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绝代剑侠 > 章节目录 第140章 山东前线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姬元原本睁开眼睛的时候,还准备兴奋和激动一把。

    可是哪知道,入目的确实两个看上去熟悉的人。

    只见其中的那个女子冷眉一竖,手中的弓箭随时准备着发射,道:

    “你是谁?”

    虽然姬芜神心里大概有了一丝眉目,可是对于那个人她心里是真的没有半分印象。

    是的,一丢丢都没有。

    所以别说什么恩情之类的,即便是有恩情,也是玉玲珑的,和眼前的这个人没有关系。

    姬元见姬芜神的样子,心里顿时就明了了。恐怕这就是自己那个女儿了,心里思索着那两个剑修小子不是说自己女儿危在旦夕么?看如今的这个样子,貌似也不是危在旦夕呢。

    因此,同样也是冷着一张脸,半眯着眼睛看着姬芜神,说道:

    “我是姬元。”

    姬芜神一顿,果然,不过心里在庆幸,幸好没有将老娘大人放出来。

    虽然老娘大人曾在姬芜神面前将姬元夸得天上地下仅此一人的模样,但是姬芜神觉得看样子也不过如此。虽然俊美,但是气质上面她觉得还是自家厚瘾比较出色。

    “机缘?那你要送我什么?”姬芜神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

    她当初也是好不容易才接受的玉玲珑,如今这个从未见过面的老爹。她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接受的,一出生就将自己丢到魔界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说真的,除了后来遇到玉玲珑之后,她还真没有享受过别人口中的父母爱。

    当然,第二世的不算。

    姬元脸一黑,机缘?姬元?

    瞪着指甲女儿的脸,好半响没有说话。姬芜神也不惧怕,虽然姬元身上的气势很强恒,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仙界原本就不容实力比仙尊大圆满的存在,所以他如今也就气势比较强罢了。实力居然被仙界的规则强行压制在仙尊大圆满的样子。因此,姬芜神一点都不惧怕。

    “哼,本尊是魔族姬元仙帝。”姬元被姬芜神挑衅的目光一激,冷哼一声,说道。

    姬芜神心里一动,脸上却不显。

    姬元仙帝?她没听错吧,是仙帝两个字么?也就是说仙尊之上果真还有其他的境界么?

    “你说是你就是,你明明就不属于我仙界。”姬芜神同样冷哼一声,同样冰冷的看着他。

    厚瘾眉头一挑,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伴侣心里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不悦,相反隐隐还有些兴奋。

    姬元不知道自己女儿是故意不认自己还是真的不知道,不过她既然能够在这里,想来也是直到的。再则说了,似乎自己仙侣还在她哪里。

    想到这里,姬元眼睛一亮,说道:

    “玲珑在哪里?”

    皱起了眉头,姬芜神很无语这货突然的岔开话题。看他的样子,转的生硬,但是却毫无违和感。原本冷冽的气质突然变得有些奇怪。

    “呵呵。”姬芜神这种时候也知道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心里觉得没意思。但是也不怎么准备想要搭理他,拉着厚瘾的手就准备往后院走去。

    厚瘾一直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姬元之后,便跟着离开了。实际上他能够感觉到姬元身上强大的气势,而他能够感觉到的远不是姬芜神所知道的。姬元身上的杀气很重,显然是经常战斗并且经常沾染血色的汉子。他心里也在默默的猜测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回来的,当年都知道不少仙尊大圆满级别的突然消失不见。

    至今都没人能够回得来。

    没想到今日倒是见到一个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人,是不是就代表着,他们那些消失不见的,或许去往的地方并非是死亡。

    姬元目瞪口呆的看着根本不想要搭理自己的女儿。

    虽然他确实不怎么关心女儿,但是到底是自己女儿;虽然比不上仙侣在心目中的位置,但是至少还是有一丢丢的吧。毕竟他得心也就那么大点,一大部分都装了玉玲珑了。尽管只有一小部分装了族人和女儿,也证明了女儿在她的心里还是有地位的。

    他没有忙着追上去,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是他这么多年没有出现,和自己不熟悉的缘故吗?

