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751章 不用委屈自己
    花语双手合成塔放在了桌面上,原木色的桌子表面是被岁月打磨出来的油光水滑,衬的她的手指纤细曼妙,声音也仿佛这初夏的风一般缱绻:“得鑫,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一些在乎的事情的。”

    得鑫嘲讽的说:“我在乎今天晚上能不能吃到好吃的零食——但是吃不到也没有关系。”

    花语笑了:“这也是一种在乎吧,但是我说的是另外一种更加深沉的东西。”

    “你油盐不进,但是你还有个母亲。虽然说她是精神有问题,没有办法判刑,但是她精神有没有问题,只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情,你懂了吗?”

    这是周得鑫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比之力量和计谋更加强大的东西——权力。

    他的腮帮子咬得死紧,整个人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但是花语恍如未见,淡淡道:“你的母亲是个瞎子,这辈子做的最好的恐怕就是针线活了,可是监狱里的囚犯可不会因为她女红好就对她善良仁慈。”花语知道,自己不必说太多,这个孩子就能联想出很多事情来,因为归根结底,他的心灵深处已经驻满黑暗了。

    得鑫捏紧了拳头,吐出两个字:“卑鄙!”

    花语笑了一声:“你没有上过学,可能没听到圣人的名言,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既是女子又是小人,所以最好不要惹我。”

    房间里面一片沉默,大概三四分钟的时间,得鑫厌恶道:“你想问什么?”

    “你说伍煦想杀我,他是怎么联系到你的?”

    得鑫眯了一下眼睛:“我认识他。”s11();

    花语一怔,这个她倒是没有想到过。

    得鑫道:“我小的时候见过他。”

    大概是在他四五岁的时候,他跟着母亲去服务站捡垃圾,为了一个塑料瓶盯了伍煦很久,最后伍煦将还剩了半瓶的果汁给了他,笑着说:“小朋友,你的眼神有点意思。”

    得鑫并不知道那时候伍煦在他的眼睛里见了和自己一样疯狂的东西。

    但是得到了那半瓶果汁他还是非常高兴,和母亲一起分享了这难得的美味。

    之后再见就是半个多月前了,那群放了暑假的大学生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上山探险,那里面有个女孩子是伍煦高中的学妹,约了伍煦一起出来,伍煦对人女孩子没什么兴趣,但是目的地雀蓝山感兴趣——因为这是一个重要的训练地,提前勘测地形对他来说没有坏处,于是他就特意请了假来到了雀蓝山。

    是以,那支队伍一共是七个人,而不是见报的六个人,之后,伍煦亲眼目睹了得鑫杀人,他觉得非常有意思,也想到了置花语于死地而完全查不到自己头上的方法——从得鑫手上买下花语的命。

    这个计划几乎是天衣无缝的,即便后来变故陡生,但是花语还是差点命丧得鑫之手,伍煦的心思不可谓不缜密,不毒辣。

    花语其实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但是她本以为能够从得鑫这里知道一点伍煦对自己怀着恨意的原因,但是却一无所获。

    如此,便没有再谈下去的意义了,花语站起身往外走,得

    鑫忽然道:“姐姐,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我们明明是一样的人!”

    花语脚步顿住,但是却没有回头,而是道:“你从哪里出来的我跟你是一类人?”

    得鑫说:“感觉。”

    花语笑了一声:“你是个男孩子,别学女孩子第六感那一套。”

    “我绝不会变成你这样的人。”

    “嘭——”的一声,会见室的门被打开又关上,得鑫盯着那扇门,喃喃道:“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是一样的!”

    ……

    花语出来后,见余靳淮在着远处的白墙黛瓦,那里全部是关押嫌犯的地方,但是外面,确实一副绿水人家绕的好景致。

    “谈完了?”见花语出来,余靳淮顺手将指间的香烟扔进了沙盘里,不让花语吸二手烟,“怎么脸色不好?”

    “有吗?”花语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她本来以为自己并不在意,但是得鑫的那句话的确像是尖刀一样的剐进了她心脏,,搅得一片血肉模糊。s11();

    天地清朗,白云烟霞,花语吐出一口气,勾着余靳淮的小拇指晃了晃,淡淡的想,只要这个人在,我是不会让自己变成那个样子的。

    ……

    “打算怎么处理?”余靳淮没头没尾的问道。

    花语知道他问的是伍煦的事情,想了想:“得鑫口说无凭,法院不会承认的,我又没有别的证据……他太缜密了。”

    余靳淮道:“如果这件事没有下手的地方,就从别的事下手,不管如何的机关算尽,总会有蛛丝马迹。”

    花语本来以为他要说查什么查直接一枪毙了就行,乍然听到他这么遵纪守法还愣了一下,笑着说:“你不是霸道总裁吗?霸道总裁这个时候应该说我帮你弄死他的。”

    余靳淮有些一言难尽的着她:“跟你说了让你少点没营养的。”

    花语撇嘴:“我那是青春言情,你这种老年人是体会不到那种魅力的,等等我时间——已经三点了,我打算六点回765,好好珍惜和我在一起的这三个小时啊宝贝儿。”

    余靳淮道:“饿了么?”

    花语点头。

    于是十五分钟后,花语和余靳淮出现在了京城非常著名的小吃一条街。

    花语站在街头,着前方拥拥攘攘的人群,都愣住了。

    余靳淮要是想带着她吃东西怎么都应该是去什么旋转餐厅花园餐厅听着钢琴小提琴切牛排喝红酒吧,怎么会带着她来这么接地气的路边摊?

    花语神情复杂的着余靳淮,委婉的道:“宝贝儿,最近余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余靳淮不能理解小怂包的脑回路:“什么?”

    花语说:“其实我还是有点存款的,vv一直有入账呢,你不用这么委屈自己……”

    余靳淮彻底不能理解自家这小祖宗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