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情入骨:裴少撩妻套路深 > 章节目录 第58章 惊恐:她的眼神别有用意
    为验证自己的猜测,裴子靖给那个下属发去私聊信息:“唐烨老婆黄体破裂之后,后续情况你可否知情?”

    下属据实回答:“知情,我们一起把他老婆送进医院。医生曾经对他特别说明黄体破裂的原因,并交待了种种注意事项。”

    这句话,让裴子靖把他对唐烨的怀疑坐实。

    转念间,裴子靖又联想起以前的几件事,他让唐烨去接苏筱柔参加宴会,无巧不巧就出了车祸。

    后来,唐烨为了赔罪,请苏筱柔吃火锅,他前脚才出门,火锅就发生爆炸,把苏筱柔给炸的面目全非。

    这前两次说是意外,还勉强解释的通。那么这次苏筱柔黄体破裂,则太像是唐烨刻意策划为之。

    想起自己以前对唐烨深信不疑,裴子靖心里百感交集。

    唐烨,他跟随自己多年,又是公司里某个退休高管的儿子,再加上这么多年来,唐烨工作踏实认真,对自己又很忠心。

    曾有几个公司抛出高薪想把唐烨挖走,他也不为所动。

    正因为这种种原因,裴子靖才把唐烨当作纯粹的“自己人”,就没想过他会背叛自己。

    然而事实却无情的给了他当头一棒,唐烨他不仅早就离心离德,还想对苏筱柔下毒手。

    裴子靖躺到苏筱柔身边,因病床狭小,苏筱柔已经占据了大半的床铺,裴子靖只能侧身躺着。

    看着苏筱柔沉静安宁的睡颜,裴子靖幽幽叹息:“真可怕,我险些害死了你!”

    时间缓缓过渡到第二天,因服药再加上过度疲倦的缘故,日上三竿的时候,苏筱柔还未睡醒。

    裴子靖也没有叫醒她,他坐在沙发里,手指灵活的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

    他想把唐烨给调查更清楚,看唐烨是受了谁的指使暗害苏筱柔。

    现在人的生活离不开手机,裴子靖决定从窥探唐烨手机里的聊天内容入手。

    一番操作后,唐烨手机里的聊天信息尽数展示在裴子靖面前。

    裴子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所看到的真相:频频和唐烨联系的人,竟然是莫昕薇!

    裴子靖真是难以置信,他原本以为,唐烨是被希雅的对手用利益收买。可唐烨居然是在为莫昕薇卖命,这实在出乎裴子靖的意料。

    唐烨和莫昕薇的聊天记录上,莫昕薇颐指气使,高傲的犹如女王。唐烨则是谦卑顺从,口口声声的叫她“女神”。

    那巴结讨好的态度,犹如李莲英在向慈禧太后献媚。

    强忍着内心的反感,裴子靖把唐烨和莫昕薇的聊天记录看完。

    莫昕薇经常向唐烨抱怨,说她出身好样貌好学历又高,她已经优秀到闪闪发光。为何裴子靖就看不见她的诸多优点,偏偏要喜欢黯然无光的苏筱柔。

    唐烨每次都安慰她说:裴子靖是一时糊涂,才被苏筱柔那狐狸精给迷惑。她那种女人,手段多的很,迷惑男人很有一套。让裴子靖看清她的真面目很难,只有把她害死。为了让你达成嫁给裴子靖的心愿,我情愿为你双手沾上鲜血……

    裴子靖重重把电脑推到一边,躺在沙发里闭着眼睛沉思。

    已经发现唐烨的真面目,这人虽则对自己

    忠心,裴子靖也不会留用他了。

    直接把唐烨开除,未免太便宜他。裴子靖便思虑着,如何给唐烨来点惨痛教训,叫他终生都后悔自己对苏筱柔的所作所为。

    蓦然,裴子靖感觉有手指温柔的推开他紧蹙的眉峰,接着,软语温存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愁眉不展,你是有什么心事?”

    裴子靖睁开眼眸,只见苏筱柔站在身前,她估计是刚刚睡醒,眼神还有点飘忽迷离,甚至连纷乱的头发都未梳理整齐。

    想起昨天苏筱柔发病时情景,裴子靖还觉得心有余悸,他关切的问:“今天感觉怎样,还疼不疼?”

    苏筱柔眉飞色舞的笑了笑:“我挺好,完全恢复正常了。刚才一睡醒,就看见你愁眉苦脸的,发生什么事了呀?”

    裴子靖仰头看着天花板,缓缓的说:“你能想到吗?唐烨他是……”

    听裴子靖说完之后,苏筱柔再看了电脑里唐烨和莫昕薇的聊天记录。

    她觉得非常恶心,以前,她也听说过某些男人,为了跪舔女神,心甘情愿的当舔狗,像奴才似的给女神做这做那。哪怕是女神怀上其他男人的孩子,他们也乐意陪女神去医院打胎,还跑前跑后的伺候她。

    唐烨竟然也属于那种人!

    他可是早已结婚,并且还有孩子啊!苏筱柔真为他的妻子感到不值。

    想起唐烨对莫昕薇谄媚讨好的话语,和对自己的贬低羞辱。苏筱柔愤愤的骂:“这男人一旦发骚犯贱起来,连表子都自愧不如!”

