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364章【番外】云中谁寄锦书来(16)
    花语决定一鼓作气再接再厉,直接把他衣服全部扒光了,但是刚刚准备动手的时候,手腕却被男人扣住了,他那双眸子里的情绪很奇怪,似乎带着几分兴味盎然,又带着几分厌弃,声音倒是很平静:“……你们这种浪里白条,不应该有更多的手段么,一上来就脱衣服,未免太没有情趣了吧。”

    假浪真怂的花语被质疑了自己的教学方式,十分不悦,咳嗽一声:“我们浪里白条就喜欢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一上来就脱光光,一王爷您就是没有见识过我们这种有经验的。”

    男人顿了一下,似乎是觉得她说的还挺有道理,道:“你说的也对。”

    花语抿了抿唇,一咬牙一狠心,将男人的亵衣也扒开了,露出了里面男人精壮的身体,线条流畅中带着十足的凌厉,肌肉贴着骨骼,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让人瞬间就能想起丛林深处让人畏惧的大型野兽。

    这个男人的身材实在是好的过分了,花语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嘴里过了一遍的人是不是身材都这么好,毕竟她也只是嘴上爽爽,男人的身体这还是第一次如今近距离的、清清楚楚的见。

    她耳垂诡异的红了起来,但是面子上绝对不认输,自认为十分邪魅的一笑:“身材不错嘛王爷,在小女子见过的男人中能排进前十了呢。”

    男人的眸光落在她飞上了烟霞色的白皙双颊上,淡淡的:“多谢夸奖。裤子脱么?”

    花语:“……”

    “……”

    她很想气壮山河的吼一声脱啊!但是事实上她还真没那狗胆,故作严肃道:“我们都讲究一个将露未露,无露胜有露,这王爷你就不知道了吧。”

    摄政王嗯了一声,十分尊重她的意见:“那接下来呢?”s11();

    “……”花语抿了抿嘴唇。

    这可如何是好,跟计划中的不一样啊,为什么这朵高岭之花一点嫌弃的意思都没有啊?!都进行到这一步了竟然还有“接下来”?!

    她是绝对不可能跟这个人发展不正当关系的,毕竟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男宠小美人,映着头皮道:“您、您闭上眼睛。”

    摄政王从善如流的闭上了眼睛。

    花语赶紧抽出自己的腰封,二话不说就往他眼睛上蒙,嘴上道:“我们玩儿点特别的。”

    男人顺从的让她把眼睛遮住了。

    花语本来想把他面具取了的,但是摄政王没有答应,花语觉得这人可能多半是长得有点丑,眼神里有了一丝微妙的同情,也不坚持。

    等把眼睛蒙上了,花语又冠冕堂皇的以“情趣”为由,用从床顶上扯下来的绶带把人绑在了床柱上。

    不得不说,这人被这样绑起来,实在是有点秀色可餐。

    花语的眸光在那肌理分明的胸口流连了一会儿,狠狠心在男人颊边一问,声音轻柔:“您等我一下哦,我去那个东西。”

    “嗯。”

    花语转身拍了拍心口,找到鞋子就想跑——他娘的,这死男人的口味太

    重了,她实在是招架不住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风紧扯呼!

    她轻功向来不错,能够保证自己无声无息的离开,眼着穿上鞋就能跑了,一只手忽然搂住了她的腰,男人的声音平平淡淡:“你在做什么?”

    花语:“……”

    她心里暗骂了一声,僵硬的回过头,就见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那些绶带全部震断了,蒙着眼睛的布也被扯了下来,那双眸子正一眨不眨的着自己。

    花语有点心惊。

    那绶带是用天蚕丝织的,普通的刀具都轻易割不坏,这个男人却能没有任何声息的震断它们,说明武功非常了得。

    花语脑子转的飞快,嫣然一笑:“……人家想去拿点好玩儿的东西……”

    “不必。”男人声音清淡,和手上力道的凶悍截然不同,他不容置疑的将花语拖上了床,翻身颠倒了身位,着她错愕的眼睛:“本王觉得,你就很有趣。”

    花语被那双犹如深渊的眸子盯着,身体一阵觳觫,那一瞬间她竟然有种被眼前之人完全洞穿的错觉,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那其实是她的错觉。

    但是现在的这个姿势,对她来说是十分不利的,男人太具有压迫感,像是野兽抓住了放肆的猎物,男人的双眸带着十足的侵略感。

    两人的脸颊几乎只隔了两指宽的距离,彼此之间呼吸可闻,花语甚至能够见他面具后那双眼睛垂下来的纤长的眼睫毛。s11();

    密密实实的,像是两把小扇子。

    “本王没有什么经验。”摄政王在她耳边低哑的道:“下面应该怎么做?嗯?”

    最后那一个“嗯”就跟一把小刷子似的,刷过了花语的心脏,让她的心跳蓦然加快了,脸颊好不容易退下去的潮红又浮现了起来,像是一朵刚刚开放的花,是最为鲜嫩的时候。

    男人的眸光轻飘飘的落在她水红的唇上,那两瓣柔软唇瓣因为紧张微微张开了一点,可以见里面一点软舌和雪白的贝齿,让人怀疑只要轻轻一揉就会滴出鲜红的血来,勾人诱惑的要命。

    他眸光微暗,像是不经意的,贴着她唇角问:“怎么不说话了?”

    被男色所迷的花语:“……”

    她赶紧偏开头,“下一步、下一步就该吹灯睡觉了!”

    摄政王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轻笑了一声,瑞兽香炉里点着的白檀香缓缓的飘进了绮丽的床帐之间,仿佛要将空气都染上几分旖旎,男人的声音十分的近,几乎像是从脑海中响起:“……本王觉得,好像不太对。”

    花语凶巴巴的道:“你、你又没有经验,你觉得不对是没有用的,您明天还要上朝呢,还是赶紧歇息吧!”

    摄政王道:“既然这样就睡觉了,那为什么你夜御十男后那些男人都起不来了?”

    花语:“……”就不该嘴贱。

    微微有些茧子指腹贴上了少女温软的脖颈,在锁骨上轻轻拂过,像是一片羽毛般轻盈:“春姨娘……你是不是省略了什么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