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情入骨:裴少撩妻套路深 > 深情入骨:裴少撩妻套路深目录列表 第188章 泪落:物是人非事事休
    楚州市第二医院的病房里,贝琳达脸色憔悴的坐在病床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她旁边站着的护士就是李倩,由于手机打开了免提,裴子靖说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进贝琳达耳朵里。

    贝琳达得意的想放声大笑,她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出手就把裴子靖骗得团团转。

    现在是晚上,时间已经不早,快要十一点了。裴子靖能着急忙慌的赶来医院,说明什么呢,说明他爱她!

    贝琳达不由想起上次她和苏筱柔狭路相逢时,苏筱柔看她的眼神充满不屑,分明是很轻视她。

    今晚的苏筱柔,恐怕要哭天抹地了。

    苏筱柔,你往死里哭去吧!贝琳达心里默默的说:裴子靖现在是我的了,这个男人我一旦抢过来就会牢牢抓住,不会给你夺回他的机会。

    “裴子靖等下就来了,你赶紧装昏迷。”一旁的李倩指点贝琳达,她和贝琳达是臭味相投的闺蜜,三观心态都差不多,所以她会和贝琳达狼狈为奸的导演这场戏。

    贝琳达躺到床上,她阖上眼眸,没过两分钟又睁开:“不行不行!我装不像啊,干脆你给我注射点镇静剂,免得等裴子靖来了我露馅。”

    李倩也怕贝琳达会演砸:“我这就去给你开镇静剂,等会裴子靖来了,也由我来应付他。先说好了,我帮你这么大的忙,你以后一定要好好感谢我。”

    “知道了,”这已经是李倩第n次提到“感谢”二字,贝琳达听的次数多了不免厌烦:“我以后肯定好好报答你,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script>So68();script>

    李倩去药房取了一支镇定剂,注射进贝琳达的静脉里。

    很快,贝琳达就陷入沉睡里,眼眸紧阖呼吸平稳,很像是“昏迷不醒”。

    驾车来到医院的裴子靖,一路询问着来到贝琳达的病房,他推开门,李倩立即被惊动。

    “先……先生!”乍然看见裴子靖,李倩激动的心脏“砰砰”直跳。

    以前她只在节目里或财经杂志上看到过裴子靖,仅仅是看照片,她都觉得裴子靖英气逼人,风采倾世。

    如今看到真人,她心脏几乎停跳了半拍。

    李倩心里突然有些嫉妒贝琳达,这样优秀到极致的男人,怎么就便宜了她呢?

    裴子靖没有说其他话,甚至没有问询贝琳达的病情,他直奔主题的说:“把手术同意书给我,我来给她签字。”

    李倩不知怎么接话,她原本以为,裴子靖到来之后,至少应该问清贝琳达的病情,然后坐在她病床边,痛哭流涕的说些“心里话”,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啊!

    然而裴子靖就是不按套路出牌,二话不说就要签字,他甚至都没有看贝琳达一眼。

    “先生,”李倩提醒裴子靖:“贝小姐很想你,你先和她说说话吧。”

    “把手术同意书给我!”裴子靖表情冷漠的说,他打心底里抗拒看见贝琳达,看一眼都不愿意。

    李倩还在犹豫,因为贝琳达根本不需要做手术,把她推进手术室的话,就需要联合更多的人编织谎言。

    她虽然嘴严,其他人可不一定嘴严,要是谁漏了口风,这个谎言就会被揭穿。

    李倩的迟疑,在裴子靖看来,就是工作时三心二意,他心里本就烦躁,看着李倩这心不在焉的工作态度,心里的烦躁更甚:“护士长在哪里?我要求给她换个护士,你对工作太不负责,趁早回家睡觉去!”<b

    r />

    李倩赶紧把手术同意书递给裴子靖,她要是被替换掉,就没法和贝琳达一起演戏了。

    裴子靖接过手术同意书,也没具体看内容,便在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和病人关系的那一栏,裴子靖犹豫片刻,潦草的写下“朋友”二字。

    看着他写的朋友两个字,李倩忍不住多嘴:“先生,我觉得你应该和她不是朋友关系吧。之前她有跟我说过,她有个前世爱人,应该就是你吧。”

    “你有完没完?”裴子靖终于大发雷霆的冒火,他把手术同意书摔到李倩身上,怒气冲冲的说:“身为护士,你的职责就是伺候照料病人,其他不该说的话,你最好一句别说,省得被投诉。”

    被裴子靖一通劈头盖脸的斥责,李倩吓得噤若寒蝉,她既不敢分辨更不敢吱声,心里充满了对贝琳达的怨念。

    丫的,她在那里香梦沉酣的睡大觉,害得自己被人骂的狗血淋头。

    若不是上了贼船下不来,李倩真想一走了之。

    李倩匆匆赶到贝琳达的主治医师钱槐的办公室,这家伙也让贝琳达给收买了,贝琳达的所有病历,都是他一手伪造。

    “钱医生,”李倩焦急的说:“裴子靖一来,就把字给签了。我们是不是要赶紧把贝琳达推进手术室啊。”

