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绝代剑侠 > 章节目录 第263章 惺惺相惜
    黑鹰见秦红云突然动手,一时也不知他是何意,当即后撤一步,将其闪避开去,叫道:“兄弟,你这是何用意?”

    秦红云面无表情,冷冷地道:“既然你已撞破了我的行动,又何必多问?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黑鹰心中登时雪亮:原来,他是怕我三日之后无法交差,便借着这个机会,冒充杀人凶手,哎,这人怎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他心中懊恼,也将长剑抽了出来,一剑刺出,所裹挟的劲风,竟然将附近的几个火把吹灭了。

    他二人一经交手,立马便即分开,旋即黑鹰又是一剑,只是这一剑却未对着秦红云,而是反手一刺,将剩余的七只火把,全部削了下来。

    他这一剑实在是太快,那些人不但没反应过来,甚至连他的动作都未看清。

    秦红云喝了声彩:“好剑法!”

    黑鹰身子一纵,向着秦红云掠去,果然如同雄鹰般迅疾,可他却没有伤到秦红云的意思,在他身边落下,低声道:“兄弟,我知道你的用意,但此事万万不可,你还是趁黑离去吧!”

    秦红云却是一笑,淡淡道:“黑鹰捕头这话什么意思,莫非是想以私废公?实话告诉你,这些畜生都是我杀的,杀那张员外时,你不是也在场么?”

    这时,众人的火把又点了起来,映得他们的脸色红彤彤的,那领头之人双手背在身后,阴冷一笑道:“黑鹰,他已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你为何还不动手?莫非是想要包庇罪犯么?”

    黑鹰大喝一声:“哪里走!”他说这句话,便是提醒秦红云速速离去。

    可秦红云却像是没听懂他话中的意思一般,执剑而立,冷冷地盯着那领头之人,道:“我为什么要走?素闻本地太爷乃是一把搜刮民脂民膏的好手,极擅长和绿林盗贼勾结,今日既然来了,为何不为百姓除害?”

    他说着,像那领头之人刺了一剑。那领头人乃是县令,吹牛皮天下无敌,实际上胆小如鼠,见秦红云来势汹汹,当即便向后退去,喊道:“护驾,快护驾!”

    黑鹰目中露出痛苦之色,旋即纵起身来,然后在墙壁之上一踏,使了一招“燕子拂水”,向着秦红云刺了过去。这一招本是他的成名之技,但他心中不愿伤了秦红云,因此在外人看来,也并不是多么高明,只不过是将秦红云的剑招拆了下来而已。

    秦红云却能看出这剑法中的奥妙之处,心道:还好黑鹰兄身在官场,否则的话,他与我之间,只怕不仅成不了朋友,还会有一场决战。

    他二人都是用剑名家,一旦交手,便对对方的剑法产生了仰慕之情,一时之间只想看到更多,哪里还能停得下来。

    只见小屋之中,剑光闪动,碎布纷飞,虽然旁观众人都不怎么懂武功,也被骇得脸色发白,微微后退。

    剑气激荡之间,那盖住尸体的白布被催得粉碎。

    秦红云向那些尸体看去,只见它们均已高度腐烂,胃部登时收缩起来,当即别过了脸。

    黑鹰一心想要放走秦红云,便喝道:“快带大人出去!”

    谁也不想和那些尸体待在一起,当即一起推搡着县令退了出去。

    黑鹰欺身而进,低声道:“怎么样?能看出什么线索来么?”

    秦红云脸色有些凝重,道:“看不出,但想必是种极烈的毒药,可是五毒门地处苗疆,绝不会不远万里来杀三个不相干的人!”

    他本来还觉得是向菩提寺示威,但现在看菩提寺对这些人的态度,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好。

    黑鹰从门中掠了出去,忽然觉得后背一冷,心中登时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同时,他回身向着一处火光照射不到的黑暗处,大喝道:“想背后偷袭么?”

    他说话的时候,秦红云也感觉到了那种奇怪的感觉。

    只听嗤嗤之声不停,秦红云忙回身格挡,可漫天的暗器一同飞来,他又失了先机,如何还能抵挡得住?

    那些暗器直如牛毛一般,秦红云虽然被扎中,却除了脑袋微微一昏之外,并没什么中毒的迹象。

    可跟着他就发现了不对劲,他眼前的人和物,竟然都变得模糊了起来,脑海中的意识也在缓缓的消散。

    黑鹰见他剑势变缓,当即闪身挡在他身前,一面挥剑将那些暗器格落,一面厉声喝道:“是谁在暗箭伤人?莫非你才是真凶么?”

    “黑鹰,你在干什么!莫非你要公然包庇罪犯么?”

    那县令见秦红云受伤,已没什么大的威胁,便再度强硬起来,指着黑鹰厉声道。

    黑鹰也不回头,便道:“大人,这在暗中伤人之人,岂不是更有是真凶的嫌疑?”

    他话还没说完,就忍不住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一道婀娜的身影,从黑暗的角落中走了出来。

    “如玉?”黑鹰忍不住怔了一下,道。

    如玉对他作了个福,嫣然笑道:“小女子真是荣幸,黑鹰捕头居然还记得我。”

    这时,她只作了淡妆,身穿的也是一身白衣,但依旧让人觉得很是艳丽,一众官兵看得眼都直了。

    秦红云也没想到这偷袭之人竟是她,再也支持不住,摇晃着倒了下去。

    黑鹰一把将他扶住,只听他道:“黑鹰兄,我之所以承认自己是凶手,并非是为了你,而是因为我怀疑,这凶手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一个朋友,她若是知道我被抓,就一定会现身的,你……你一定要成全我!”

    黑鹰无奈,只得点了点头,秦红云微微一笑,当即便昏了过去。

    “来人,给我将凶手拿下!”

    那县令见时机成熟,立马出声说道。

    跟着,他身后的一众官兵就走了过来。

    黑鹰张目叱之,骇得众人不敢再上前,随后将秦红云被在背上,淡淡地道:“谁敢无礼,就是与我为敌!”

    如玉吃吃地笑了起来,对黑鹰抛了个媚眼,道:“捕头大人好大的官威!”

    黑鹰冷冷地盯了她一眼,道:“张员外与你阴阳两隔,我看你也并不伤心啊!”

    如玉笑得更厉害了,胸前两座山峰一上一下的颤动,看得不少人口干舌燥起来。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