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少年圣医 > 正文 第510章 九霄天雷降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树一直在暗自凝神,准备着应对各种情况。https://www.huahuahua.cc

    可看到对方毫无征兆的突然逼近,他还是忍不住顿了下,随即也赶紧催动灵气赶紧后跳开,吓的手里的烟都丢掉一旁去了。

    “前辈,你这是做什么?”林树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提心吊胆似乎随时会撒腿逃跑。

    那人一步跨过来却没出手,反而趁机打量一番,自言自语道:“真的只是一品御气境……小子,你是哪家的门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可认识百首堂?”

    林树微微迟疑,对方直接提到百首堂,那就是想到了之前寒樵山在红叶镇栽大跟头的事了,现在如果说跟百首堂有关,那就承认跟对付寒樵山也有关系了。

    差点就跳坑了,林树暗惊了下,咧嘴笑道:“百首堂?平城的那个百首堂吗?没打过交道,至于我……不过是个小散修,让前辈见笑了!”

    “散修?”小胡子微微挑眉,背着手施施然踱步打量一番,道:“你这般年纪,就有稳定的一品御气境的修为,你说你是散修,我会信?”

    “那前辈的意思呢?”林树暗自绷紧,他悄然用阴阳珠查探,根本无从判定具体实力,推测起来应该就是负责追凶的那个金丹境了,金丹境啊,很麻烦。

    小胡子轻笑道:“年纪轻轻出来行走,知道保持戒心隐瞒身份,这总比目中无人四处招摇要聪明,不过我现在不是在问你,而是在审你,明白吗?你到底来自哪家山门!”

    林树作出慌乱的神情来,实际上真的有点慌,忐忑道:“我有些奇遇误打误撞成了一品御气也不行吗?难道只能是哪家的行者才可以?前辈又为什么要审我,我做错什么招惹前辈了吗?”

    “你不知道?!”小胡子有些狐疑,猛然停下,眼神凌厉道:“不知道新安市发生了什么吗?”

    “额,发生了什么?”林树苦笑道:“我就是窝在山上的小散修,知道异人界凶险,不敢随便行走的,并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小胡子陷入沉默,突然又道:“那你在红叶镇,可知道前些时候镇上发生的事?寒樵山的人追凶竟然发现你的存在?”

    林树有点想骂人,心道特么的老子好久不去店里吃饭了,谁知道这么倒霉就碰到了你呢,不然你也发现不了老子的存在啊!

    这人明显疑心极重,根本不是好打发的,林树只能谨慎应道:“你说的是那个大雪天的事吧?本来留意到镇上有些奇怪的陌生人,可后来发现不是我能招惹的,便躲起来了,毕竟好奇心可是容易害死人的。”

    “好奇心容易害死人……不错,你小子觉悟挺高啊!”小胡子似乎颇为认可这句话,随即却道:“你这么聪明又机灵,难怪孤家寡人也能熬成一品御气,很不错!”

    林树长出一口气,咧嘴刚要笑,小胡子突然又道:“那就带我去你修炼的地方看看吧,另外详细跟我说说,你是有了怎样的奇遇,又怎么一步步修炼成御气境的。”

    瞧见对方目光中的讥笑,林树顿时意识到有些坏事,可他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哪里说错话了,一时间只得尴尬笑道:“这个……自然是可以,我这就可以带前辈去!”

    “哦?真敢带我去?哈哈哈很好!”小胡子突然笑道:“不过也不着急,去之前你不如先回答我个问题,你一个谨小慎微不敢有太多好奇心的家伙,是怎么知道远在平城的百首堂的?又是怎么得到功法突破成御气境的?”

    小胡子再次踏步逼近道:“就算你有奇遇,顶多也是从普通人变成炼气境而已,想要踏入御气境,任何人都需要功法辅助,你哪来的功法?难不成,你的奇遇是个仙人洞府,什么都齐全的?那我可真是意外收获了啊!”

    林树被逼的连连后退,脸色也一变再变,他没想到,直接为了避前面的坑,竟然不小心掉进了后面的坑里,还是惊艳太少啊,头一次面对真正带有杀机的高手,有点乱了分寸,以后得引以为戒,如果还有以后的话……

    想继续刚才的路子哄骗下去明显是不行了,林树深吸口气,干脆站定,强撑着对方的气势压制,艰难笑笑道:“好吧,还是被看穿了,果然能成为金丹境的,就没有笨蛋啊!”

    “你能看出我的境界?”小胡子脚步顿住微微警惕,这家伙疑心极重警惕心也很强。

    林树咧嘴笑道:“之前是没发觉,可你再次现身之后就知道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这般年纪能到一品御气还被允许独自行走,能没点保命手段吗?”

    小胡子眼中的警惕更明显了些,哼声道:“那就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何要隐瞒身份?”

    “不急不急,回答之前不如我先问个问题,阁下并非是牧者成员,而是来帮忙追凶的吧?”林树似乎突然不紧张了,靠在车门上,有些吊儿郎当的道:“既然是帮忙,阁下愿意帮到什么程度?或者说,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才会放弃帮忙呢?”

    “你什么意思,用你一品御气境的实力威胁我?”小胡子满面讥讽的说道。

    “我当然威胁不到你,可我的山门不知道可不可以?”林树似乎越发轻松了,拍拍车身说道:“实话说了吧,击杀寒樵山的人,不止是百首堂,我们也有份,当然,顺手帮了下而已,惊讶吗?”

    小胡子微惊,寒樵山的事传的挺开的,当时不少高手就分析,百首堂奔袭红叶镇阻击寒樵山就算可能,也依然有疑点;

    最大的疑点是,寒樵山的人原本只是一个受伤行走来红叶镇治病,怎么会突然聚集了一整队人,然后又刚巧被百首堂抓住时机围杀?

