

    姬珑玥伸手去拉她:“你这,怎么又跪下了,赶紧起来。之前你拼了命的想逃出去,现在可以出去了,你怎么又不想走了?”

    “那时我逃,是因为留在这里我会死。现在不用做血女,也不会死。

    而我即便逃出去,我也不能回家的,若回家去,恐怕会再次被我爹卖去妓馆。”周雨竹说。

    “那你留在这算怎么回事啊。”姬珑玥说。

    “王妃娘娘,我知我身份低贱,连做您婢女的资格都没有,可是,我真的无处可去,您行行好,就收留我吧,我为您当牛做马都绝无怨言的。”周雨竹哭着说。

    “这……,按理说你是独孤晟的人,我……。”

    “可以的,您能让亲王将血女全都放了,一定可以将我留下来的。”周雨竹说。

    “那,等我问问厉铖再说吧。”姬珑玥看着周雨竹说。

    竖日,姬珑玥带着香凝来到麒麟殿。

    厉铖笑着向她拱手一礼说:“姬小姐。”

    “厉将军,有礼了。”

    姬珑玥说罢,看向床榻上的独孤晟,见戚子娴坐于床边,脸上盈着温柔笑意,满含深情的看着独孤晟。

    “戚小姐,这是一大早过来的,还是昨晚留宿在这里了?”姬珑玥问。

    戚子娴闻言,粉面羞红,一脸委屈的看了看独孤晟。

    独孤晟冷冷的看向姬珑玥,说:“姬珑玥,你要记得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本王的医师,不该你过问的,你再敢妄言,别怪本王不客气。”

    “就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的职责与身份,才这样问的,做为你的医师,就是要事无巨细的关注你的身体,昨天,我走时应该与你说过,不可做剧烈运动……”

    “你哪只眼睛见本王做过……,子娴不过是担心本王,一早便来看本王的。”独孤晟忿忿的说。

    “哦,那便好。其实你二人来日方长,不必急于这一时……”

    “你给本王闭嘴。”独孤晟恨恨的瞪着姬珑玥。

    姬珑玥挑眉,得意一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她从带来的食盒中拿出一碗药汤,递给独孤晟。

    独孤晟看着碗中黑黑的药汤,一股股令人作呕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子里,他皱着眉头问:“这是什么东西?”

    他看向姬珑玥,姬珑玥冲他耸了耸肩,不语。

    “本王问你话呢。”

    姬珑玥嘟了嘟红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眨着清澈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你给本王说话。”

    姬珑玥娇俏一笑,开口说:“哦,这是我专为你配得解毒药,蛊虫在你体内已久,你的脏器大多都被蛊毒侵染,我先以这解毒药清了你体内的蛊毒,赶紧喝了吧。”

    独孤晟看着那药眉头凝得更紧,从姬珑玥手中接过,捏着鼻子几口将药汤喝下。

    “咳,咳咳……,这药,这味道……太难闻了……”独孤晟难受之极的说。

    “晟,快喝杯清茶。”戚子娴将一杯茶递给独孤晟,看向姬珑玥说:“这是什么药啊,这药的味道真的是……,以后每天都喝它,这简单要折磨死人了。”

    姬珑玥抬眸看向戚子娴,她看似关切独孤晟的话,却字字带着对她的质疑与挑唆。

    白莲花,凭你今天的表现,我会专门为你订制一方药,让你好好的品尝。

    她淡淡一笑,说:“良药苦口,这药中有望月砂与玩月砂,味道是不怎么好闻,但是药效极佳。”

    “什么,你,竟然在药里放了望月砂,玩月砂,姬珑玥,你太过份了……”

    “怎么了,那望月砂,玩月砂,是什么药啊?”厉铖不解的问。

    “那,望月砂和玩月砂,就是……就是兔屎和兔尿,姬珑玥你这明明是在羞辱晟。”

    “呕,呕呕……”

    闻听戚子娴的话,独孤晟扶着床沿大吐特吐起来。

    “晟,晟,你还好吧,你怎么样……姬珑玥,你怎么可以这么折磨晟……”

    戚子娴一边为独孤晟轻拍着后背,一边娇娇弱弱的责怨着姬珑玥。

    “哎,你怎么把药给吐了,这下又要重新熬了。”姬珑玥紧凝黛眉说。

    “你,姬珑玥,你,你……竟敢让本王……,来人,将她拖出去杀了。”独孤晟指着姬珑玥大喊。

    香凝忙上前,跪在独孤晟的面前,说:“王爷,您不能杀小姐,昨晚,小姐为熬这碗汤药,可是盯了一晚上都没有睡啊,我去替小姐,小姐都不让,说这药火候很难掌握。

    这药,真到今天早上才熬好,小姐如此尽心,怎么会是折磨王爷呢。

    王爷,您若杀我家小姐,那真是瞎了小姐一片医者仁心啊。”

    姬珑玥一把将香凝拉起来,说:“香凝,你不必求他,他不看药效,只肤浅的认为我羞辱了他,这样不分青红皂白要杀我,你这恩将仇报的戏码你演着不累,我看着都累了。”

    厉铖看向姬珑玥说:“姬小姐,您看,那药能不能将望月砂和玩月砂给换成别的药,这个实在是……”

    “换药?每一种药都有它的特定的药效,这是我研究出来解蛊毒最好的方子,怎么可以随时换。

    先说这玩月砂,是因为它对眼疾是很有疗效的良药,而且,它还有杀虫的作用,常服食可克制晟亲王体内的蛊虫。还有那个望月砂,对便秘的疗效更好。

    你们是嫌望月砂与玩月砂是兔屎与兔尿,觉得它脏污是吧,可它是极好的药材,也是就蛊虫,最对症的药,绝对不能换药。”

    厉铖听了姬珑玥的话,无奈的扶额,这又搞出个个便秘,这可真是一点不给王爷留脸面啊,她这是在找死啊。

    “姬珑玥,你闭嘴,滚,你给本王滚出去。”独孤晟瞪着姬珑玥愤怒咆哮。

    此时,他真想一剑刺死这个该死的女人,她这哪里在给他医病,明明是在羞辱他。

    “王爷……”厉铖看着暴怒的独孤晟,不知如何缓解现在的僵局。

    “姬珑玥,天下间那么多草药,我就不信没有可代替这两味药的,你这哪里在晟医病,你明明是在故意羞辱晟。晟,咱不让她医病了,不遭这份罪了,看着你这样,我好心疼啊……”戚子娴抱着独孤晟,柔声安抚着。

    “戚小姐说我羞辱折磨晟亲王,我到要问你,我这么做,对我有何好处?是想再被杀,还是再挨一顿鞭子?”姬珑玥环抱双臂看着戚子娴说。

    她又看向独孤晟,神情清冷,说:“对你,我就不应该有仁医之心,让你几次三翻的以怨报德啊,今后你的事,我绝不再插手,你也不必再用香凝要挟我,你是高高在上的晟亲王爷,欺我一个弱女子,实在是没意思。”

    说罢,她收拾起医箱,拉着香凝便要向外走。

    “哎,那个姬小姐,您别走,别走啊。”厉铖上前拦着姬珑玥。

    “让她滚。”独孤晟沉声说。

    “王爷……。”厉铖看着盛怒下的独孤晟无奈之极,再回头已不见姬珑玥,他真是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