    显然女儿是知道自己身份的,却不愿意开口。姬元想不明白为什么,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族内露个面,好歹告诉整个仙界,他姬元回来了。

    自然,姬元的出现,让整个魔族的人都震惊了。原本有些人有别的心思,还没有萌芽,就胎死腹中没办法实现了。虽然他们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动手,毕竟若是当真和姬芜神灵魂牵绊,一损则损,到时候说不定还是害了整个魔族。

    现在倒好,根本不用考虑了。魔族战斗力最强悍的人回来了。

    对于他的回来,除了那几个别有心思的人心里微微有异样之外。其余的人都猛地松了口气,姬元仙尊的实力貌似比从前更加的厉害了,不少人都没办法探测到他真正的实力。只能感觉到对方仙尊大圆满的修为,但是都知道,离开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还是这个实力。

    况且他去了哪里,这才是他们最为关注的事情。

    姬元也没有隐瞒,透露了一部分。当然有关于他们古漠荒域的劫难这种事情没有说出来,若真的说出来,倒真事有些危言耸听了。

    众人一听,原来仙尊之上果然还有其他的境界吗?已经达到大圆满的顿时兴奋不已,还未达到的也是一脸的向往。

    能够坚持不懈修炼到这等修为的,要么是为了某些目的,要么便是对于实力比常人更加的渴望。

    “元兄此次回来,可是有所指示吗?”他们一直觉得既然姬元没事,恐怕回来也是有什么事情才会回来。

    谁都没想过他的原因是为了想要和仙侣在一起,毕竟仙界之人很少会有长情之人。因为生命太过于漫长了,两人相对时间太长,总会有厌倦的一天。所以长情神马的,对于修真者来说,便是笑话。

    “见玲珑。”姬元倒是说的一脸的坦然,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个解释有什么不对劲。

    不过当所有人听了他的这个指示之后,张了张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了。毕竟他们都知道,姬元和玉玲珑成为伴侣的时候,有多腻歪。

    “那……元兄有见到芜神吗?”姬芸仙尊想到他既然出现再次,不知道有没有回自己的浮峰去看看。姬芜神在那边,就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碰面。

    “哼哼。”一提到女儿,姬元就忍不住轻哼了出来。

    他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仙侣,如今见了族人,也是要去问问女儿,自己仙侣究竟在何处才是。

    “我先离开了,你们自便吧。”姬元说完,起身便准备离去。

    众人面面相觑,也没有阻拦。实际上他们也要好好的平复一下内心,姬元这么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还真是有点无法接受。

    “对了,将我回来的消息宣扬出去。”姬元到底还是记得那两名剑修说过自己女儿被仙界几大家族联合追杀一事,到底是自己的女儿。

    身后的人顿了顿,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实际上,就算是姬元不说,他们也准备将这个消息宣扬出去的。

    ……

    “你说他怎么就回来了呢?”姬芜神想不通,手中内折一颗咔擦果,一边闷闷的说道。

    玉玲珑现在在空间混的风生水起,如今姬元回来的话,以她娘亲提到父亲时候那副迷妹的模样,她真担心自己会失宠。

    好吧,这个不是重点。

    她只是有点小小的不爽。

    “或许是听闻你有危险,便回来相助吧。”厚瘾说出这个借口之后,不知道为毛,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姬芜神翻了个白眼,若真是听闻自己有危险,那么多次死里逃生早就回来了吧。

    她觉得自己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娘亲大人才是。一想到这里,姬芜神就有一种不愿意让他这么轻易就见到娘亲了。

    “唉,我总感觉有点迷茫。”姬芜神叹了口气,将手中吃了一般的咔擦果塞到了厚瘾的手中。

    厚瘾接过也不嫌弃,直径咬了一口。味道一般,也不知道为什么姬芜神之前吃的那么香甜。

    “哦?何事迷茫?”吃完,厚瘾才问道。

    “你说仙界有劫难,空间便是一线生机。那他们应该抱我大腿才是啊。”

