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322章【番外】南风知我意(15)
    余知意理直气壮的道:“因为第一好和第二好是固定的,第三好是不固定的啊!”

    微生有琴觉得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问:“为什么?”

    余知意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因为大人都好幼稚的啊,上次顾叔叔和小舅舅在一起差点打起来,我想了好久,才决定让他们并列第三的。”

    微生有琴:“……”这长大了得祸害多少小男孩儿。

    花语有些头疼的把余知意抱回来,“余知意,你还很得意是吧?”

    余知意了妈妈一眼,不敢说话了。

    凤翎摸了摸余知意软软的头发:“的也没错,大人的确都很幼稚。”

    说着冷漠的了一眼微生有琴。

    微生有琴:“……”

    花语让阿红给两人安排住处,自己和余靳淮手拉手摘野果子去了,等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余知意已经彻底跟凤翎混熟了,还从国师大人那里骗了一个长命锁来。

    微生有琴眸光阴测测的:“这个长命锁是他从出生就戴着的,从来没有摘下来过。”s11();

    花语:“……”感觉陛下很喜欢这东西的样子。

    她捞起余知意脖子上的长命锁了,发现那是用一块羊脂玉雕成的,玉是上好的玉,触手生温,白如膏脂,没有一点瑕疵,纹雕细腻,一就知道并非凡品。

    “这东西都是八百年的老古董了。”花语向凤翎:“老祖宗,太贵重了吧。”

    凤翎摇摇头:“不算什么……我出生时身体不好,师父专门去寺里求的,我都这么大了,戴着也没有用。”

    花语:“……你们修道的也信佛啊?”

    凤翎一笑:“我们又不反对信佛,道法自然,不拘信什么。”

    花语:“……”

    花语觉得这可真难得,原来释道一家不是吹的。

    ……

    第二天一早,一家四口就回京城了,花语本来是想礼貌的去跟陛下和老祖宗告个别的,但是刚刚路过窗口就从窗户缝隙里见老祖宗他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皱着眉头一副不舒服的样子,而微生有琴坐在一边垂眸着他的脸,长发垂到了床上,连纤长的眼睫上都被阳光打上了一层浅淡的金色。

    起来纯良又温柔。

    花语想了想,觉得陛下可能一点都不想她这会儿进去,于是又溜溜达达的离开了。

    王妈知道他们要回来,早就做好了一桌子的饭在等着,余知意更是鬼精,到门口就立刻从余靳淮的怀里扑腾出来了,甜甜的叫着王奶奶,让人着连心都化了。

    王妈把她抱起来,连声叫着心肝儿,爱的不行。

    花语:“……”

    这臭丫头。

    王妈道:“给你镇了酸梅子汤,要喝吗?”

    花语立刻露出了余知意同款笑容,“谢谢王妈。”

    余靳淮和余梦洲对视一眼,难得的达成了共识——终于知道意儿这鬼灵精是跟谁学的了。

    花语喝了一碗酸酸甜甜的酸梅汤,又吃了一顿饭,立刻觉得人生圆满

    了,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翘着jo玩儿手机,余靳淮路过的时候见她又被炮兵怼死了。

    余靳淮:“……你刚刚不应该派自己的近战出去。”

    他微微倾身,手撑在沙发靠背上,排兵布阵这种东西他比花语在行的多,声音散漫的在花语的手机上划拉了两下:“这样就可以了。”

    花语着自己这边将对方打的落花流水,屏幕上浮出了一个大大的win。

    她转头气鼓鼓的着余靳淮:“这样轻轻松松的就赢了!一点游戏乐趣都没有!你陪我游戏乐趣!”

    余靳淮:“……”

    好吧,他又错了。

    他叹口气在花语旁边坐下,揽着她肩膀:“那我陪你恐怖片?”

    花语想了想,将手机扔一边:“你等一下。”

    十秒钟后,花语抱着余知意牵着余梦洲出来了。

    余靳淮:“……”s11();

    余梦洲一这阵势就知道自己那胆小但是偏偏又爱鬼片的亲妈又恐怖片了,放下手中的专业,正襟危坐。

    余知意百无聊赖的给自己亲妈塞了一颗糖:“妈妈你待会儿不要哭哦,意儿和哥哥都在这里。”

    花语觉得十分丢脸,揪着女儿软嫩嫩的脸颊:“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哭过了?”

    余知意和余梦洲对视一眼:“……”好的吧,没有吓哭过就没有吓哭过叭。

    余靳淮了最近新出的鬼片,选了一个叫做十三号公墓的,名字已经是最不恐怖的了,但是余靳淮这人也不知道是有什么天生的bff,每次都能在一堆恐怖片里选出最恐怖的。

    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挺搞笑的,让花语都忘了这是一个恐怖片,等镜头切换到公墓里一个刚从坟里爬出来的女鬼的时候,花语瞬间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上老君如来佛祖耶稣南海观世音保佑我!!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余靳淮:“……我知道你是一个好无神论者,你先把意儿放开。”

    余知意可怜巴巴的:“妈妈,我有点疼。”

    花语了眼被自己紧紧抱在怀里的余知意:“……”

    她咳嗽一声,“对不去对不起。”

    余知意奶呼呼的安慰花语:“妈妈不要怕,爸爸说这些东西都是假的,都是人演的,人血都是番茄酱,意儿喜欢吃番茄酱,也喜欢吃薯条!”

    花语:“……”嗯,听余知意说完后真的就一点都不怕了呢!

    好不容易完一个恐怖片,花语已经接近于虚脱了,摊在沙发上不想动弹,余靳淮问:“要不要去睡个午觉?”

    花语耷拉了一下眼皮,伸出手:“好的吧,抱抱。”

    余靳淮伸手将她抱起来,花语趴在余靳淮肩膀上对余知意道:“去睡觉。”

    “哦。”余知意点点头,有样学样的对余梦洲伸手:“哥哥抱抱。”

    余靳淮:“……”

    余靳淮将花语抱进了卧室,放下了床帘,花语拉住他的手:“你不陪我睡吗?”

    余靳淮在她额头一吻:“你先睡,我还有点事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