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 > 作品正文卷 第211章反了
    兴高采烈满载而归的表情此时已经尽数落在步非宸的眼中,他森然一笑,转身说道:“很快,咱们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让他们打开城门了。https://www.duanwenshe.com

    风无眠眨了几下眼睛,转身看着步非宸,低声说道:“爷难道一直等得就是这个时候?”

    “你说呢?我们此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与王玉元在这里耗着,本王是要替皇上灭了楚国,区区一个城楼难道还要让本王耗损人马吗?再说了,若是能将王玉元心甘情愿的收服,那日后对于我们攻打楚国便是更加事半功倍了。”

    原来爷要保存实力是为了正面对楚国交兵,一举拿下整个楚国。

    风无眠此时终于明白了步非宸的用心良苦,他侧目看向了步非宸,低声说道:“爷觉得咱们还需要几天?”

    “最多三日,那边的人就会挂上白棋投降,不管他王玉元还想要如何负隅顽抗,都不过就是困兽之争。”

    为何步非宸会有这样的笃定?只因为……那些本以为自己是占了便宜的楚国人在将地上的熟豆子与其他抢过来的食物混合在一起好不容易吃了一顿饱饭之后,却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将军,咱们的士兵从昨晚开始就接连有人上吐下泻,如今一些年纪大的早就……”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已经如此小心翼翼,只是抢了那些来骂阵之人的食物,却还是中了步非宸的诡计。

    实在是不明白究竟是哪儿出了错,怎么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将军,咱们的战马也已经死了几十匹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再与熙国对阵了。”

    王玉元双手狠狠的揪着自己的发丝,而后双腿一软跪在地上,表情十分的凄楚的仰天长叹:“老天,难道说连你也不想给我留一条生路?我王玉元一辈子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啊!”

    “将军,外面,外面熙国的步非宸已经亲自来啦,说只要,只要咱们投降,他就将解药双手奉上,从此咱们与他们就是一家人了。”

    若是换做以前,只怕如今这营帐里面的叫骂声已经不绝于耳。

    但是如今,他们早就已经被步非宸折磨的体无完肤,如今一个个只想要活着离开这里,不觉就表情充满了希冀的看向王玉元。

    王玉元也已经没有了任何气势,他颓废的倒在椅子上面,微微抬起头说道:“诸位,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说,说实话,将军,咱们等着皇上的补给也有些日子了吧?我看皇上当真就是早就将咱们给忘了,所以,所以要不然咱们就……,就……”

    那个字始终不敢说出声,就怕这枪打出头鸟,到时候最先死的就是自己。

    “老将军,咱们要不然就降了吧!这也是因为皇上先不仁在前的。”

    这种话最终还是要有一个人率先说出口,王玉元随即闭上了眼睛。

    难道说这种事情他会没想过吗?可是若是他降了,那如今被扣押在京城的家人又该如何?

    眼见着王玉元默不作声,下面的人却只能听到耳边传来那阵阵哀嚎之声。

    猛然间,就听见外面有人大吼一声:“将军,将军,皇上派人来了啊!”

    这个时候皇上派人来了?该说是久旱逢甘露,还是该说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但王玉元却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激动的喊了一嗓子。

    “皇上,皇上的人来了!”

    他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一眼看到来人之后,急忙抓住了那人的手。

    “皇上,皇上派你来了?是不是皇上给咱们补给了?皇上来了……”

    但那人却是看到面前王玉元这灰头土脸的表情,接着笑着说道:“老将军,看你这着急的模样,皇上说了,去年咱们楚国也是遭逢了大旱,粮食本来就少,这如今哪儿还有什么剩余的可以给您补给啊!”

    这是什么话?一时之间周围的人叫骂与声讨声不绝于耳。

    王玉元只觉得自己的心哇凉哇凉的如坠冰窖之中。

    他侧目看向了一旁的众人,再接着只能舔着脸低声下气的说道:“可是咱们这边您也看到了,若是在不给补给,咱们是根本就难以在与熙国的人进行抗衡啊!”

    “怎们?王将军这是想要要挟皇上?”

    “臣不敢!”

    “我看你分明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皇后娘娘可真算是说对了呢!”