    其实原因神马的,姬芜神自己也想的明白。就是觉得郁闷得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种道理她不是不明白。只是如今空间已经牢牢的掌控在她自己的手中,心里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慌乱了。

    所以一些小情绪就冒了出来,看了一眼厚瘾。姬芜神承认,自己就是看到厚瘾之后,才会冒出这些想法的。

    “呵呵。”厚瘾揉了揉姬芜神柔软的头发,他没有为姬芜神解惑什么的。他深知姬芜神什么都明白,自己说与不说都没什么差别。

    “下一步有何打算?”厚瘾问道。

    “我也不知道,仙界的劫难不知道何时开始,空间的规则已经开始逐渐完善,我觉得或许可以放一部分人进去了。”姬芜神想的是先将魔族之人放进去,毕竟是自己族人,可是她发现有人对自己有觊觎的时候却又有点犹豫了。

    虽然她很清楚,无论是剑修一脉还是魔族,即便和自己在亲近。即便他们的性格再耿直,都不可能一点贪念都没有的。

    特别是当他们知道空间里面的修炼资源有多丰厚的时候。

    “妖修如何?”厚瘾见她这么说,便知道她并没有想立马将魔族之人放进去,遂提议道。

    妖修么?

    姬芜神心里思索着,妖修她不是特别的熟悉,所以这个提议可以保留。

    就在此时,院子外面的禁制突然被人强行破坏了。两人朝着院门口看去,正好看到姬元冷着一张脸朝着里面走过来。

    姬芜神瘪了瘪嘴,将头扭到一边。

    姬元看她这个模样皱起了眉头,不过而后脸色舒缓了一些。虽然有些生硬,但是至少比冷冰冰的样子好些。

    走进了之后,姬元坐在凳子上面,就这么盯着姬芜神,也不开口说话。

    厚瘾摸了摸鼻子,默默的拿过桌子上面摆放在盘子上面的咔擦果。他总觉得自己有点碍眼的感觉,实际上姬元还真的觉得他有些碍眼。他是想要私下和姬芜神说说话,顺便让她告诉自己玉玲珑在哪里。

    可是厚瘾就仿佛没感觉到姬元的嫌弃。

    ‘咔擦。’随着一口咬到咔擦果上面,厚瘾微微一顿。

    之前似乎没觉得咔擦果的声音很大啊,不过现在这么咬了一口,似乎有点突兀。一时之间,被咬的那一口包在嘴里也不知道该不该嚼一嚼。

    若眼前的人是玉玲珑的话,厚瘾道不会如此不自在。毕竟仙界实力为尊,哪怕玉玲珑是姬芜神的娘亲,做到该有的尊重便是了,说到底还是实力比较重要。

    可眼前的这人,实力比他强悍,即便是他,也能够从对方身上那若有似无的气息里面感觉到危险。

    姬元瞥了一眼厚瘾,从两人亲密的程度看来。此人应该是女儿的仙侣,姬元顿时脸色更加的不好了。

    虽然女儿在心里的地位没有玉玲珑高,但是好歹也是自己人。没想到这次回来,女儿居然成为了别人的仙侣。也幸好厚瘾的实力还算不弱,若非被困于此,恐怕也算是实力不错的仙帝了。

    被姬元不时的盯着,姬芜神慢慢的还真是有些不自在了起来。特别是厚瘾后来旁若无人的‘咔擦咔擦’,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很想笑的感觉。

    “你来做什么?”姬芜神很无奈的转过头,对上姬元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眸子。

    “你说呢?”姬元没好气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姬芜神故意装不知道,和姬元打着太极,而后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开口说道:

    “诶,对了,你不是要给我送机缘的吗?”

    心里小小的得意,父亲大人的这个名字还真是很有歧义。

    姬元见姬芜神那副你不给我机缘,我就不让你见人的模样。心里思索着自己似乎确实应该给点见面礼才是,望着那张肖似玲珑的脸,点了点头,说道:

    “那我给你机缘,你给人。”

    姬元不知道为什么,说道机缘的时候,总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心里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坑爹的说。

    厚瘾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被噎住。看着两父女似乎觉得这个提议没毛病的模样,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开口了。(未完待续。)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