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319章【番外】南风知我意(12)
    花语活了小三十年,从没有吃过这么苦的东西。

    关键是这东西不仅苦,还夹带着一种非常微妙酸以及一种难以言喻的涩。

    余靳淮皱眉:“都跟你说了,总是这么任性……”

    花语眉头都皱在了一起,探出舌头给他,含糊不清的说:“真的超级苦……余靳淮你有没有糖……”

    余靳淮摸了摸口袋,“最后一颗已经被你吃掉了。”

    花语:“……”好的吧,自作孽不可活。

    说的就是她这种人。

    余靳淮低声道:“真的很苦?”

    花语被质疑了味觉,十分生气:“当然是……唔!”

    余靳淮以吻封缄,细致温柔的吻她,像是要拭去她嘴里所有的苦味,一丝一毫也不放过。

    花语瞪大眼睛了他一会儿,发现这人虽然着温柔,但是本质上的蛮横还是一样的,根本反抗不了,她干脆就消极对待了。s11();

    不知道过来多久,余靳淮的拇指拂过她唇角:“还苦吗?”

    声音里还带着一分喑哑。

    花语:“……”

    苦个锤子。

    现在都麻了还怎么感觉到苦。

    花语面无表情的推开余靳淮,面无表情的着他。

    余靳淮眯了眯眼睛,着树枝上挂的满满当当的李子:“要不要再吃一个?”

    “……”花语诚恳的问:“二爷,您绝不觉得您有些时候略有些无耻和不要脸呢?”

    “不觉得。”余靳淮的回答着敷衍但是十分的走心,他拉住花语的手:“还想找鸡枞吗?”

    花语没有之前那么高的兴致了,但是也不想这么早的就回去,“好的吧,我们再找找。”

    余二爷不愧是传说级别的神射手,视力好到了吓人的地步,晃晃悠悠的走了一路,花语都怀疑他们找到了鸡枞的老家,不然怎么会到处都是,最后连篮子都装不下了。

    花语犯愁的着眼前新发现的一堆鸡枞,又了满满当当的篮子,十分喜新厌旧的说:“我们能不能把之前采的丢掉啊?我觉得这里的比较新鲜好诶。”

    余靳淮拒绝了她这个提议,道:“你采都采了,放这里不吃就是浪费,而且并不是这一堆比较新鲜好,只是篮子里的这些已经采下来有一会儿了。”

    花语:“……”

    好的吧。

    她站起身,“那我们回去了吧,我估计梦洲已经带着余知意回去了。”

    余靳淮嗯了一声,一只手拎着沉甸甸收获颇丰的竹篮子,一只手牵着花语的手,一直红色的蜻蜓从花语眼前飞过,花语伸手拦了一下,笑着说:“我念高中那会儿,就很喜欢五柳先生的一首诗。”

    “归园田居?”

    “是呀。”

    花语背着手走在田埂上,风有些大,吹起她的裙角和里弯了眼睛:“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榆柳荫後檐,桃李罗堂前犬吠深巷中,鸡鸣桑树

    颠,这是我年少时非常羡慕的生活。”

    余靳淮着微光中她柔和的侧脸轮廓,那么长的岁月,似乎没有让眼前这个人改变分毫,不管是容颜还是心性,时光尤其厚待她,即便儿子已经是一个小大人了,但她上去仍旧是十五年前初见的模样,连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弧度都未曾改变。

    余靳淮伸手将她耳边被风吹乱的头发理顺,问:“现在呢?”

    花语一笑:“怎么说呢,我大概已经到人生的第三个境界了……山仍旧是山,水仍是水,觉得只要心静,闹市之中亦可安于一隅。”

    阿红远远地见他们,伸出手挥了挥,花语便也挥了挥手,“阿红,你回去了吗?”

    阿红点了点头,又怕花语不见,回答:“是的!”

    花语道:“我们一道走。”

    等汇合了才发现,花语和余靳淮篮子里的鸡枞竟然是最多的,余梦洲只有半篮子,花语着那篮子一会儿,将女儿的手拉住:“你是不是闹你哥哥了?”

    余知意睁着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意儿才没有!”

    花语才不想跟这个小撒谎精讲话,问儿子:“余知意是不是让你给她捉蛐蛐儿扑蝴蝶了?”

    余梦洲从来不会对花语撒谎,点了点头:“还捉了两只蜻蜓,不过意儿只是了,就放走了。”s11();

    花语啧了一声,摸了摸女儿的头:“算你还记得我教你的话。”

    余知意可会撒娇了,立刻就道:“妈妈说的话意儿都记得!意儿最喜欢的人就是妈妈了!”

    花语对这话已经免疫了,毕竟余知意每天至少跟她说三遍,到了余靳淮余梦洲那儿也是一样的说辞。

    “今晚上吃鸡枞面。”花语带着一双儿女蹲在坝子上清理鸡枞,道:“你们都没有吃过吧,超好吃的。”

    鸡枞的做法千千万,但是花语最喜欢的还是油鸡枞和煮面。

    余靳淮从里屋出来,给花语和余知意嘴里各喂了一颗棒棒糖,花语笑眯眯的道:“今晚上你下厨呗。”

    余靳淮嗯了一声,“还想在这边住一段时间吗?岳母那边来电话说想意儿了。”

    要说余知意被带着出来旅游最惦记的人是谁,那非花玲珑莫属,毕竟凤桉年还有的其他几个孙子外孙分走注意力,花玲珑却是只有余梦洲和余知意这两个外孙。

    余知意一听到外婆,立刻甜滋滋的说:“外婆想意儿了吗?意儿也想外婆。”

    花语偏头对余靳淮道:“你你闺女,就算人不在这儿也要讨巧卖乖……她长大了肯定哄得那些小男孩团团转。”

    余靳淮笑了一声:“跟你以前一样?”

    花语立刻就瞪圆了眼睛:“我以前?我以前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样子的!你不要污蔑我,我一直是一个安分守己的良家妇女好吗!”

    余靳淮将手上洗干净了的鸡枞放进菜篮子里沥水,漫不经心的道:“前段时间苏甄筠还说起他之所以进娱乐圈完全是被你哄进去的。”

    “……”花语回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是有这么一回子事,有点尴尬的道:“那是他自己定力不佳,几句彩虹屁就能骗到,简直就一傻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