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393章 我要是你妈,就抽死你
    他身子往后,在空中完美的空翻,再蹬在了墙壁上直直向花语攻去。

    花语笑着说:“下三滥又怎样?有用不就行了?”她笑盈盈的避开9号凌空的一脚,侧身扭腰抓住他小腿,9号察觉到不对,立刻就想把脚抽回来,但是花语动作更快,她狠狠的借着9号冲过来的力道将他整个人都掼在了墙上!

    墙是实心的水泥墙,整个人跟摊面饼似的糊上去的滋味可想而知,9号闷哼了一声,落在地上时痛苦的蜷缩成了一团——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移位了一般,仿佛一张嘴就能把心肝脾肺肾都给呕出来,撞击带来的强烈眩晕感让他东西都是模糊的。

    但是他还是撑着站了起来,目光凶狠的着花语。

    刚开始呈现在视膜上的人影是模糊的,但是没几秒钟就清晰了起来,9号清楚了花语脸上毫不掩饰的嘲讽笑意:“就你这样?保护我?”

    9号捏紧了拳头。

    怎么能输给这个女人!怎么能输给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9号咬牙切齿了片刻,忽然笑了:“花语。”

    花语冰冷的着他。

    9号笑着说:“你肯定不知道老大为什么会喜欢你吧……”

    他捂着胸口,一字一句的道:“没有人告诉你……你和潘秋色很像吗?”s11();

    花语心口一跳,但是没有任何反应:“潘秋色是谁?”

    9号充满恶意的道:“当然是二爷的白月光朱砂痣……你永远都比不上的人!”

    花语垂着眼睫想了想,“她跟我很像?”

    9号像是胜利者一般露出了笑容:“对,花语,你只是她的替代品而已!”

    花语用傻逼的眼神他:“这么说你很讨厌潘秋色啊,不然也不会这么讨厌我了是吧?”

    9号一愣,随即骂道:“怎么可能!秋色姐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你根本就不配和她相提并论!”

    花语怜悯的着他:“傻孩子,都成智障了,刚才还说我和她很像呢。”

    9号没想到她根本就不受影响,怒道:“你根本就没有将老大放在心上!”

    花语轻轻笑道:“让我,这个恼羞成怒的样子……莫不是你暗恋潘秋色?嗯?”

    “闭嘴!”9号暴怒的冲过来,花语靠着栏杆往后仰,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栏杆上,花语双腿踩上9号的肩膀,就那么半吊在空中,抬手抓住了楼上的栏杆,与此同时双脚狠狠一拧,带着9号的半个身体都扑出了栏杆之外!

    但是9号不是省油的灯,扣住了扶手重重的把自己往后摔,为了避免被他拽下去,花语只好松了腿,整个人在楼梯扶手转弯处坐好,笑眯眯的道:“爱而不得?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潘秋色同时又觉得你们老大是最好的男人?于是你就在心里当上了怡红院里的老鸨想要撮合他们?但是潘秋色红颜薄命死得早,你的愿望落空了,于是就恨上了得到余靳淮真爱的我?”

    “啧啧,小同志你的内心有点扭曲啊。”

    “你闭嘴!”9号杀气腾腾的大喝一声,冲上楼梯又打算肉搏,花语了眼时间,已经十来分钟了,她不能再跟这小王八蛋耗下去。

    她从栏杆上翻下来落在地上,9号立刻一脚踹过来,花语堪堪躲过,正要回头礼尚往来,余光却瞥见一点银光袭来——暗器!

    花语瞳孔急速一缩。

    余桑说过,9号最厉害的不是肉搏,而是暗器!

    花语在心里骂了声不文明的脏话,赶紧后退两步下腰转身,9号已经趁着这个机会一拳挥了过来,身后就是墙壁,花语退无可避,只能硬生生的受了这一拳,小腹顿时爆开一阵剧烈的疼痛!

    花语咬了咬下唇,低声骂道:“小王八蛋……你惹到我了!”

    她都说了怕疼!这小王八蛋竟然还敢打她!

    9号没想到这次这么容易就得手了,还有一点怔愣,花语的拳风倏忽而至,9号本能的躲开,那白嫩的拳头从他鼻尖擦过,但是他毫不怀疑要是被打中,自己的肋骨铁定得断个一两根!

    花语本来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一大把年纪还玩儿中二叛逆期的死小孩,但是自己被揍了这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她眼尾带了一点殷红,眼白里有了一点红血丝,几乎是没有留任何力道的一脚踹出去,直接把9号踹到了下一层楼的水泥墙壁上!

    被摊了两次大饼的9号已经可以说是七窍流血了,白皙的脸上全是鲜血,再不清容颜。

    s11();花语一步步的走到他面前,面色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一脚踩住他的背脊,9号甚至感觉到断了的肋骨扎进了血肉里!

    偏偏花语还不满意,在他断了肋骨的地方又是狠狠的一踩,骨裂的声音清脆的响起,9号痛呼出声。

    花语就那么站在他面前打了妖妖灵,声音就跟个担惊受怕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谁也猜不到她脸上冰封一般的表情:“警察叔叔……商业街百货大楼一楼楼梯间有人杀人……不知道……好多血,你们快过来吧……”

    挂了电话,花语睥睨的着9号,“等着警察来给你收尸。”

    说完就到楼上拿了自己的小外套和手提包,经过9号面前时,听见他沙哑的声音:“为什么……不杀了我……要是你不杀我,我一定……一定……”

    花语蹲在他面前,手提包上毛茸茸的仓鼠挂坠就垂在9号的眼前,她淡淡道:“一定会杀了我?那好,我等着。”

    她像是想要离开了,但是又继续道:“我有点话想跟你说。”

    9号露出满是鲜血的牙齿,“不想听。”

    花语道:“成王败寇,输了的人没资格说不想,你必须得听。”

    9号闭上眼睛。

    花语说:“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勉强的事情就是感情,你觉得一个姑娘丰满盈润千娇百媚,但是别人或许嫌弃她腰肥胯圆并不喜欢。好比说我是你妈……”

    “你他妈……”

    花语说:“如果我是你妈,现在就抽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