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情入骨:裴少撩妻套路深 > 深情入骨:裴少撩妻套路深目录列表 第176章 感怀:一失足成千古恨
    买到头等舱的机票后,苏筱柔在郁风的护送下,连夜返回楚州。

    两人下飞机的时候,时间已经非常晚。

    机场隔着裴家,有相当远的距离,苏筱柔也懒得回家,她直接在距离机场最近的酒店里住宿。

    第二天一大早,苏筱柔就启程前往琪琪的家。

    在她搭乘的出租车后面,有几辆小轿车一路尾随,大众化的品牌,不起眼的色泽,行驶在街道上,丝毫不引人注目。

    外人看了,都会把它当普通的私家车。只有苏筱柔知道,那些车子里面坐着的人,都是乔装打扮的便衣警员。

    他们由着卫铭修带队,准备去抓捕祁东辉。

    西城开发区很快抵达,苏筱柔拎着几个包装袋下车,走到琪琪的家门前,举手敲了敲门。

    很快,大门就被拉开,看见苏筱柔的身影,琪琪好生欢喜:“大姐姐,你来了呀。”

    苏筱柔摸了摸琪琪的小脸,微笑着把手里的包装袋递给她:“姐姐给你买了几套衣服,你去试试看,合身不合身。”

    “哎呀,姐姐,这个我不能要。”琪琪连声推辞:“非亲非故的,你又是陪我玩,又是给我买衣服,叫我怎么好意思。”<script>So68();script>

    “琪琪,”苏筱柔发自内心的说:“我很喜欢你呀,把你当妹妹看。你又口口声声的叫我姐,我当然要给你买点礼物。”

    她揉揉琪琪的头发,又出言夸赞她:“上次也是多亏了你,我们才能顺利抓住坏人。这几件衣服,是给你的奖励,也是你的应有所得。”

    苏筱柔这番说辞,总算让琪琪接下了她送的礼物。

    毕竟是女孩子,有爱美的天性,琪琪取出一件衣服,走进自己的房间里更换。

    苏筱柔坐在椅子里,脑子里思索着祁东辉其人。

    由于之前祁东辉保密做得好,就连他的同伙,都没有留下他的照片。

    所以,祁东辉那家伙长什么模样,苏筱柔根本不知道。

    她估计,若不是在琪琪家里,她即便是在大街上和祁东辉面对面,都不能认出他来。

    琪琪还没从自己房间里出来,苏筱柔突然听到有人敲门,然后是男中音在问:“小琪琪,你在家吗?”

    苏筱柔心里一跳,她毫不怀疑的确定,来者肯定是祁东辉。

    苏筱柔走过去打开大门,一个面目普通,穿着格子衫和牛仔裤的男人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苏筱柔只觉得脑子里“嗡”了一下,祁东辉的照片她没有见过,但是祁连山的照片,她在顾教授的朋友圈里,见过好几次。

    一心想在茫茫人海里找到祁连山,所以苏筱柔把祁连山的面目五官,深深的镌刻在脑海里。

    此时面前的这个男人,比当年略胖显老了些,五官的轮廓还是当初的模样。因此苏筱柔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是祁连山无疑!

    天下竟有这样的巧合,踏破铁鞋苦苦寻觅的人,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眼前,还是货真价实的原版。

    苏筱柔突然明白,为何自己以前苦苦寻找祁连山,连他的影子都找不到。原来他是改名换姓,又过着行踪不定,时刻隐藏自己的生活,她能找到他那才叫奇怪呢。

    苏筱柔打量祁连山的同时,对方也在审视她。

    由于苏筱柔很少在媒体上露面,玩直播的时候,也是只露自己的双手不露脸。

    所以很多人对她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知道她是裴子靖的老婆,她具体长什么样,那些人就不知道了。

    祁连山一时半会也没认出苏筱柔是谁,再加上苏筱柔为显低调,没有佩戴任何珠宝首饰,衣服也穿的很平凡,祁连山粗看之下,把她当成了琪琪的邻居。

    “你好,琪琪在家吧?”祁连山挺有礼貌的问,他也不等苏筱柔招呼,径直就进了屋子,同时大声喊:“小琪琪,你在哪里呢!”

    “我在这儿呢!”穿着一身俏丽少女装的琪琪从卧室里连蹦带跳的跑出来,她神情喜悦非常,笑嘻嘻地对苏筱柔说:“姐姐,这衣服好合身呀,比我以前自己买的衣服还合身呢。”

    转眼间,琪琪又看到了祁连山,她憋憋嘴,有些伤心的喊:“祁叔叔,你终于来了。我问你,你是不是结婚成家有了孩子,以后不方便来看我了。”

    “哪有啊,”祁连山像老熟人似的坐下来,对琪琪解释说:“我这不是调到外地去工作了嘛,所以不方便来看你。这不,一有时间我就来了……”

