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秋烟还记得,那时候,古凝霜几乎跟哥哥形影不离的,经常出现在陆氏家族里。

    哥哥每天明明可以坐家里的车上下学,但是哥哥为了古凝霜,偏偏骑着自行车,去接古凝霜放学,送古凝霜上学的。

    在学校里,哥哥还护着古凝霜。

    放学的时候,都在家里辅导古凝霜功课。

    那时候古凝霜学习并不好的。

    都是哥哥辅导她,给她讲解重点,尤其快到了考试的时候,哥哥都是给古凝霜划重点。

    也没见哥哥如此耐心对她过。

    而且哥哥看古凝霜的时候,眼神是最温柔的。

    她还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哥哥。

    最早的时候,陆秋烟比较内向的,不容易被人注意到。

    后来,陆秋烟学着外向起来,走到哪里,都努力成为焦点。

    她是成为了焦点,但是却也让哥哥更加忽略她了,以为她可以活的更好。

    还有她的母亲,奥,她从来都知道那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当然她那个母亲陆夫人不知道。

    可是,陆夫人却也对着古凝霜那样一个外人如此好。

    想到这些,陆秋烟心里就愤愤不平。

    在陆秋烟的眼里,就是所有人都应该围绕着她转。

    沈汐柔故意来接近她的时候,她自然知道沈汐柔的心思。

    沈汐柔那点心思跟她真的很像,所以沈汐柔的心思又如何瞒得住她。

    尤其在韩司痕出现的时候,沈汐柔的眼神,她最清楚不过了。

    所以她也故意跟韩司痕多接近,然后沈汐柔就有了妒忌的心思。

    可笑,沈汐柔后来还想杀了她。

    当然,这时候,她的母亲吴以蛮出现,也是想着带她离开陆氏家族,让她成为青骨门少门主,毕竟她也长大了,她母亲给她有被的安排,可比在陆氏家族好。

    陆秋烟本身也是有野心的人,所以她同意了。

    而且她觉得,她诈死的话,让别人以为是古凝霜害死的她,那么相信父母还有哥哥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待古凝霜了。

    这样想着,陆秋烟内心其实是暗爽的。

    她甚至觉得有一种刺激感。

    她还想看看,她诈死后,哥哥会如何对古凝霜发怒,还有父亲母亲。

    是不是也该对古氏家族出手

    古氏家族的底蕴可就保不住了。

    她故意将一些话说给沈汐柔听,她还在古凝霜的车上动了手脚。

    只是陆秋烟没想到的是,沈汐柔也动过手脚,然后安排的假装的车祸也真的出了问题,然后她就昏迷不醒了。

    不错,当初陆秋烟差点死了,是吴以蛮带着陆秋烟到处求医,到处去救治才保住了陆秋烟的一条命。

    那三四年的时间,吴以蛮也顾不得计划了,也顾不得其他事情,只让陆家主陆广山从中出面对古氏家族出手,拉拢别的家族。

    青骨门内的一些计划就搁浅了,青骨门也低调了三四年。

    也是陆秋烟醒来后,吴以蛮才开始继续施展计划,才有了后面的一些动乱。

    而陆秋烟醒来的时候,古凝霜已经跟夜罗云煌在一起了,所以陆秋烟根本就看不到古凝霜狼狈落魄的样子。

    所以陆秋烟一口气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发泄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