    最可能的解释是,当时还有第三方参与,而这个第三方一定不弱,因为多方证据表明,当时百首堂前往红叶镇的人手应该不会太多。

    那个神秘的第三方,难道就是眼前这小子背后的山门?小胡子有些茫然,新安这个地方一直一来都只有牧者的门属,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个神秘的山门来?外界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抓住他的惊疑,林树迅速补充道:“很意外是吗?那不如仔细想想,新安地区,还发生过什么!”

    还发生过什么?小胡子迅速回忆思索,很快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在寒樵山的整队人被围杀之前,他们据说还执行过一个任务,去一个叫赵家村的地方抢夺灵物!

    这事是后来曝出来的,当时没太多人在意,知道的人还嘲笑寒樵山无用,莫名其妙在个村子里栽了跟头,而现在……

    “别猜了,我直说吧,寒樵山在我们地界上抢夺灵物,所以被重创,之后竟然死性不改还敢在新安活动,然后,才有了红叶镇上的一战!”

    林树说的很倨傲,可内心其实慌得一匹,他在赌,赌这个疑心很重的小胡子不敢轻易否定他说的这些,只要不否定,就会忌惮!

    假设眼前人不是这家伙,而是一个莽撞的金丹高手,林树是指定不敢这么说的,因为他怕对方会直接不屑的出手拍死它,为了试探下这个神秘新势力的深浅……

    但是小胡子明显不会那么做,因为他的疑心!

    “所以,许久未露面的牧者成员,这次刚来盯任务就出事,也是因为你们一直在等他露面,好把牧者驱出新安市?”小胡子目光闪动的猜测到。

    这倒是个全新思路,林树怔了下,笑道:“阁下果然是聪明人,竟然都不需要我点透就猜到了。”

    小胡子闻言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于是凝重道:“对寒樵山两次出手,也仅仅是因为过界了?难不成敢踏入新安地界的异人,都会被你们视为敌人?”

    “哈,那倒不至于!”林树点根烟抽一口,悠悠说道:“别干坏事自然就没问题,我们可没狂妄到跟整个异人界为敌,对于做坏事的,别说是新安,就算是周边的或许也会管一管!”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小胡子感受到了林树身上故意流露出来的狂妄来,而且他深信,只有底气充足的人,才敢在这种时候狂妄,那么这个神秘势力,恐怕真的很不简单!

    林树闻言目光闪动,心道这是真的被忽悠住了?似乎有些简单啊!不过想来还是自己故事编的好,再加上这家伙太过疑心造成的。

    至于名字……看来也得现场编一个才是了,可叫什么好呢?好像不能太低调不能太普通,不然对不起这份狂妄劲啊!

    他抬头看了眼月色,不知怎的突然想到当初濒死的那个夜晚,无数雷光撕破厚重的云层从九霄而来,似乎要荡除这世间一切似的……

    于是他喃喃脱口道:“九霄天雷降,荡尽世间邪!记住这个名字,九霄!”

    “九霄?”小胡子陷入沉吟,绞尽脑汁去搜索记忆,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任何跟这个名字有关的势力,看来,真的是一个刚现世的神秘势力了,不然也不会没人知晓又如此强势,连个一品御气都这么狂。

    又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小胡子深吸口气挤出个笑容,微微拱手道:“如此,还得先恭喜道友的山门现世了,这名字如此响亮,想来一定不乏前辈高人了,也难怪能培养出小老弟你这般的青年才俊!”

    林树吊儿郎当的随意拱拱手,跟着道:“行了,也亮过山门了,你想干什么,直接说吧!”

    小胡子微怔道:“额,那好,我也说下我的来历,我是……”

    “不用,你是谁来自哪不重要,反正我师门长辈不会在意!”林树很欠揍的说道:“那个牧者成员是我师兄杀的,可惜当时没跟着去,不然就能见识他破阵的奇妙术法了……反正你既然是要帮牧者追凶的,划个道吧!”

    小胡子的脸色很精彩,先是愤怒涨红,随即又变成惊疑不定来,因为他听到了很关键的一个信息,破阵之术!

    根据牧者给的消息,凶手是能够破掉困灵阵的高手,这样的高手可不多见,而眼前这个小子竟然知道破阵的这个细节,那还有什么疑惑的?毕竟,这小子怎么都不可能是凶手!

    如果说刚才小胡子对九霄的存在只信个六七分的话,现在就信个十成十了,因为所有都能对得上说得通了!

    心思急转,小胡子想了想带着歉意道:“道友,寒樵山的咱们不提,牧者这事,你们做的是否不太合适?毕竟牧者在新安活动也有好些年了……”

    “觉得我们新势力不讲理是吧?成啊,我带你去跟我山门,让我师兄跟你理论理论,他最爱用手中灵兵讲道理了。”林树转身就朝着不远处的废弃窑厂走。

    “哎哎小老弟留步,我不是那个意思!”小胡子见状赶忙追上来几步道:“我是说,我们只是帮忙的,完全不想得罪贵派,不如你们安排人露面声明下,这样我那边也好交代直接就可以带人走了,如何?”

    “啧!”林树见状停脚,随即转个圈绕过小胡子走回来道:“这种事我师兄他们指定不乐意的,不过嘛,我是个讲道理的,也不想难为你,可以考虑!”

    “正是,这样对大家都好,咱们以后可以多来往嘛!”小胡子乐呵呵笑着,跟着却突然面色一凝,灵气骤然迸发伸手转向近在咫尺的林树,可一抓竟然抓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