    说曹操曹操就到,苏筱柔话音刚落,唐烨就推门而入,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一副探望病人的姿态。

    “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唐烨满怀愧疚的说:“这个医院太偏僻,我找了半天才找到。”

    他神态非常自然,和苏筱柔四目相对时,一点愧疚或惊惶的姿态都没有。

    苏筱柔不得不承认,这人的心理素质还挺强。

    唐烨放下礼品后,又对裴子靖询问:“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对我交待吗?”

    还没到和唐烨公开撕破脸皮的时候,裴子靖依旧用往常的语气态度和唐烨说话:“我想在云城的边境地区投资几家酒店,但公司里的业务太多,我没时间去考察。左思右想之下,我决定派你去。”

    对裴子靖下达的指令,唐烨一向是言听计从,这次也不例外,他即刻应允:“没问题,我马上启程去云城。”

    之所以派唐烨去云城,裴子靖是经过深思熟虑。

    云城是个风景优美,四季如春的旅游省份,正因为靠近边境,所以几个与国外接壤的小城非常混乱,毒品和赌博屡见不鲜。

    没有足够定力的人,很容易被引诱并且深陷其中。裴子靖把唐烨派过去,便是要让他误入歧途,走上不归之路。

    唐烨离去之后,苏筱柔沉思着说:“这个人,对你好像挺忠心。”

    裴子靖冷声说:“对我忠心不假,想害死你也是真。我在他的手机里,不仅发现他和莫昕薇的聊天记录。他还在和千寻的老板卢梭联系,寻找机会要对你下手。”

    苏筱柔毛骨悚然的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唐烨和她无怨无仇,唐烨加害她,不过是想达成莫昕薇的心愿。

    把

    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这不等同于自己给自己戴绿帽?

    苏筱柔真不知该如何定论唐烨的做法,是爱的伟大之极,还是爱的卑微犯贱。

    裴子靖坐在沙发里,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敲打着沙发的扶手,慢条斯理的说:“如果他谋害的对象是我,我也许会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放他一马。但他下手的对象是你,我忍无可忍!”

    苏筱柔心里一动,她试探着问:“在你的生命里,我很重要吗?”

    裴子靖对苏筱柔勾了勾手指,苏筱柔会意的坐到他身边。

    裴子靖单手揽着苏筱柔的腰肢,缓缓说出他的心声:“你和姐姐小姨一样,都是我最亲的亲人,不能失去的亲人。”

    在医院休养几天后,裴子靖迫不及待的带着苏筱柔回到楚州。

    一来碧海岛就遇到台风,出海游玩还被“原始人”抓到孤岛上,险些丢掉性命,再加上苏筱柔差点被害死……

    一系列倒霉的事件接连而发生,让裴子靖觉得,他和苏筱柔与碧海岛肯定是八字不合,他们还是远离这是非之地为好。

    一回到楚州,苏筱柔赶紧前往自己的花店。

    苏筱柔身在碧海岛的这段时间,花店一直有裴子萱派遣的几个爱好花艺的女孩子打理。

    她们多少也懂些经营之道,把花店给打理的有声有色,顾客络绎不绝。

    苏筱柔一回来,这些女孩便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看着满屋子娇艳绚烂的鲜花,苏筱柔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离开花店的时间虽不长,但是经历太过曲折离奇,让苏筱柔觉得仿佛过了很长时间似的。

    没有顾客的时候,苏筱柔如同往常那样,拿着剪刀细心的修理着花枝。

    一盆蔷薇花修剪了大半,苏筱柔突然听见有苍老的声音在欣喜的喊:“姑娘哎,你可算回来了!”

    苏筱柔抬起头,她看见身材瘦小的莫老太慢悠悠的走进来,她满是皱纹的脸上挂着喜悦的微笑,嘴里叽里咕噜说:“自打你离开之后,我天天都在盼着你回来。问那几个姑娘,她们都说你很快就回来。我就天天等啊盼啊,可算是把你等回来了!”

    苏筱柔听着很是诧异,她和莫老太非亲非故,她至于这么牵肠挂肚的等自己吗?

    莫老太轻车熟路的走到角落里,拿起扫帚和扫把,在花店里来回走动着打扫卫生。

    苏筱柔觉得过意不去:“阿姨,你放着,让我来!”

    “没事儿,”莫老太打扫得更卖力,“我反正也无事可做,家里也没个人。来你这里帮帮忙,和你说说话,我心里高兴。”

    苏筱柔听得心里发酸,她知道,有一些空巢老人缺乏儿女的陪伴,非常的寂寞。

    这个莫老太的儿子又去世了,她肯定比其他老人更加寂寞空虚,内心还充满忧伤。

    都说老来得子是人生最大的喜悦,那么老来失子,估计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想到这,苏筱柔放下剪刀,看向莫老太。

    后者正好也在看她,四目相对的刹那间,苏筱柔竟是打了个哆嗦。

    莫老太那阴郁的眼神,犹如电影里的女巫,在别有用意的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