    沈皇后又说什么了?王玉元只觉得此时胸口一阵扑通乱跳,一股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人突然满脸哼笑,朝着身后挥挥手,有人端着一只匣子走了上来。

    “王老将军,这是皇上与皇后娘娘让咱们给你捎过来的礼物,你还是先看看再说其他的吧!”

    礼物?王玉元浑身发冷的盯着那支匣子,却始终都没有勇气伸出手去接过来。

    倒是那人看着他这幅英雄气短的模样一阵冷笑,接着就将匣子塞进了他的掌心之中。

    “皇上个你的礼物,怎么?不打开来看看?”

    王玉元硬着头皮,只能颤巍巍的掀开了匣子,却是一声惨叫,将匣子瞬间从自己的掌心之中丢了出去。

    众人这才看到从那匣子里面摔落出来的一只人耳。

    王玉元跌倒在地,气息不稳的抬起头指向面前之人:“你,你……”

    “王将军,皇上可是已经发了话,你若是还这样踟蹰不前,那就是投敌叛国,到时候他给你送过来的可不就单单是这么一只耳朵了,你可要千万想好才是。”

    王玉元泪如雨下,双手不停的捶打着地面叫道:“我王玉元一生忠心耿耿,皇上怎么能这样对待我王家人?这岂不是要让人唇亡齿寒吗?”

    “王将军,您这是在怪罪皇上?您要是说这样的话,那我可就要原封不动的回去复命了。”

    王玉元哪里还敢怠慢,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就抱住了那人的一条腿。

    “大人,不要,不要,咱们有事好商量。”

    “王将军,此事还有什么好商量的?皇上就是瞧着你一直在这里不动弹,他心急啊!你只要出去与那步非宸决一死战,到时候皇上一定不会再怪罪你了。”

    决一死战?皇上这是要他们这群人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是吗?

    其他的人看着王玉元如此悲悯的表情,却是已经气不打一处来。

    但王玉元被人拿了把柄,又有什么办法?

    只见他发髻凌乱,满脸尘灰之色,起身就朝着对面喊道;“传,传我的命令,今夜子时……开,开战!”

    “将军,你这不是要让咱们去送死吗?”对面有人实在是气不过,猛然一声爆喝。

    但皇帝的来使闻听此言,却是脸色一沉,侧目凝望过去,叫道:“王将军,这又是个什么东西?你的命令他都敢不听?这种人留着就是个祸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王玉元鞠了一把热泪,勉强支撑着自己抬起头看向了对面,接着说道:“休要胡言,来人啊,将他推下去砍了。”

    可话音刚落,那边的人却已经相互使了眼色,接着突然一人当先,没等那位皇帝的使者兴致高昂的松懈下去的时候,却早已双眼瞪得犹如铜铃般大小,直接已经人头落地了。

    王玉元惊吓连连,倒退了几步说道:“你们,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王将军,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楚国已经败了,有楚宏浚这样的昏君与沈皇后那个兴风作浪的女人,我们迟早都要摆在步非宸的手下,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为他卖命?倒不如早早投降在步非宸的麾下,选择一个治世明主。”

    “荒唐,你们别忘了,你们可是楚国人。”

    “楚国人?国将不国,谁又知道我们未来会是什么人?楚国必败,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你们这是要反了?你们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王将军,难道你还想要替他卖命?你看不出来,想必如今你家人早已是凶多吉少了。”

    即便是在王玉元的心中也早就有了这种绝望,但是哪怕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他都不想要听到任何人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

    王玉元忽然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宝剑,朝着对面之人怒吼道:“你竟然敢叛国,老夫今天绝对饶不了你!”

    说话间他已经要冲上前去,却突然被人脚下绊了一跤,身子失重的朝着门扉上面撞了过去,接着就听到背后七手八脚的扭打声。

    王玉元最终被他的属下制服,整个人披头散发,额头上一片红肿的痕迹,双眼失焦的落魄的被人绑在房间之中。

    外面的已经听到有人高声断喝:“将白旗插上城楼,告诉熙国摄政王步非宸,我们降了!”

    王玉元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这个时候他无法去责怪任何人,只因为将他们逼入今天这个绝境的人就是他们的皇帝……

    而此时已经等待多时的步非宸看到了对面城楼上的白色旗帜,终于露出了一丝松懈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