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159章 【番外】寤寐思服(完)
    她说到这儿,顿了一下,着韩琦悦道:“而且我对你已经足够温柔了,是你的野心让你堕落,要是当初你直接隐姓埋名离开京城,未必有人会找你麻烦。”

    韩琦悦冷笑:“我凭什么要走?!凭什么?!”

    花语懒得跟她废话,慵懒道:“韩琦悦,你知道吗,你就像是一只苍蝇,有时候我懒得跟你计较,但是你非得要嗡嗡嗡的在我面前飞来飞去,惹人讨厌的很。”

    她站直身体,亭亭玉立居高临下的着韩琦悦,好像是在着什么不值一文的垃圾,“姐姐啊,你已经一无所有了,要是你还是放不下你那些可笑的野心,我保证你的下半生会比现在还要煎熬的多,永远都别想得到一个痛快。”

    她声音小,脸上还带着笑,旁的人压根想不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押着韩琦悦的两个保安都震惊的着花语,但是花语的表情丝毫未变,她甚至温柔的韩琦悦挽了挽耳发,声音轻轻的:“姐姐,你现在的样子吧,丢脸还没有丢够吗?趁我没有改变主意,走吧。”

    韩琦悦将自己的嘴唇都咬出了血,脸上挂着一抹不甘,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不能对花语怎么样了,也明白这是最后一次,要是她还敢像今天这样,花语绝对不会放过她。

    韩琦悦有些狼狈的想,要是自己再有些气节,这时候应该是要花语拼个你死我活的,那样子自己在死前起码能够得到这个贱人的一点高。

    但是她不甘心就这样死。

    韩琦悦爬起来,脸上的妆容已经完全花了,起来就跟个疯子没有什么区别,哪里还得出来以前韩家大小姐的高贵风度,她已经彻彻底底的沦为了淤泥丑陋的垃圾。

    但是她还是想活着。

    花语并不意外,韩琦悦这种人,比起生的折磨,她更加畏惧死亡。s11();

    她向来不是什么良善的人,韩琦悦死了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就这样阴暗的日复一日的活着,将她欠下的所有的债都还了,下了地狱也能干净些。

    花语转过身,轻笑了一声,“别再让我见你了,嗯?”

    韩琦悦没有说话,咬着牙冲进了人群之中,一直在观察的marjorie赶紧也跟着离开了,生怕花语会迁怒自己。

    院长因为这件事而胆战心惊,花语表示没事,那个人自己认识,和院长等人告别,上了车。

    梦洲醒了就不打算睡了,抓着花语的手指玩儿,余靳淮垂眸着她:“为什么要放过她?”

    花语顿了顿,轻轻捏了捏儿子胖嘟嘟的脸蛋,笑了:“她害怕去死,但是有时候,活着比死亡要难多了。”

    余靳淮没有说话。

    花语转头说:“我知道我这样做是有些心软了,但是我不想让梦洲见这些东西,就算我跟韩琦悦没有血缘关系,她毕竟是我挂名的姐姐,我爸养了她那么多年,就算嘴上不说,但是还是有情分的。”

    她叹口气:“依照韩琦悦一贯喜欢撒娇卖惨的性格,肯定早就去找过爸妈了,但是爸妈一点儿风声都没有透出来,显然是拒绝了韩琦悦,我不想再让爸爸为难。”

    余靳淮将她的头按进了自己的怀里,“你不开心。”

    花语一怔,随即笑了:“我在怎么就不开心了?”

    余靳淮低声说:“我得出来,你不开心,”

    花语将儿子放在自己

    腿上,自己躺在余靳淮怀里着么梦洲漂亮的脸蛋,突然叹了口气:“好吧,余靳淮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不开心。”

    她着车顶,喃喃地说:“今天见韩琦悦,我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上辈子落魄的人是她,摘下胜利果实的是韩琦悦,如今骤然颠倒,她忽然有种恐慌,她害怕被自己一把火烧死的莫渊寒会在深梦里来找她索命,怕梦洲知道他的母亲竟然这样的残忍,为了虚无缥缈的前世旧怨而残忍如斯。

    余靳淮修长的眉轻轻挑起,将她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有什么不真实的?花语,我就在这里,不管是真实还是虚幻,我都是在这里的。”

    花语抿了抿唇,笑了:“你心跳的好快,在想什么?”

    余靳淮低头在她脖子上亲了一下,“在想你。”

    花语哈了一声,推了推她:“你儿子还在呢。”

    余靳淮睥睨的了眼还是个小豆丁的余梦洲,“他在又怎么样?你是我的女人,不准他亲。”

    花语有点哭笑不得,“我怎么觉得自从梦洲出生你就变得越来越幼稚?”

    余靳淮蹭了蹭她的脖子,声音有点闷:“不是幼稚,是不爽。”

    花语:“啊?”s11();

    余靳淮说:“被迫养一个情敌在身边,郁闷。”

    花语:“……”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二爷。

    前面开车的余桑简直没眼了,这两人怎么越来越黏糊了啊!

    到云水榭的时候,王妈尤其的高兴,见梦洲就是一叠声的夸赞,这还是她第一次见梦洲了,稀罕的不得了,抱着就不肯撒手了,一个劲的说梦洲长得漂亮。

    花语去给小鱼干开了个罐头,谁知道小鱼干竟然对罐头不管不顾,就在王妈脚底下打转,喵喵喵的叫,似乎也想这个宝贝疙瘩。

    花语过去把它给抱起来,七八斤重的大肥猫和梦洲差不多大,两双圆溜溜的眼睛互相着,倒是怪有意思的。

    王妈笑着说:“小鱼干喜欢小少爷呢,”

    花语戳了戳小鱼干的猫脸,小鱼干傲娇的哼了一声,从她的怀里挣脱,落在了沙发上,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花语逗了会儿梦洲,余靳淮从厨房出来,喊花语:“你过来。”

    花语蹦蹦跳跳的跑过去,王妈问了声:“二爷今天要亲自下厨?”

    余靳淮嗯了一声,王妈便专心带孩子了。

    花语刚刚进厨房就被余靳淮按在了门板上,听见男人有些沉的声音:“今晚想吃什么?”

    花语报菜名可熟练了:“蟹粉丸子,佛跳墙,凉拌笋丝,还有麻辣鱼。”

    余靳淮抵着她的额头,笑了:“我给你做菜,你怎么报答我?”

    花语:“??”

    他还要报酬了??

    余靳淮在她耳边轻声说:“今晚上想喝奶。”

    花语:“……”

    她后知后觉的脸红了,伸手想去捶余靳淮,余靳淮却轻巧的转身,打开冰箱门了。

    花语靠在墙壁上,着男人的背影,慢慢的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