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479章 那不是你的家
    阿恕打断道:“姐姐,那不是你的家。”

    花语出来这孩子对云水榭很抵触,便绕开话题:“快点吃吧,撒点辣椒。”

    于是花语和阿恕平静愉快的在快餐店里吃了一顿烤鸡翅和薯条,然后和平的分道扬镳。

    花语回去云水榭的一路上都在想阿恕的话。

    那个人要动手了。

    动什么手?那个人是谁?

    因为今天晚上要去凤家,花语特意换了身黑白色的熊猫装,萌萌哒的十分甜美可爱,表示自己已经身强力壮已经有力气可以卖萌了。

    余靳淮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领口和袖口都用金丝绣着精致的线条,他皮肤很白,穿着黑色的衣服对比尤其明显,整个人起来修长高挑,身材是随时可以拉上国际t台走秀的黄金比例,一张没有表情的脸更是秒杀娱乐圈的一大圈以颜值出名的小鲜肉。

    花语的心花怒放。

    这谁家的大宝贝儿呢,这么好。

    满意的拉着大魔王的手,花语兴高采烈的坐上了车。s11();

    到达凤家,已经是夜里七点,门口的守卫一见花语,立刻低头行礼,一举一动都透露出大家氏族的礼仪风范:“花小姐。”

    他们虽然不清楚这位花小姐和凤家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们可以的出来凤皖和凤桉年对她的态度,比待姚杉还要重视的多,所以是绝对不能得罪的人。

    更别提她身边还跟着整个京城都忌惮的余家二爷。

    凤皖收到余靳淮也来了的消息,虽然是在意料之中,但是还是有点不爽。

    自家的小白菜好不容易找回来,却已经被大猪蹄子吃干抹净了,想想都糟心。

    是以,凤三小姐一身苏杭软绣缠枝莲黑色旗袍出现在花语眼前时,神色高冷脸色冰冷眼睛里几乎要沁出冰渣子,恨不得用视线在余靳淮身上戳两个窟窿。

    余靳淮泰然自若,丝毫不为所动,淡淡道:“三小姐,好久不见。”

    凤皖冷淡的道:“不久吧,之前还见过——在你家刑堂。”

    提起刑堂,凤皖不可避免的想起宝贝小妹被磋磨出的那一身的伤,这无异于火上浇油,她着余靳淮的脸色更冷了:“父亲在中堂等你,跟我来吧。”

    花语是自军事基地后第一次见凤桉年。

    当时初见凤桉年,花语只觉得这个男人气宇轩昂,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男子,但是其实也没有什么所谓的血缘羁绊,突然知道这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花语也没什么感觉。

    父亲,就是一个把这个本来熟悉的称呼放在了一个陌生的人身上罢了。

    花语着那个一身军装背对着自己,负手而立的伟岸身影,眼睛眨了一下。

    旁边的凤皖给她使了个眼色,但是花语无动于衷,她的心里仿佛天生跟这个男人有一层隔膜,没什么亲近感。

    凤皖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父亲,小语和余二爷来了。”

    凤桉年这才转身,一张儒雅的脸上去却满是正气浩然,那种在军队里磨砺出来的煞气和正气揉杂在一起,有种让人又畏

    又敬的感觉。

    “余靳淮。”凤桉年用审视的目光着余靳淮,仿佛在一个猎人在打量待宰的羔羊,目光十足的危险,“今天要不是小语,我是不会让你进凤家门的。”

    余靳淮知道上次给这位上将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不好了,没了在外人前的冷淡疏离,低声道:“抱歉,是我照顾不周,但是……”

    “没什么可但是的!”凤桉年冷声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爬我家墙偷偷见我家丫头?!”

    余桑立刻替自家二爷脸一红。

    这爬墙的事,简直是二爷一辈子的黑历史啊……

    但是余靳淮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好像跟古代那些无耻生翻墙勾引大家小姐一亲芳泽的这种行为和行军打仗吃饭睡觉一样的正常,面色不改:“我当然知道瞒不过您。”

    凤桉年重重的哼了一声。

    要不是花语这小丫头不亲近他,他也不想在小丫头这里留下负面印象,他绝对会立刻把这个没脸没皮的臭小子赶出去。

    花语有点不高兴:“三姐,我受伤的时候他都不来我,现在又来训我男朋友……”

    她说的小声,但是知道凤桉年肯定能听到,这位面对敌人枪林弹雨仍然闲庭信步的帝国上将顿时浑身僵硬了。s11();

    凤皖咳嗽一声,跟花语咬耳朵:“你也别怪爸爸,他没来见你,但是一直在外面守着你呢,每天你吃了多少饭他都是知道……”

    “阿皖!”凤桉年不好意思的喝止。

    这种事在出来太没面子了。

    花语却一点儿都不领情,挑眉:“哦,不敢来见我?肯定是我小时候对我干过什么不能原谅的事吧……”

    凤桉年想起往事,想起那次动乱,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难。

    有愧疚,有悲伤,还有一点苦涩。

    凤皖叹气:“小语——”

    “好了好了。”花语摆摆手,“你既然前十几年没尽到父亲的责任,现在也别管我男朋友,他是我喜欢的人,这辈子就认定这一个了。”

    凤桉年和凤皖都是一愣,父女两对视一眼,而后向余靳淮眼神就跟勉勉强强接受猪八戒当女婿的高老庄翠花的爹妈似的。

    凤皖抿唇道:“好了,我们还是先吃晚饭吧,晚饭都做好了。”

    她一边带花语去花厅,一边道:“也不知道你现在喜欢吃什么,就什么都做了一点,你小时候嘴巴跟感觉不到味道似的,什么都能吃……”

    花语说:“我喜欢吃麻辣小龙虾水煮肉片麻辣鱼红烧狮子头香煎鳕鱼红汤肉……”

    余靳淮:“你最近只能吃清淡的。”

    花语噘嘴:“我在娘家你还这么管我!”

    “在娘家也必须得管。”

    花语哼哼唧唧的不乐意,的凤桉年有点心疼,但是花语身上有伤,的确不适合吃这些辣椒多的菜,也不好说什么。

    虽然花语一直抱怨,但是吃饭的时候,余靳淮给她夹进碗里的全是清蒸虾仁芙蓉蛋玉米排骨之类的清淡菜系也没有反对,乖乖的全部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