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271章【番外】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10)
    坐大巴车回去后,是陈父陈母亲自来接的宝贝女儿,一家人准备在外面吃顿大餐,顺便就把白藏也带上了。

    陈家人都吃的比较清淡,因为陈母是个非常注重养生的人,一直主张不吃油腻不吃辣椒,甚至有一段时间还想着陈珮那张瘦巴巴的小脸放弃了。

    白藏则全然不同。

    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北方男孩子,吃辣非常厉害,无辣不欢,无辣不成宴,是以在落座后见满桌子的红烧鱼、梅菜扣肉、芋艿蒸排骨、白切鸡、魔芋烧鸭、可乐鸡翅、红烧小山羊腿、干煸四季豆、海带蹄花汤的时候,脑子里面忽然就一根弦断掉了。

    他突然非常同情陈珮。

    从小就在这种家庭里长大的陈珮珮估计连辣椒是什么味儿都不知道吧?不知道辣椒味道的人生有什么意思?不能吃辣椒的人生有什么可留恋的?

    陈珮珮她……实在是太惨了!

    陈珮正在吃妈妈夹给她的糯米藕夹呢,突然接收到白藏同情中带着怜悯,怜悯中带着痛惜,痛惜中带着心疼的眼神,一时间有点茫然,嘴里的藕夹都掉了。

    陈母哎哟了一声,“你这孩子,多大了吃东西还弄到身上!”

    陈珮低声道歉:“对不起,妈妈。”

    陈妈妈抽了纸巾来给她把衣服上的油渍擦了擦,但是终究是擦不掉了。s11();

    不过吃东西的都是自家人,也没有什么所谓。

    一顿饭吃的白藏生不如死。

    他之前在陈家吃饭的时候也没觉得他们家吃东西这么恐怖啊。

    吃过了饭,陈父就把白藏送回去了,陈母笑眯眯的问自己女儿:“珮珮啊,你觉得你白藏哥哥怎么样?”

    陈珮正扒在窗户上白藏的背影呢,闻言道:“白藏哥哥对我很好呀。”

    陈母叹了口气,道:“我问的是你喜不喜欢他!”

    陈珮果断的点头:“喜欢呀。”

    陈母终于欣慰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宝贝闺女的头:“行,只要你喜欢就行。”

    陈珮:“??”

    秋游过后很久大家都没有缓过神来,陈珮倒是没有什么影响,学期将尽了,她正在努力复习。

    虽然说小升初不需要考试,但是她还是想要拿到一个漂亮的成绩。

    这天,她正在教室里好好的复习呢,魏酥酥突然气喘吁吁的冲进来,那张胖脸蛋上全是汗水,一见陈珮就道:“珮珮珮珮!不好了!”

    陈珮抬起脸:“怎么?你别着急,慢慢说。”

    “这就是件急事啊!”这时候是午休,陈珮中午没有回家,在外面随便吃了一点东西,教室里并没有人,魏酥酥也就直接道:“你知道白藏今天为什么不送你回家了吗?!”

    陈珮愣了一下。“不知道呀,”

    今天早上上学的时候,白藏跟她说他今天中午有事,不能送她去回家吃午饭,陈珮也就没有自己回去。

    聽聽聽&

    nbsp;魏酥酥喘了一大口气才道:“那是因为他今天中午跟别人约了打群架!”

    陈珮先是一愣再是一惊:“打、打群架?为什么啊?”

    魏酥酥摆摆手:“就跟隔壁五小约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听别人说得,好像是五小那校霸的女朋友喜欢白藏?反正不管怎么样,现在他们在永安巷那边,应该都要打起来了!这次他们都带了家伙,可能要出血的!”

    陈珮手指蜷起,低声道:“酥酥,我去告诉老师……”

    魏酥酥一把拉住她:“告诉老师?!珮珮你疯了?这件事要是闹大了,迫于舆论的压力,白藏可能真的会被开除的!要是他的履历不干净了,以后的前途也就没了!”

    出生在高门大户的小孩总是会比常人考虑的多一些,像白藏这样的出身,虽然白父没有明说,但是谁都知道他是要把让白藏来接自己的班的,要是再履历上有了这么“浓墨重彩”的笔,别说将来进机关身居高位了,被有心人操作一番,可能会让他以后只能无奈从商了。

    陈珮脚步顿住了,也知道自己刚刚的想法不欠考虑,但是她又实在是不放心白藏,干脆对魏酥酥道:“我去找他!”

    魏酥酥瞪大了眼睛:“你找他有什么用啊?!”

    陈珮没说,飞快的跑走了。

    永安巷以前也是条挺繁荣的商业街,但是因为后来有了两所小学建在前边,商业中心就挪到了前面,永安巷这边逐渐没落,繁荣不再,倒是开了很多家黑吧,允许未成年人入内,是以这边成了不良少年们的天堂。

    陈珮以前只听别人说起过永安巷,自己是从来没有来过的,她着路标一路找过来,发现这里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京城的另一面。s11();

    建筑物破旧低矮,到处都是违章建筑,衣服胡乱的挂在电线上,一点儿安全意识都没有,很多小孩子都不穿衣服到处乱跑,垃圾遍地,恶臭横生,苍蝇满天飞。

    倒是那几家黑吧生意兴隆,有几分和永安巷格格不入的蓬勃气,因为那里面的大多数都是初中到高中的少年人。

    陈珮最终在一家黑吧转角的小巷子里找到了白藏。

    两边已经打起来了,声势浩大,加一起快五十个人了,每个人都拿着棍子,地上躺了不少个,剩下的混战成一团。

    但是白藏无疑是最惹人注目的。

    他个子最高,打架的时候表情很冷淡,眉眼低沉,压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点煞气,修长白皙的手指正卡着一个黑瘦少年的脖子,声音散漫的好像还带着几分薄凉的森凉:“……老子最后跟你说一遍,你那女朋友老子没见过,也不上,再来纠缠老子……”他声音低沉下去:“四方城里让你待不下去。”

    黑手少年被他猛然甩到了一边,白藏厌恶的擦了擦手,转身想叫人离开了,但是刚刚才走出了两步,他耳边响起呼啸的风声,还有一个小姑娘变调的尖叫:“白藏哥哥!”

    “嘭”一声,那黑瘦少年狠狠砸下的棒球棒落在了陈珮的额角。

    霎时间,皮开肉绽,骨头闷响,鲜血争先恐后的往外流,就像是用钻孔机在那白嫩的额头上生生的钻出了一个放血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