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128章 【番外】式微,式微,胡不归(5)
    他的眼睛向窗外更远的地方,仿佛整个人间都没有能够容纳他的地方了,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很轻:“她身体里也有不死鸟的复制品。”

    霍拆并不知道关于菲尼克斯的事情,所以不明白他在说什么,陆溏深也没有多说的意思,而是道:“外面天气这么好,我们去花园里走走,很久都没有见过外面的景色了。”

    医生既然说陆溏深是可以去外面走走的,霍拆也就没有拒绝,准备了一些东西,就推着陆溏深下了楼。

    顶层的vip病房十分安静,常年也没有几个人,但是医院的住院部就不一样了,在这里几乎可以见人生百态,哭着的笑着的,难过的伤心的欢呼雀跃的,因亲人与世长辞而恸哭的,因爱人得救而感恩戴德的。

    偏偏这个地方又充斥着最直白的人性和最冰冷的死亡威胁。

    霍拆一直不喜欢医院,这个地方的情绪太多了,很容易让她茫然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但是此时此刻,她推着陆溏深,听到耳边人声的喧闹,心里是十分安宁的。

    陆溏深了一眼不远处跪在地上拉扯医生袖子,似乎在恳求什么的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了许久,才说:“人太脆弱了。”

    霍拆静了一会儿,说:“但是人只要坚强起来,这世界上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击垮的。”

    陆溏深于是笑了:“这是我教你的。”

    “嗯。”霍拆应的很随意,仿佛只是什么小事,推着陆溏深继续往前走,到了花园的入口,见几个穿着病号服的小孩子在玩儿球。s11();

    他们的脸色很苍白,但是还能跑能跳,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一路都是欢声笑语。

    霍拆着,忽然就想起了很久远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她才十三岁,是个小姑娘,但是那躁动的青春期里,她已经明白了自己对于陆溏深是什么感情。

    或许是教养抑或是天性使然,霍拆从来都是十分自信的,她发现了自己喜欢陆溏深这件事情,从来就没有遮掩过,直接告诉了陆溏深。

    那时候陆溏深坐在房里处理公务,一身蓝灰色的衬衫让年轻的他多了几分沉稳,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眉头紧紧的皱着。

    成年不久的陆溏深远没有之后的难辨莫测,霍拆可以轻易的出很多他的心事。

    她轻手轻脚的进了房门,陆溏深还是发现了她,似乎是有些无奈的说:“了吗,忙完这一点,就去陪你。”

    霍拆就坐到了他的桌上,低着纤长浓密的眼睫,好像漫不经心似的问:“深哥,以后你会给我找个嫂子吗?”

    陆溏深怔了一下,只当是小姑娘没有安全感,于是就摸了摸她的头:“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打算,怎么了?你希望有个嫂子吗?”

    霍拆摇了摇头,慢吞吞的说:“我不想有嫂子,我想深哥一辈子都是我一个人的。”

    也不知道是那一句话触动了陆溏深,他笑了,将已经是个小姑娘的

    霍拆抱进了怀里,“好,一辈子都是我们小堇的。小堇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们去外面吃好不好?”

    霍拆从小就是个很有自己想法的孩子,想了想,就说:“烛光晚餐。”

    陆溏深说:“烛光晚餐……是个自己的爱人一起吃的。”

    霍拆当然知道,但是她蛮不讲理:“我知道啊,难道我不是你最爱的人吗?”

    陆溏深无可辩驳,这个小姑娘的确是他心头的肉,心尖的血,骨中的髓,是一生之中最最温软的东西了。

    他对陆堇向来是有求必应的,于是就当这就带着她去吃了烛光晚餐,得到了整个餐厅情侣的注目礼。

    那时候的陆堇,有人宠着,于是就无法无天,可是那个人不怕她被宠坏,就想单纯的给她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想起那些年少轻狂的往事,霍拆忍不住弯了弯唇角,陆溏深明明没有回头,却问:“在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点小时候的事情。”霍拆说。

    她推着陆溏深继续走,春日里的阳光十分温暖,花园里的花开了不少,最惹人注意的当然是桃李争妍,杏花满天,梨花洁白。不少人都在烂漫的桃花树下拍照。

    陆溏深忽然说:“你也去拍一张吧,我好像还没有给你拍过照。”s11();

    霍拆有着天生的镜头感,倒是不抗拒,只是笑了一声:“你有相机吗?”

    于是霍拆就着陆溏深自己推着轮椅上前去跟拍照的那几人说了些什么,那些人了霍拆一眼,露出善意的笑容,借给了陆溏深什么东西,陆溏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拍立得。

    他抬了抬下巴:“杏花衬你,杏花树下面拍一张吧。”

    霍拆嗯了一声,她是拍杂志出身,很容易就能最适合自己的角度,陆溏深带着笑意的给她拍了几张照片,等霍拆回来,却不给她照片,而是将拍立得给了她:“拿去还给人家,记得道谢。”

    霍拆手指一顿。

    她小的时候受到别人的帮助,经常没有一句谢谢,不是没有礼貌,而是很容易就忘了,陆溏深就会习惯性的提醒她:“记得道谢。”

    一瞬间,时光回溯,经年冷漠。

    霍拆一言不发的拿着拍立得走了,半路会让回头,见陆溏深似乎是在照片,于是举起拍立得,也拍了一张。

    相片之中,男人的垂着头,半张侧脸清秀白皙,不带任何阴谋的气息。

    霍拆将照片收起来,给了拍立得主人一百块钱,本来对方推辞不要,笑着说:“那个年轻人说想给自己的女朋友拍几张照片,也不是什么大事,真的不用。”

    霍拆顿了顿,说:“您拿着吧,这是您该得的。”

    等重新回到陆溏深身边,他突然问:“你喜欢你现在的生活吗?”

    霍拆说:“喜欢。”

    陆溏深轻轻叹了口气,“要是你没有离开我,应该会走上我为你安排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