    <script>So68();script>    “进去呀,”钱槐到底年龄大些,心思也老练的多:“反正外人也进不了手术室,我们和几个护士在里面待几个小时,再把贝琳达推出去就是了。裴子靖又不会拆开她的纱布看个究竟,给她假装做手术,不会露馅的。”

    听钱槐这么说,李倩心里顿时有了底。

    钱槐和李倩并几个护士走进贝琳达的病房,把“昏迷不醒”的贝琳达往手术室里推。

    手术车经过裴子靖身边时,裴子靖方才看了一眼贝琳达的脸。

    脸色憔悴毫无生机,确实是绝症病人该有的脸色。

    想起之前李倩说,贝琳达还剩三个月可以活,裴子靖心里又是一阵剪不断理还乱的烦乱,为什么是三个月,而不是三天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裴子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冷血,贝琳达这一世再不堪,上辈子也是他爱之入骨的爱人,为何他对她就没有半点的怜悯疼惜之心,有的只是满满的抵触和厌恶。

    看着贝琳达被推进手术室,裴子靖站在走廊里,盯着“手术中”三个字发呆。

    此刻的他,内心没有半点忧虑焦急,仿佛在里面做手术的人,和他毫无关系。

    甚至他在门外等待,都不是出于自愿,而是不得已的被迫。

    蓦然,裴子靖眼前浮现出嫣嫣娟秀清雅的容颜,那一双秋水潋滟的眼眸,在含情脉脉的凝视着他,眼波流转之间,仿佛诉说了千言万语。

    “嫣嫣,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裴子靖阖上眼眸,坐到走廊上的长椅里面,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办法把贝琳达和嫣嫣这俩人划等号,因为她们两人的差距实在太大,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人。

    都说环境改变人,裴子靖自己也承认,他和前世的自己性情思想都有所差别,不过只是大同小异。

    嫣嫣,她是根本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和上一世的她截然不同。

    几个小时之后,贝琳达又被推出手术室,依旧还是“昏迷不醒”。

    她被送进麻醉复苏室,裴子靖拉住钱槐的衣襟,开口问道:“你是她的主治医生?”

    “是!”钱槐装模作样的说:“这次手术很成功,应该可以延长病人的生命。如果多多安抚病人的情绪,让她保持乐观心态,效果会更好。”

    他说的这些话,裴子靖通通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给她使用最好的药物,钱不够了立马通知我,我会第一时间打款。”裴子靖说完这几句话,立即就转身离去,像是不愿意有多一秒的停留。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钱槐出声喊他:“哎,你就这么走了,把病人丢在这里不管不顾吗?”

    裴子靖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依旧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很快就进了电梯。

    见他走得干脆利落,李倩评价说:“这个男人,非常冷血啊!”

    她心里有几分幸灾乐祸,甚至觉得有点痛快,如果裴子靖留下来照料贝琳达,温柔备至的呵护她,李倩看了,心里肯定会酸溜溜的吃醋。

    裴子靖走出医院,呼吸到清凉的新鲜空气时,他才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人间。

    他之所以离开,就是想逃避和贝琳达的正面接触。

    上了跑车,坐在驾驶室里,看着绵延伸向远方的街道,裴子靖一时不知该去向何方。

    他要回家吗?<script>So68();script>

    他的家,有苏筱柔的家,裴子靖是很渴望回去,那里不仅是他的安乐窝,也是他身心栖息的港湾。

    只是回家之后,他该怎么面对苏筱柔呢?那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女人,是不允许他除了她之外,还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尤其,那“别的女人”,还是他的前世爱人。

    思来想去,裴子靖决定先去公司,现在时间已是凌晨,再过几个小时就该天亮了。

    他需要时间,苏筱柔也需要时间,好好的平复心境,好好的思考。

    黎明,苏筱柔在沙发里幽幽醒转。

    昨晚她直接躺在客厅里就睡着了,也不算睡着,整个晚上,她都躺在沙发里发呆,后来实在抵不过困倦,才迷迷糊糊的入睡。刚睡过去没几分钟,就自然而然的醒了。

    今天的黎明,和昨天的黎明没有任何不同,依旧是旭日东升,鸟鸣婉转。从遥远的大街上,隐约传来此起彼伏的车鸣声。

    客厅里的一切,也和昨天一般无二。

    世间万物都没有任何变化,变化的唯有她和裴子靖的感情。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苏筱柔摸了摸眼角,竟然真的摸到泪水。

    她又哭了,怎么这样脆弱呢。她所经历的事情,不过是失恋。在这个感情淡漠的社会里,离婚也好,失恋也罢,都是再平常再普通不过的事。

    在民政局里,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人离婚。甚至有统计说,当今社会的离婚率,要远远高于结婚率,原因,不过是现在男男女女,对感情都持潇洒态度,不爱了就离,才不会像以前人那样,没感情了还将就过日子。

    她和裴子靖,也该快刀斩乱麻的离婚!

    想到这里,苏筱柔走进洗手间,用冷水浸湿毛巾,狠狠的擦洗面孔。

    凉毛巾清洁了苏筱柔的脸庞,也让她的心思清晰明了。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裴子靖既然已经三心二意,她应该长痛不如短痛的斩断和他的关系,免得以后一次次失望,一次次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