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229章 【番外】及尔偕老(3)
    男孩子嘛,都身体好,更别提步楠还是校篮球队的队长了,所以叶铭羽也没有多在意,只是叮嘱了一句:“那你要记得回去洗个热水澡哦。”

    步楠笑着说好。

    叶铭羽将伞上面的水抖去了大半,本来打算去教室,一回头,才见一道修长的人影站在楼梯边上,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叶铭羽吓了一跳:“沐阳?你怎么在这?”

    少年抬起头,脸上没什么表情,那双一贯温柔的眼睛里也带了些莫名的东西,他顿了顿,着叶铭羽:“你去哪儿了?”

    沐阳的样子,应该是下课来找自己,但是没有找到人。

    越是年纪小的孩子就越要面子,叶铭羽一点儿都不想沐阳知道自己被老班罚去整理器材室了,胡乱说:“就、就出去小卖部买了点东西啊……”

    沐阳静静地着她只拎了把雨伞的手:“东西呢?”

    要不说撒下一个谎就要用无数的谎言要圆回去呢,叶铭羽硬着头皮道:“我、我买了热狗,吃完了才回来的啊。”

    沐阳没有再问她,只是转身上楼,叶铭羽也顾不得步楠还在了,赶紧追上去:“沐阳!你别走!好好!我刚刚是骗你的,我是被老班罚去打扫器材室了……”

    沐阳的脚步这才顿住,等着叶铭羽追上自己,才说:“为什么?”s11();

    叶铭羽嘟囔道:“谁知道为什么啊,他不整天我不顺眼吗?”

    到楼梯转角的时候,沐阳居高临下的了步楠一眼,步楠脸上带着点跅弢不羁的笑意,白色的衬衫湿了一半,贴在紧实的肌肉上,眉梢眼角分明是平和的,但是却总让人觉得被冒犯了。

    沐阳垂着眼睫,收回了视线,伸手拉住了叶铭羽的手腕,淡声:“上楼梯的时候不要乱跳,待会儿摔下去了。”

    “哦。”叶铭羽乖乖的说。

    步楠舔了舔牙齿,着两人消失,双手抄进裤子口袋里,仰头着天花板。

    全校所有人都觉得在沐阳和叶铭羽的这段关系里,沐阳是弱势方,因为叶铭羽刁蛮任性又跋扈,总是对他呼来喝去,但是只有步楠知道。

    叶铭羽就像是一只小猫,总是凶凶的让人不敢靠近,但是实际上柔软的让人心疼。

    步楠自嘲的笑了笑,拿出手机给某个兄弟,让他给自己送套衣服来。

    (三)

    沐家每年都会有一场家宴,叶铭羽是熟客了,她三岁就跟沐阳认识了,家宴也参加了十几次了。

    沐家的人都挺喜欢叶铭羽,不过有的是真心喜爱这个活泼的小姑娘,有的喜欢的却是叶铭羽席家大小姐的身份。

    叶大小姐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连自己的亲爹脾气上来了也要怼两句,唯独有些害怕沐阳的母亲郑玮。

    郑玮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女人,即便嫁进了沐家也没有甘于做一个全职太太,而是经营着自己的公司,她对自己的一双儿女态度中规中矩,不溺爱,也不冷待,其实郑玮对叶铭羽的态度跟对沐月差不多,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孩子太敏感,所以她总是害怕郑玮。

    <

    br />这年家宴,席家的一家都去了,自然得到了盛情款待,而叶铭羽更是被沐家的长辈们稀罕的不得了,一口一个小囡囡。

    沐父笑眯眯的着叶铭羽说:“学校里为了这两个孩子的事情联系过我好多次,我说就顺其自然呗,两个孩子长大了肯定是要结婚的,他们老是苦口婆心跟我讲了一小时早恋的危害……”

    叶铭羽立刻就不乐意了:”不就是成绩的事情吗?我就没有掉出过年级前五。“

    叶铭羽混归混,但是她本来就聪明,上课的时候会被沐阳盯着听课,作业也是整洁工整,除了有点叛逆之外,就是个学霸。

    这也是班主任对她又爱又恨的原因,罚吧,不忍心罚重了,不罚吧,这贼丫头能翻天,也是操碎了心。

    沐父立刻摸了摸叶铭羽的头:“是是是,小喃喃最厉害了。”

    叶铭羽高兴的翘起了自己的尾巴。

    叶夫人打她手:“你就不能谦虚点!”

    叶铭羽委屈:“但是叔叔说的是实话啊,爸爸说了,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躺枪的席将军:“……”

    大人们哈哈大笑起来,叶铭羽哼了一声,转头就见了郑玮。s11();

    她坐在椅子上,穿着一身得体又昂贵的长裙,一套珠宝首饰小几百万,妆容精致,脸上挂着标准优雅的笑容,像是个没有生命的假人。

    小小的沐阳已经有君子遗风,他不会在背后讲别人的坏话,但是却也忍不住跟叶铭羽说过,他觉得自己的母亲……在有些时候很可怕。

    沐阳和自己母亲的关系并不亲密,整个沐家几乎都是这样,郑玮也不在意,唯一亲近一些的就是沐月。

    吃过了晚饭,叶夫人和席将军就要带着孩子们回去了,叶铭羽这个臭不要脸的跟自己妈妈据理力争:“我今天晚上就在沐叔叔家里睡!”

    女儿才十四岁呢,就想着胳膊肘往外拐了,叶夫人气得不轻:“沐叔叔家里哪来的房间给你睡?”

    叶铭羽:“那我可以跟沐阳一起睡啊!反正我们幼儿园午睡的时候都是一起睡的。”

    叶夫人直接被自己女儿气笑了:“那时候你多少岁?现在你多少岁?”

    叶铭羽无辜的说:“我今年才三岁呀。”

    沐阳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着她,听见她这话,忍不住笑了一下,叶夫人顿觉这孩子十分之丢脸,让席铭朗和席将军把她塞进了车里。

    总之,叶铭羽没能如愿的在沐家过夜。

    晚上的时候叶铭羽愤愤然的给沐阳打电话:“我妈妈的想法太过分了!我明明只是想要留下来跟你一起写作业而已啊!”

    沐阳:“……”

    他说:“那你为什么不说清楚呢?”

    “我以为我毕竟是我妈亲生的,我们能心有灵犀一点通。但是很遗憾,我觉得我多半是她捡的。”

    沐阳:“你别胡说了。”

    叶铭羽哼了一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语成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