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戮神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伐地!
    “二长老,放了她吧,墨邪是逃不出墨家的,咱们也没必要去折磨一个小姑娘。”墨刑表情严肃的挥了挥手,二长老称是后,手中松开了锁链,脸上恶恶一笑,脚下猛然用力,踢在了周蝶的脸上,让她整个人飞了起来。

    墨邪见此,他来不及去生气,身形一动,轻轻的接住了周蝶,他见到周蝶这副样子,心里已经痛到了无法呼吸,眼中露出了悔恨之色。

    是自己为了突破修为离开的小蝶的身边,是自己的警惕性降低让小蝶受到了残酷的审讯,是自己当初作死的去跟墨刑说出了自己拥有祖灵根的事情,小蝶怎么会遇到这种劫难?是自己没有给小蝶一个安稳的家,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处理好事情,没有将外界的风雨遮挡住。

    “你没事吧,小蝶。”

    墨邪轻轻的拿出一个白色的手帕,小心翼翼的擦了擦周蝶满是血污的脸颊,双手和声音均是颤抖。

    “啊!啊!”周蝶长大了嘴巴,眼睛无法睁开,发出了几道叫声,就如同孩童牙牙学语一般,墨邪连忙低头在周蝶的颈部一看,神情已经不知道该去愤怒还是心疼了,周蝶的声带被人给硬生生的挖了出来,之所以还能活着完全是因为修为的缘故,吊着最后一口气。

    “你休息休息,我处理完这帮人,一定会让你康复,我要让他们百倍!千倍!万倍的偿还!”

    找了一块干净的草地让周蝶平躺下后,墨邪转头看着墨家的人,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说了出来,心中的恨意和杀意已经到了巅峰,他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也从来没有对人有着这么大的杀意。35xs

    “今日你要是自尽,吾等可以放了这位小姑娘,以墨家的名誉来担保,必定倾尽全族的力量让她安稳的渡过余生。”

    这个时候,墨刑站了出来,他神情严肃的看着杀意沸腾的墨邪,眼皮一跳,内心中惊骇至极,这才月余未见,墨邪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练气巅峰,而且凭借他散发的气息来看,墨邪的境界十分稳健,仿佛是苦修多年了一般,没有任何的浮躁。

    心中想要墨邪死的念头愈发的坚定起来,他不敢想象在给墨邪一段时日后的墨家,还能不能挡得住。

    “自尽?你们以名誉发誓?哈哈,别讲笑话了,墨家的名誉在我眼里还不如去信一个路边要饭的凡人!”

    “你们这帮杂碎,有什么脸谁名誉?”

    墨邪神情疯狂的大笑一声,手中的杀生刀仿佛是被墨邪的杀意所感染,发出了阵阵清脆的刀鸣之音,响彻整个墨家庭院。

    嗡!

    墨邪化作了一道黑影冲进了其中一条小道中,几个人头顿时飞到了半空中,从脖颈中喷洒出大量的血液,仿佛是天空中下了一场血雨一样。

    “上!”

    墨刑见此,也不在去试图用语言来让墨邪自尽了,他大手一挥,小道中的墨家死士顿时冲了上去,墨刑和其他几位长老站在了院子顶,高高在上从上俯视着下方的厮杀,内心没有任何的波动,在他们看来,只要墨邪死,任何的损失都是可以用时间弥补的。

    哪怕墨家从此没有了火枫城第一家族的名头,哪怕这些死士全部死去,都是值得的,因为墨家最大的威胁消失了。35xs

    “小蝶每一条伤口,我要你们的命来填补。”

    在人群中的墨邪,宛如疯魔,一手不停挥舞长刀击碎还未接近的法术,一手凝聚出大量的震荡之力,不停轰击在墨家死士的身上,几乎每一个被震荡之力轰击到的修士,肉身都会爆炸,根本承受不住狂暴的震荡之力。

    他脚下施展出了浮游步法,在人群中游鱼得水,异常的灵活,大量的血焰汇聚在杀生上,刀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锋利了起来,距离开刃的时候,已经不远了。

    “五长老可还安稳?”