    祁连山一开口就滔滔不绝的说话,也真是难为他,几十岁的大男人,居然有那么多小女孩喜欢的话题,和琪琪聊天聊的不亦乐乎,有几分亲生父女的感觉。

    <script>So68();script>    苏筱柔坐在旁边插不上嘴,索性静静的看着俩人。

    她也不忍心破坏这幅和谐的天伦美图,祁连山这人,犯下的罪行也许是罄竹难书。可他到底良心没有完全泯灭,起码在琪琪面前,他是个十足的“好叔叔”。

    和祁连山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话,琪琪终于想起来,旁边还坐着一个苏筱柔。

    “祁叔叔!”琪琪心无城府的说:“这位姐姐,她说她小时候就认识你,还说她以前……”

    琪琪话没说完,苏筱柔已经抢先开口:“琪琪啊,姐姐还是出去和他说好了,大人之间说的话,你小孩子也听不懂。”

    祁连山用疑惑不解的目光看着苏筱柔,在他记忆里,可不认识这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甚至连丝毫的印象都没有。

    她怎么会说认识他,还要把他叫到一边单独说话。

    猛然间,祁连山意识到什么,他站起身来,一副要溜之大吉的架势,苏筱柔飞快的握住他胳膊,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祁连山,你不认识我了吗?当初在学校里,我还是你的小迷妹呢。”

    听苏筱柔说起“学校”,祁连山紧张的心情稍微平复,当年读大学的时候,他也是品学兼优的优等生,经常被导师夸赞,也确实吸引了一批小姑娘,对他男神长男神短的叫。

    那些小姑娘的模样,祁连山已经记不太清楚,苏筱柔说自己是他的迷妹,祁连山一时之间,竟然相信她了。

    “你有什么话要对

    我说?”祁连山和苏筱柔一起走出琪琪的家。

    等走出一段距离后,苏筱柔举手打了个手势,立即,卫铭修带着几个警员,从四面八方对他围拢过来。

    祁连山对警员有相当的了解,所以那些包围过来的人,即便是穿着便装,祁连山也从他们走路的姿态上,判断出他们是警方的人。

    “好啊,你利用琪琪那小女孩来诱捕我!”祁连山对苏筱柔不屑的骂出一句话,朝着某个警员最少的方向就要冲过去。

    “祁连山!”苏筱柔在他身后,声音清脆的喊:“你要逃跑就尽管逃,反正你现在这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比在监狱里服刑难熬多了。”

    这话仿佛有千钧之力,一下把祁连山击倒了,他跌坐在地上,抓起一块鹅卵石,就要对着自己的脑袋敲下去。

    “慢着!”苏筱柔几步上前,踢掉他手里的鹅卵石,祁连山回头,恶狠狠的盯着她:“你想对我讲些什么大道理?叫我好好做人,好好改造。别说这些废话了,我的罪行我清楚,害得那么多家庭妻离子散,枪毙我多少次都不够。”

    “我不是要给你讲道理,”苏筱柔说的话,很出乎祁连山的意料:“琪琪觉得你是个好叔叔,就让她一直以为你是个好叔叔吧。现在,去跟她好好道别,别让她知道你罪犯的身份,免得给她留下心理阴影。”

    “好叔叔,她当我是好叔叔?”祁连山苦笑:“她爸爸为何躺在床上?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就是当初那场车祸的肇事者,我是为了赎罪,才不时的去安抚照料那个小姑娘。”

    真相竟然是如此!苏筱柔一时之间,都不知说什么好。

    卫铭修走上前,干脆利落的给祁连山戴上手铐,声音威严的说:“你的罪行该怎么宣判,是由法律说了算,由不得你自作主张,自行了断。”<script>So68();script>

    祁连山面如死灰的听着他的话,表情冷漠而僵硬,在他被押上车的那一刻,他突然抬头,看着湛蓝天空上漂浮的白云,留恋万分的说:“永别了,自由!”

    曾经,他也是个无拘无束的自由人,只可惜当年一步错,步步错,一失足成千古恨,最终走到了无法回头的绝境。

    “苏小姐,感谢你们帮我抓到了这个在逃犯!”卫铭修由衷的向苏筱柔表示感谢,又伸出自己的右手,要和她握手。

    苏筱柔和他略微的握了一下手,就把自己的手收回来,她看了看坐在车子里的祁连山问:“他会怎么判决?”

    “具体的种种,要等他交代完自己的罪行后,再按照刑法来判决。”卫铭修一边说,一边审视苏筱柔:“你这么问,是可怜他吗?”

    “我和他不熟悉,谈不上可怜与同情。我只想请你帮个忙,”苏筱柔如实说出自己的要求:“莫昕薇以前读书时,和一个寒门天才江淮谈过恋爱。后来,这个天才不明不白自杀了,祁连山是他最好的朋友,应该了解些内幕。麻烦你在审讯他的时候,把这件往事也问出来。”

    “我去!”卫铭修吐槽:“这还是案中案,很多年前的往事都翻出来了。”他在苏筱柔肩头拍了一下,许诺说:“你放心,就算不是帮你忙,本着破案的原则,我也要把他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问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