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075章 叫舅舅
    凤皖一脸的一言难尽:“……全球气温变暖,哪儿来的寒潮?现在的气温还有19度呢。”

    花语愣了一下,“诶?是吗?”

    凤皖摸了摸她的脸颊,道:“今天回去让医生给你吧,太畏寒了可能是身体的问题。”

    花语也觉得不对劲,点了点头。

    几人收拾好东西,坐车回去,花语在车上靠着凤桉年的肩膀睡着了,凤桉年着小女儿恬静的睡脸,微微笑了一下:“这孩子最近总是嗜睡的很。”

    凤栎说:“她是最近才嗜睡的吗?一直都这么能睡好不好?跟只小猪似的。”

    凤皖面无表情的说:“这话你敢让小妹听见吗?”

    凤栎:“……”

    还真他妈的不敢。

    最近这丫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告状一套,十分幼稚,但是十分管用,不管花语说什么,家里人都丝毫不怀疑,反正小妹绝对不会有错,错的绝对是凤二少。

    凤二少心里苦啊,哭唧唧的想这幸好小妹没有从小就在凤家长大,不然这非得养出个混世魔王不可。s11();

    花语醒来的时候,是躺在自己床上的,应该是自己某个哥哥或者爸爸把她抱回来的。

    花语从床上爬起来,慢慢悠悠的想去喝口水,正好这时候凤皖带着医生进来了,见花语,顺手就给端了一杯热水。

    花语捧着热水小口小口的喝着,抬眼了眼医生。

    这是一个起来得有七十岁的老医生了,穿着一身的灰布褂子,很有几分老年间走街串巷的郎中味道。

    花语知道这是凤家的家庭医生之一,最擅长的就是治内症。

    花语恹恹的将手伸了出去,老先生就给她开始把脉,期间神色几次变化,让本来不怎么担心的凤皖皱紧了眉头,疑心花语是有什么后遗症爆发了,忧虑道:“先生,我妹妹这是怎么了?”

    花语也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老先生。

    老先生咳嗽了一声,低声说:“这……再等我号一号……”

    他说着又仔仔细细的给花语把了一回脉,给花语自己也吓到了,紧张的着老先生。

    老先生松开手,站起身来,花语生怕他下一秒就砸出一句“绝症,救不了,想吃点啥就吃点啥,挑口自己喜欢的坟地和棺材吧。”

    但是老先生却是笑呵呵的扔出了另一个让花语直接体无完肤的消息:“无碍,无碍,小小姐这是有身孕了。”

    花语:“……”

    凤皖:“……”

    凤皖有些不可置信:“先生……您说……怀孕?”

    老先生摸了把自己的胡子,道:“却是,小小姐这就是喜脉,我怕自己出错了,还特意再诊了一次,确认无疑,绝对是喜脉,不过才一个月不到,小小姐最近要吃些清淡的东西,注意养胎。”

    凤皖了眼花语,花语也着她。

    凤皖:“……”

    余靳淮这个王八蛋!小妹这么小他都下得了手!

    幸亏花语不知道凤皖的想法,否则她不敢想象要是凤皖知道自己跟余靳淮第一次见面就睡了会不会想砍了余靳淮。

    聽聽聽&nbsp

    ;凤皖极力冷静:”小妹,你先躺一会儿,我去把这件事情告诉爸爸。“

    花语一把拉住凤皖的手:“姐,我怀孕了?真的怀孕了?!”

    凤皖:“……是。“

    谁知道花语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呜哇哇哇……我才十九岁……我不想生小宝宝……可不可以让余靳淮生啊……我不想生……”

    凤皖:“……”

    老先生也是哭笑不得,对凤皖道:“三小姐,你好生安慰小小姐,别让她大喜大悲的动了胎气,我去开几副安胎养气的方子。”

    凤皖颔首:“多谢先生。”

    老先生摇摇头,笑眯眯的走了。

    花语抱着自己姐姐,哭的不可开交。

    凤皖冷眼着她:“现在知道哭了?”

    花语一把鼻涕一把泪:“呜呜呜呜呜呜……我不想生宝宝……我怕疼……我不要生!”s11();

    凤皖着她这个样子,也是心疼,她何尝忍心让自己正值妙龄的小妹为人生儿育女,狠了狠心道:“你先别哭,我去找父亲商量,你要是实在不想要,我们就不要……谅余靳淮也不敢说什么……”

    花语愣了一下,没想到姐姐宠自己宠到了这个地步,抽了抽鼻子,打了个哭嗝:“其实……其实我也不是……我就是害怕……”

    她抓住凤皖的手,:“我电视,人家怀孕不都是吐的要死要活喜欢吃酸的吗?我两样都不沾啊,是不是老先生诊错了?”

    凤皖道:“那是一部分人,我倒是想起了母亲刚刚怀你的时候,也是畏寒的很,估计是遗传的。”

    花语抽着鼻子,坐在床上盯着自己的肚子。

    这么小的地方,竟然孕育了一个小小的生命。

    凤皖坐在了她旁边,“怎么想的?”

    花语愣了一会儿,才说:“我是开玩笑的,虽然我是很怕……但这是我和余靳淮的孩子呀,我才不会不要他呢。”

    凤皖弯了下唇角,又让自己冷下脸来:“我告诉你,女人生孩子就是再鬼门关走一圈,你这么娇气,到时候不得哭死。”

    花语果然就打了个寒颤,但还是道:“我……我想试试嘛。”

    凤皖叹了口气,“要是余靳淮知道这个消息,恐怕立刻就会冲到你面前来。”

    花语赶紧道:“不不不,先别告诉他,我想等结婚的时候亲口告诉他!”

    凤皖着她这胳膊肘都偏到了好望角的样子,有些无奈,“你还是想想跟你爹解释吧。”

    花语噘嘴:“他要有外孙了,难道不应该开心吗?”

    凤皖:“……”

    ……

    花语成了国宝。

    不仅被金尊玉贵的对待着,还要被观赏。

    凤俦比较含蓄,只是关怀花语的身体,凤栎就不一样了,他盯着妹妹的肚子:“不是,这么小的肚子,怎么生孩子啊?”

    花语没好气的翻白眼:“你没学过生理课啊?”

    凤栎啧啧道:“学是学过,但是还是觉得好神奇。”

    他说着就去摸花语的肚子:“叫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