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407章【番外】云中谁寄锦书来(完)
    参加完瑞王的婚宴后,花语就美滋滋的搬去了余靳淮给她买下的庄子。

    这个庄子的位置处的很好,背后是山,前面是水,正好迎着风,冬天定然是冷的,但是夏天却很凉快,走在庄子里面的时候甚至不用打扇子,更别说是用冰块了。

    花语原本打算轻装简行,自己去庄子上住一两个月,但是余靳淮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把自己的奏折全部打包带上了,每日朝堂上的奏折都让人送过来,就在庄子里批复,偶尔陪着花语逗弄逗弄小动物。

    花语最近对厨艺十分感兴趣,但是差点炸了几次厨房后就不再下厨了,该为去收集新鲜的食材。

    庄子外面一片水,里面栽种着很多荷花,这时候花都开了,莲蓬也结出来不少,花语让翠微找了只小船来,自己撑着小船在水面上摘莲蓬,正巧余靳淮从外面回来,看见她坐在船头上吃莲子的样子,微微皱眉:“不热?”

    花语对他招招手,“你过来。”

    余靳淮看了看自己身上繁复的衣服,想了想,还是用轻功跳到了她的小船上,刚刚上船,就被花语塞了一颗剥好的莲子进嘴里,问他:“甜不甜?”

    余靳淮嗯了一声:”甜。“

    花语把剩下的半个莲蓬塞进他手上,自己躺在船头,大爷似的,道:“剥给我吃。”

    余靳淮也没什么王爷架子,就坐在她身边,将白嫩嫩的莲子剥出来喂她。

    花语看着天空,突然问:“余靳淮,你干嘛对我那么好啊?”

    余靳淮似乎愣了一下:“我对你好么?”

    花语转头看着她:“你看,我想要什么你都给我,不管提出的要求有多惊世骇俗,你都会满足我,原本我们之间的婚姻就只是一场交易而已,你没必要对我如此。”

    余靳淮墨色的眼睛里一片沉静,全然没有面对外人时的冷漠,声音很低:“你想听我说什么?”

    花语忽然翻了个身,几乎是整个人都撞进了他怀里,抬头看着他:“我分析了一下这个情况,要么是你对我别有所图,要么就是……”她顿了顿,笑了:“你喜欢我?”

    余靳淮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垂眸看着她。

    花语挑起眉:“你是哪种?我身上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图谋的……”

    “我的确对你别有所图。”余靳淮开口道。

    花语一愣,眼睛里划过一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难过,随即又笑了:“是么?什么?“

    “你,”余靳淮低声说:“我自始至终,所图的,都是你。“

    想要你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想要满足你的一切要求,想要一直一直……跟你在一起。

    花语抿了抿唇,扯过一张荷叶盖住了脸,道:“……你这样说,不怕我跑路啊?”

    余靳淮道:“花语,就算你是快冰,也该被我捂化了。”

    花语没说话。

    余靳淮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声音压得很低:“要是你对我没有感觉,你今天为什么要问我这样的话?”

    “我……”花语抿了抿唇,“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对你

    ……”

    余靳淮说:“没有关系,迟早你会知道的。”他微微摩挲了一下手中精致的下巴,忽然低头在她唇上一吻:“上次是骗你的,那是我想亲你。”

    花语脑子里全是炸开的烟花,都不知道今夕何夕了,喃喃自语道:“你怎么就会喜欢我呢?我名声那么不好,脾气也不好……”

    “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余靳淮说:“但是在我眼里,你是。”

    花语猝不及防的被喂了一大口糖,懵逼了一下,嘴巴微微张开,无疑给了某些人可趁之机,瞬间就让花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翠微撑着把伞站在岸边等啊等啊,等了半个多时辰,才见她家小姐撑着小船回来了,船上还多了一个人。

    翠微赶紧行礼:“王爷万安!”

    余靳淮嗯了一声,单手搂着花语的腰:“今晚想吃什么?”

    花语:“干笋炖肉。”

    余靳淮看了翠微一眼:“让厨房去坐。”

    翠微赶紧道:“好的。”

    花语瞅了余靳淮一眼:“你使唤我的人倒是使唤的很顺溜啊。”

    余靳淮说:“你可以使唤我。”

    花语哼了一声,提起自己的裙摆跨过了门槛,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我亲爹已经知道我嫁人的事情了,已经给小皇帝上书要回京祭祖,带着我大哥杀回来了,你自求多福吧。”

    余靳淮轻笑了一声,他知道花语这是在接受自己了,不然的话她就会自己拦下凤家人。

    他上前几步拉住了花语的手,道:“你就不管我了?”

    花语哼了一声:“权倾天下的摄政王,还怕自己的老丈人?当初你花言巧语哄我嫁给你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怕?”

    余靳淮:“可能是色迷心窍了。”

    花语:“……”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人那么能贫呢。

    余靳淮拉着她的手,路过挂着风铃的回廊,听一路上叮叮咚咚,风带来了花香,是一种十分清甜的味道,花语的声音混在风里:“我越想越觉得不可能,你怎么就看上我了呢?”

    余靳淮说:“可能眼瘸了。”

    花语:“……”

    她转身瞪他。

    余靳淮轻笑:”不过也没办法了,谁让都跟你定下一辈子了。“

    花语有点得意:“谁让你挑人的眼光没有我的眼光好呢,你忍着点,哈。”

    余靳淮牵着她慢慢消失在回廊深处,重重花影模糊了两人的背影,日头渐渐西斜,投下斑斑点点橘色的暖光,浮世的一天即将结束,远处归巢的鸟儿成群结队,在天空中划下一道道翩跹的影子,带着夕阳跃动的弧度。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有人锦衣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也有人在浮生之中偷的半日清闲,鱼传尺素,晴香暗与风微度,山河万里,不过在你一垂眸一颦眉之间,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