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312章【番外】南风知我意(5)
    许牧坐在阳台上晒太阳。

    其实花语站在门口过去的时候,觉得许牧竟然还是十三年前的少年模样,眉梢眼角还是少年时候的冷漠张扬。

    这么多年来,花语从来没有见过有第二个人在眉眼上将冷厉疏离和张扬嚣张结合的那么天衣无缝。

    听见动静,许牧微微侧头,见花语,笑了一下,“你来了。”

    花语将余知意放到地上,让余梦洲牵着,一步步走到了他面前,这才发现眼前之人除了脸色有点苍白之外,没有一点将死之人的样子。

    要不是没必要,花语几乎要怀疑顾别枝骗了她。

    许牧抬抬下巴:“坐。”

    花语在他对面坐下,声音很轻:“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许牧顿了顿,“你和多年前没有什么变化。”

    花语道:“你也没有。”

    许牧摇摇头:“我变化可太大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s11();

    “不说这个了。”许牧道:“你呢,你怎么样?”

    “挺好的。”花语说:“除了女儿不太省心之外,没有什么不好的。”

    “听说你女儿已经两岁了。”许牧笑道:“本来你生她的时候,是想去你你的,但是……后来想想,其实不再见面才是对你最好的。”

    “意儿。”花语偏头,“你过来。”

    余知意已经会走路了,只是不太稳当,听见妈妈呼唤,颠颠的就往妈妈那边跑,花语将她抱起来,着许牧:“余知意。”

    余知意偏头了这个长得很好的陌生人,想起妈妈的话,甜甜的喊:“叔叔好。”

    许牧就笑了,伸手:“不认生吧?”

    不等花语说什么,余知意已经顺着许牧伸出的手爬到了他的怀里,抬起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着他。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知意,是个好名字。”许牧眉眼之间含着一抹轻淡的笑意,他其实不常有这样的表情,日光薄淡,照在他的侧脸上,显出一种瘦削来,空淡寂寞。

    余知意好奇的着他:“叔叔不开心吗?”

    “开心。”许牧说:“见你就很开心。”

    余知意立刻就眯起眼睛笑了:“意儿见叔叔也很开心。”

    “你以前都没有见过我。”许牧有些好笑:“怎么见我就开心了?”

    余知意亲昵的说:“因为叔叔长得很好。”

    “……”花语咳嗽一声:“这姑娘跟我一样,脸。”

    许牧咳嗽一声:“那幸亏我长得还不错。”

    花语沉默了一会儿,“……岂止是不错,当初你要是在娱乐圈发展下去,现在早就已经封神了。”

    许牧的皮相是无可争议的,即便是在病中,那张脸仍旧如同少年时一般的张扬冷冽。

    “可惜了。”许牧说:“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就没命了。”

    花语抿了抿唇角,“……你已经不想活下去了吗?”

    “没意思了。”许牧说。

    不是他的身体好不了了,是他的心再也好不了了。

    这么多年,起起伏伏,跌跌宕宕,见过这世上最漂亮的女人,喝过这世上最烈的美酒,冷眼旁观者这世上最富丽的繁华,早就已经厌倦了。

    他任由余知意抓着自己的一根手指玩儿,声音平静:“你能来我,我很开心,或许上路的时候,也会没那么痛苦。”

    花语的手指缓慢攥紧:“……你连阿恕都不顾了吗?”

    “阿恕已经长大了。”许牧说。“他应该学会去接受了。”

    花语忽然很难过。

    当年鲜衣怒马,如今形销骨立,到底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她本就错了?

    午夜最深的梦里,她会梦见自己如果没有重生,安不言不会那样死去,许牧和许恕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结局,或许除了余靳淮和她,所有人都会得偿所愿。

    偏偏这上苍是不公平的,眷顾了一个人,就绝不会连带着普照另一个人。s11();

    “跟你没有关系。”许牧突然道:“舅舅的结局早就注定了,那么多年,我在他身边,就像是着一个人割开自己的静脉,缓慢的往外放血是一样的,你只是一针催化剂而已。”

    他忽然咳嗽一声,花语见了他指缝间的鲜血,但是他十分不以为意的擦掉了,将纸巾扔到了一边,怕吓到了余知意。

    花语抬头去天空,是一种非常悠远的淡蓝色。

    许牧说:“把头抬起来,眼泪还是会掉的。”

    “……”花语咬了咬牙:“我今天出门的时候,跟自己说过,绝对不要哭,许牧你知道吗,这十三年,就是生余知意的时候那么难受,我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许牧点点头:“我知道,余靳淮对你很好,你所托是对的。”

    “但是见你这个样子,我还是会忍不住眼泪。”花语抬手擦掉眼角的濡湿,声音有些颤抖:“你说你要是安安静静的死了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把我叫来惹我难过?”

    或许许牧就这样寂寂无声的死去了,数年后花语知道了这个消息,不过也就是一盏灯到天明,再多的爱恨都会随着逝去的长夜被黎明吞噬,再多复杂的情绪都不会像如今这样赤裸裸的显露在人前。

    花语的眼眶通红,眼睛里是水光,却又带着一丝恼恨:“就算是要死了也不放过我是不是?”

    许牧轻笑着点头:“你知道我这个人的,不做亏本的买卖,如果你不见我一面,就不会永远记得我。”

    “花语,我想你永远记得我。”他着远山,“我想你像记得舅舅那样,永远记得我。”

    花语的眼泪终于还是砸在了桌子上。

    余知意见妈妈哭了,立刻往她那边爬,惊恐的叫她。

    花语擦了擦眼泪,安慰女儿:“意儿,妈妈没事,只是有沙子飞进了眼睛里……你乖一点。”

    清晨的太阳总是有几分含蓄温柔,静静地落在这一隅,多少年物是人非,只有阳光,依旧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