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完美人生江羽客陈白露 > 章节目录 第96章 生死惊情
    江羽客不禁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有乒乓球那么大,他做梦都想不到,世上居然有这么大的蛇!

    阳光照射下,就见那条大蛇昂着黑漆漆的头,庞大的身体覆盖着黑中泛青的坚硬鳞片,漂浮在水面左右摆动,借助水波产生的推力怡然自得的向前游去,而它身后左右,足足有上千条黑漆漆的小蛇跟随簇拥着它,远远望去,那画面透出一种说不出的震撼和诡异!

    “天哪...这条蛇...怕有二十多米长吧!”

    突然,江羽客只感到右臂一紧,陈玉菡情不自禁的抱住了他的右臂,颤声对他说道。

    “大姐,这条蛇长度应该是25米到27米,重量估计超过一千斤。”

    江羽客尴尬的看了陈玉菡一眼,因为她的胸口刚好压住了他的上臂,那饱满紧实的感觉瞬间像电波一样传递过来,让他紧张不已,不过他能感觉到她整个身体都是凉的,因此不敢推开她。

    “你怎么知道?”陈玉菡目瞪口呆。

    “因为光蛇头长度就超过了一米,按蛇头和蛇身的比例能推算出来。”

    江羽客微微一笑,趁这时把右臂轻轻抽了出来,朝大蛇一指,“大姐你看,那条蛇其实就是乌梢蛇,跟着它的小蛇也是乌梢蛇,大蛇蛇头的长度跟一条成年小蛇差不多。”

    “啊?”

    陈玉菡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刚才跟他过于亲密了,脸蛋一红,后退了一步,顺着他的手望去,就见那条大蛇蛇头椭圆,蛇目瞳孔漆黑,上下颚各有一带浅色蛇鳞,的确是乌梢蛇无疑。

    “这...这么大的...乌梢蛇?”陈玉菡脸色大变,有种世界观被颠覆的感觉。

    “对呀,这么大的蛇,估计得有几百岁了,看来上党乡的蛇崇拜并非无源之水,蛇王村这个名字也不是空穴来风啊!”

    江羽客眯起了眼,望着渐渐远去的大蛇,心头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惊喜之感,“而且,我猜测,那些倭国人来上党,目的也是寻找它.....”

    话音未落,他突然用眼角的余光瞄到,草丛的颤抖传到了山脚,紧接着又是一阵清晰的“沙沙”声,随即从草丛里竟然钻出一大片黑压压的蜘蛛,如千军万马一样包围了山脚,随即毫不停歇的朝山坡上跑来。

    “大姐,快跑!”

    江羽客蓦地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用力一拉陈玉菡,离弦之箭一般向山顶跑去。

    陈玉菡猝然之间没反应过来,惊叫了一声,但马上也看见了那群蜘蛛,顿时吓得大声尖叫起来,整个人也猛地一颤,全身泛起一股冰凉,活活吓呆了。

    就算单独面对那条大蛇,两个人也不一定比现在更害怕,毕竟,和大蛇遭遇还有搏命或逃走的可能,一旦被这成千上万只蜘蛛包围,就算他们是神仙也难逃一死了!

    “大姐!”

    江羽客感觉有些不对劲,再次用力抻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来,跟他跑上山顶。

    山顶也是一片浓密的原始森林,森林中飞舞着许多不知名的彩色昆虫和鸟类。

    两人的心一沉,猜测林中可能也潜藏着危险的毒物,踏进去说不定凶多吉少。

    但沙沙声已经到了山顶边缘,江羽客顾不得别的了,突然丢掉背包,一矮身,抄起陈玉菡的双腿,将她背在背上大步朝林中跑去。

    “大姐,包里好像有驱虫剂,拿出来备用。”江羽客沉声嘱咐道。

    “好!”

    陈玉菡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她知道江羽客是为了尽量减少自己被草丛里毒物袭击的可能,心头感动无比,答应一声,直接从背包里拿出了驱虫剂。

    到了林子里,由于地面植被密集,江羽客的速度不可避免的降低了,而且光线非常昏暗,他焦急的左顾右盼,想找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但除了树就是树,根本找不到!

    “羽客,蜘蛛们追上来了!”由于恐惧,陈玉菡的听觉变得分外灵敏,听到了背后林边的沙沙声。

    “大姐,咱们只能往树上躲了,你一切听我的!”

    江羽客也听到了,而且比陈玉菡听得更清楚,不仅背后,他能听到四面八方皆有沙沙声,蜘蛛是在从各个方向侵入树林。

    陈玉菡忙不迭的答应了,江羽客身子忽然向下一蹲,双腿蓄足力气,猛地向前弹出,落在一株粗大的栎树之侧,紧接着又是几个起落,跳到一棵参天古木下面。

    “大姐,抓稳了,我送你去那根树杈上待一会儿。”江羽客提醒着陈玉菡。

    “嗯!”

