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川寒水慕挽歌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荒唐一梦
    梦里。

    是末世十年,在她住了五年的实验室。

    她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安静地躺在床上,寒翊川将指甲刀放下,温柔地摸着她的脸颊。

    可忽然寒翊川的手顿住了,哆哆嗦嗦地去试探她的鼻息。

    然后颤抖地大叫着顾白的名字,顾白很快背着医药箱来了,快速地检查完,整个人也像是怔住了,他有些艰难地开口,“她死了。”

    寒翊川听到这句话,身体一颤,差点倒下去,“怎么会?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

    寒翊川疯狂地拉着顾白,“快点救她,做手术,你不是说研制出新药了吗?赶快拿来,愣着做什么?快去。”

    顾白没动,“老大,放弃吧,五年了,你看看基地都成什么样子了?为了研究丧尸病毒,投了多少资源?丧尸病毒本就无解,她这样去了也好,也省得受罪。

    老大,你看她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她清醒的时候什么时候真正高兴过?

    五年了,被关在这个屋子里五年了,是个人都受不了。

    老大,放下吧,你为黎生和翩跹想想,他们看到她这个样子也痛苦,你还这么年轻,总不能守着一个丧尸过一辈子,现在她走了,对谁都是一种解脱。

    老大,……”

    寒翊川面无表情地打断顾白的话,“出去。”

    顾白还想劝,“老大……”

    寒翊川的声音凌厉且不容拒绝,“出去。”

    顾白张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就退了出去。

    顾白刚把门关上,寒翊川就吐了一大口血,无力地跪倒在地。

    慕挽歌惊得过去扶他,手却直接穿过他的身体,她焦急地大喊:“寒翊川,你怎么了?不要担心,我没事啊,我重生了,我不是死了……”

    可寒翊川依旧没反应,她看到他眼里的泪,他无助地趴在自己的身体上哭,嘴里不停地祈求着:“挽挽,不要离开我,挽挽,不要死……挽挽……”

    慕挽歌看着自己的尸体,慢慢变得僵硬,寒翊川却依旧陪着她,不肯离开。

    从早坐到了晚,就这样像往常一样陪着她说话,还给她洗了头发。

    黎生和翩跹来过,抱着她大哭了一场。

    她看着长大后的孩子,十岁的黎生生得与寒翊川一般无二,连脸上的表情都那么像,黑着脸,眼睛红红的,还给觉得岔气的翩跹顺气。

    慕挽歌心疼上前想抱抱孩子,却怎么也无法触碰到他们的身体。

    她清楚地知道现在是在梦里,看着他们痛苦成这个样子,她内心也煎熬着。

    寒翊川看着所有人,不许任何人碰她,苏辞他们一直在劝说,不能让她死了,无法入土为安。

    寒翊川却大叫着:“她死了会变成丧尸,变成丧尸我养着她。”

    苏辞:“她本身就是丧尸。”

    寒翊川:“丧尸不会死。”

    苏辞:“老大,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折磨了她这么久,她生前什么时候快活过?

    末世前被关在别墅里,末世后被关在实验室里,她不是囚犯,却一直过着监狱一样的生活,现在她死了,你还不打算放过她?还要将她做成标本陪着你吗?”

    温少卿:“苏辞,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老大也是有苦衷的。”

    苏辞:“以爱的名义囚禁一个人,这也算苦衷的话,恕我不能接受。”

    寒翊川被苏辞骂得清醒了,是啊,他的挽挽自从遇上他就再也没有自由过,不是被关在别墅里,就是被关在实验室里。

    他哭得不能自已,或许悲伤道了极致,竟然流下了两行血泪。

    他颤颤巍巍地挥手,“葬了她吧。”

    他说完的那一瞬间仿佛一下老了十几岁,人生的信念没了,整个人就苍老了。

    寒翊川像是行尸走肉般地离开了实验室,他的挽挽走了,今天他的挽挽彻底地跟他断了联系,往后余生,天涯海角,再也找不到他的挽挽了。

    如果可以,那天在酒吧门前,他不会抱住她,不会强行要了她,不会娶她,他宁愿永远默默地站在她身后,宁愿孤独终老,宁愿一辈子孑然一身,只愿她安好,只愿她偏安一隅,只愿她顺遂。

    终是他害了她。

    寒翊川的眼里血红一片,他的挽挽没了。

    他在实验室门前驻足许久,他竟然不知道该去哪,这些年,他除了出任务就是在实验室里,他仿佛与这个世界脱了轨。

    他想就这样去了吧,痛苦到整个心都蜷缩了,但看到那两个哭得像小兽一样的孩子,他终是心软了。

    挽挽留下的孩子,他不能不照顾啊。

    寒翊川就这样无措地站在实验室门前,直到顾白来问他,莫苡葇怎么处理。

    莫苡葇?

    哦,那个害了挽挽的女人,在把挽挽接到挽歌基地两个月后,她就被他关在了隔壁的实验室,做了挽挽的试药人。

    挽挽都不在了,那个试药人也没必要留着了,他轻轻地回答句:“碎尸万段。”就没再关注了。

    顾白本想用莫苡葇转移寒翊川的注意力,哪怕是发泄一下仇恨,也比他现在这样的状态好。

    慕挽歌听到寒翊川的话,原来莫苡葇被关在隔壁的实验室做她的试药人吗?从来没人跟她提起过,她一直以为莫苡葇跟赫煊在京都基地逍遥自在呢。原来,前世的时候,寒翊川就帮她报了仇么?

    慕挽歌看着寒翊川毫无生气的样子,心痛不已,可却无法安慰到他,她轻轻地将自己的脸贴紧他的脸,“寒翊川,好好活着不好吗?寒翊川,别再为我担心了,我过得很好,我不是死了,是重生了,重生后和你相遇,我会对你好,我们会有爱情,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很幸福……寒翊川,你能感受到吗?”

    慕挽歌轻轻吻上他的唇,“寒翊川,我爱你。”

    寒翊川似有察觉,他试探性地伸手,艰难地开口:“挽挽,是你吗?”

    慕挽歌轻笑:“是我,我在。”

    梦醒了。

    慕挽歌摸摸自己眼角的泪,这个梦做得有些荒唐,却又那么真实,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末世十年,她死后所发生的事,但她却真真实实地体会到了寒翊川的悲伤与痛苦。

    那样的感觉,她感同身受,为他心疼。

    她怔怔地坐在床上,还好是梦。

    寒翊川轻轻打开房门,看到坐着的慕挽歌,“挽挽,你醒了。”

    慕挽歌转头,直接抱住他,赖在他怀里不肯起来。

    寒翊川轻拍着她,“怎么了?”

    慕挽歌刚要说没事,话到嘴边变成了,“想你了。”

    寒翊川的手一顿,接着高冷地应了一声:“嗯。”

    慕挽歌瞥见他的耳尖突然红了,伸手摸了摸,感受到他的身体变得僵硬。

    寒翊川拉下慕挽歌的小手,“挽挽别闹。”

    就红着耳朵,急忙找借口离开了。

    慕挽歌呆呆地坐在床上,吐槽了一句,“至于吗?这么禁不住撩……”

    躲在房间门口的寒翊川听到后,深感不妙,看来还得继续刻苦钻研情话大全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