    墨刑站在庭院上方,束手而立,他看着下方血腥的场景,眼中毫无波动,就好像是看电影,整个人置身于世外,他从来不担心墨邪能逃出去,尽管墨邪的境界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但是面临墨家三个筑基初期修士和筑基巅峰的自己,如果这还能逃出去,那么他们可以找块嫩点的豆腐一头撞死了算了。

    “五长老被关押在了地牢深处,我布下了禁灵阵,凭借他的肉身根本无法逃出来。”

    四长老墨单低声在墨刑身边如实汇报道。

    “嗯,此事不可让五长老知晓,否则以他的性格一定会站出来保墨邪的命,到时候恐怕会出现什么变数。”墨刑点了点头,他对这次的天罗地网异常看重,这关乎着墨家的未来,不得有任何闪失,哪怕是墨家五长老也不会看半分的情面。

    头颅!血液!内脏!惨叫!

    下方的庭院已经变成了深渊中的森罗地狱,犹如一个生命绞肉机,在不停的吞噬着在场所有人的生命。

    墨邪神情狰狞疯狂,眼睛逐渐变成了猩红色,有些沉沦在杀戮当中,镇压在戮界里的黑暗意识,有些不甘寂寞,想要出来侵占墨邪的肉身,但是这只是想法而已,他的面前充满了猩红锁链,只要有一点点的异动,都会立刻遭受到镇压。

    “我们出手吧,这些死士已经无法给他造成什么伤害了。”

    战场上的墨邪,浑身上下都是伤口,但是当他击杀掉一名死士,都会立即恢复如初,不论是灵力还是肉身,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反之墨家死士损失十分惨重。

    墨家成立百年,才积攒出两千多名练气期的死士,平时根本不舍得用,但现如今,已经被墨邪杀的差不多一干二净了,只有不到二百人,他们从一开始的疯狂进攻,变成了被动防守,随后又逐渐变成了抱团抵抗。

    仅存下来的死士,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恐惧之色,他们虽然不怕死,但是却恐惧这种毫无意义的送死,跟流水线上的肉猪一样。

    彭!

    墨邪的屠刀高高举起,猛然朝着最后仅存的死士位置挥舞而来,但是却在半路上被一柄长剑抵挡了下来,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一道半透明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击碎了几面墙壁。

    “十三少爷这么大的脾气,会伤身体的。”白发俊俏青年,持剑挡在了墨邪的身前,笑眯眯的样子犹如春天的微风,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此人是墨家的二长老,墨靖。

    “死!”

    墨邪看着眼前这位笑眯眯的二长老,顿时发出一声咆哮,这个人是除了墨刑之外,他最想杀的一个,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了,他对待小蝶的场景,心中杀意猛然暴涨,但是却并未失去全部的理智,他知道眼前这位二长老有着筑基初期的修为,虽然没有陈长老那么强大,但是也足够他动用全力了。

    灭刀六!

    大量的戮灵力开始涌动,浑身气势猛然提升到了一个极致,地面忽然小幅度的颤动了起来,一抹抹暗黄色的地之煞气从裂缝中汇聚在了杀生之上,在这一刻他墨邪化身成了大地,气势于地之煞气相融,精气神当做两者之间的桥梁,肉身力量成为了推动力,让这一刀的威力无限放大。

    “危险!”

    二长老瞬间停止了笑眯眯的表情,转而变成了凝重,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从他的心底出现,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仍然会相信这种感觉,因为修士的第六感从来不会空穴来风。

    危机感升腾的同时,他还不可抑制的生出了贪婪,凭着练气巅峰的修为,竟然让筑基初期的他,产生危机感,那如果自己得到了呢?他一定会成为墨家最强的那个人,哪怕是墨刑也必须要臣服于他。

    每个家族都会有些矛盾,哪怕是在和谐,在团结的家族也不例外,毕竟人和人是不同的,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私心和野心,它们就像种子一样埋藏在内心中,经过时间的流逝,而不停的成长,直到有一天,自己能实现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