    陈玉菡胡乱点点头,经过那几个跳跃,她脑子里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下意识的抬头看去,这棵古树冠盖如云,树干光滑,距离地面三米开外才长出第一棵树枝。

    “等等,你要带我爬树?怎么爬上......”陈玉菡突然清醒了过来。

    但她话音未落,就见江羽客一矮身,随即猛的直跳而起,她只觉得眼前一花,江羽客已经背着她跳到了那根树枝之上。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陈玉菡惊的声音打颤。

    可是江羽客没有回答,把她放了下来,让她面朝树干骑坐在树枝上,然后从她的包里抽出猎刀递给她,叮嘱道,“大姐,树冠里也许会藏着蛇,你拿好刀先照顾自己,我去去就来。”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江羽客又从她手里拿过驱虫剂,鬼魅一般跳到了地面。

    “羽客,你又下去干什么?快上来啊,太危险了!”

    陈玉菡做梦都想不到他居然又跳了下去,吓得脸色煞白的大叫起来。

    紧接着,她居高临下的看见大片蜘蛛像潮水一样涌来,见树就爬,脸色当即更白了,更加焦急的叫着江羽客。

    可是,江羽客就像没听见一样,拧开驱虫剂的盖子,先在自己两膝以下的部位各喷了个遍,然后喷向树干,边喷边围着粗大的树干绕圈,显然是想用这种方式来防御蜘蛛。

    陈玉菡在树枝上看得真切,霎时间像雕塑一样静止了,弯着腰呆呆望着地面上神色刚毅的江羽客,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她看到不计其数的蜘蛛倏地从植被里爬出,火速靠近了这棵古树。

    “江羽客,快上来!蜘蛛们已经来了,你已经喷够了,快上来啊!”陈玉菡撕心裂肺的喊起来。

    实际上,江羽客这时已经用驱虫剂围着树干喷了一整圈,树干被喷过的地方都散发出一股浓烈的二乙基甲苯酰胺的味道,使得靠近的蜘蛛顷刻间人仰马翻,不过他并不满足,先是回头冷冽的扫了那已经爬到后脚跟前的黑压压的蜘蛛一眼,继续在树干上喷起了第二圈、第三圈。

    而那些想爬上这棵树的蜘蛛也是一闻到味道就纷纷避走。

    最后,陈玉菡呆看着几乎是站在蜘蛛群里的江羽客,泪光闪烁。

    直到将整瓶驱虫剂喷完,江羽客才把瓶子扔掉,纵身跳上了树枝。

    他先是站在树枝上,扫了一眼树冠,见没危险才坐了下来,骑坐在陈玉菡对面。

    “江羽客,你为什么这么傻?万一被蜘蛛咬到怎么办?”陈玉菡激动不已。

    “大姐,我还怕驱虫剂喷的不够多呢,”江羽客苦笑了一下,“我还是没考虑太周到,蜘蛛太多了,我当时应该把自己包里那瓶驱虫剂也拿出来。”

    陈玉菡不说话了,痴痴望着他,放在树枝上的手也不住颤抖。

    “大姐,我太自以为是了,没想到周大牛说的竟然是真的!”

    江羽客仿若毫无察觉,扫了一眼下面的蜘蛛群,又苦笑着道,“这可麻烦了,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离开,如果它们一直待下去,咱们岂不是也要一直坐在这里?”

    “嗯...嗯!”

    陈玉菡听他说话才如梦方苏,赶紧低下了头,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在江羽客面前屡屡失态,要知道,他可是自己的妹夫啊!

    尽管,她和陈白露其实....

    陈玉菡心思有些杂乱,突然拨拉了一下脑袋,心里有种悬崖勒马的感觉,脊背也冒出一层冷汗,抬起头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才要说话,瞳孔却骤然一缩,尖叫道:“蜘蛛!蜘蛛爬过来了!”

    江羽客的心一颤,猛地回过头,就见几只黑乎乎的蜘蛛果然已经爬到了他背后。

    他手疾眼快,夺过陈玉菡手里的刀横着一扫,顿时将蜘蛛扫落下去。

    “你背上也有!”

    这时他背后的陈玉菡又发出一声更为惊恐的尖叫,紧接着他感到背上被一只手用力拂了一下,而陈玉菡再次惊叫一声,这回声音里充满了痛楚和恐惧。

    “大姐!”

    江羽客心头大震,赶紧回过头,就见陈玉菡眼睛瞪得圆圆的,右手僵在半空,中指指尖赫然多了一个黑色的小口子!

    江羽客的心一沉,她显而易见是中毒了,急忙握住她的右手,将中指送进自己嘴里用力吸吮。

    “蜘蛛!后面还有蜘蛛!”陈玉菡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又瞟到江羽客背后,焦急的喊着。

    但江羽客根本顾不上了,眼神急切,右手如箍紧紧圈住她的手腕,嘴里不断鼓气吸吮,陈玉菡只感到右手一阵发麻,仿若有一半的血被他嘬了出去。

    “呸!”

    江羽客把一大口血远远吐了出去,回头用刀扫落爬过来的蜘蛛,随后眼睛一亮,发觉蜘蛛原来是顺着树干上一条沟壑爬了上来,他一扬手将猎刀射进了沟壑之中,不偏不倚正好挡住下面的蜘蛛,刀面光滑无比,那些蜘蛛眼看爬不上来了。

    “太好了!”陈玉菡忍不住欢呼起来。

    “嗯,”江羽客也喘着粗气,心有余悸的道,“肯定是那条沟壑太深,驱虫剂喷的不充....”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觉眼前一黑,天旋地转,随即失去了意识,身子一歪,朝树下倒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