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312章 时间是个庸医,却包治百病
    霍拆沉默了一会儿,开口:“他是我男朋友。”

    “哇哦!”那个女孩子低呼一声,“好羡慕你啊霍姐,要是我也有裴少这样的男人追,我死也瞑目了!”

    霍拆淡淡道:“生死是大事,不要用来开玩笑。”

    那女孩讪讪的“哦”了一声,不太高兴的离开了。

    化妆师苦口婆心的道:“你说话就是太直了,很容易得罪人,阎王好躲,小鬼难缠啊!”

    霍拆道:“她现在连十八线都不到,等她有本事爬到我上面去,我再考虑谨言慎行。”

    “你呀你……”化妆师无奈的摇头笑了。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化妆师了一眼,疑惑道:“宁乐双?她来干什么?”

    霍拆睁开眼睛,也了过去,只见来的人不只有宁乐双,还有陆溏深。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衬衫,领子上别了一枚金色的领针,脸色有一点苍白,但是整个人的气势却是丝毫不改,即便是刻意收敛过了,也让人不敢逼视。

    宁乐双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笑靥如花的跟剧组的人打招呼,说明来意:“我来唐浓,今天天气这么热,不知道她的伤口有没有发炎。”s11();

    唐浓也在化妆,闻言笑了一下,“谢谢宁影后了,我没事了。”

    宁乐双笑道:“论资历你是我的前辈,何必这么客气呢。”

    她身后的经纪人立刻招呼大家:“双双给大家带了酸奶和水果,自取不要客气哦。”

    大家顿时就是一片的“谢谢宁姐”“宁姐太客气”。

    宁乐双跟唐浓说了两句话,唐浓始终冷冷淡淡的,规矩礼貌,仿佛完全不在意之前她将自己刺伤的事情,宁乐双心里冷笑。

    外人见了不知道又要怎么说唐浓大度呢,可是事实上分明就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宁乐双眸光一转,就落在了霍拆的身上,对陆溏深道:“阿深,不跟阿拆打个招呼啊?”

    陆溏深都没有霍拆,淡淡道:“不相干的人而已,不必。”

    宁乐双得意的笑了一下,又道:“那阿深你等我一会儿,我找吕老有点事。”

    “嗯。”陆溏深轻轻点头,随便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

    霍拆忽然站起身:“米姐,我去下卫生间。”

    化妆师点点头,“去吧。”

    霍拆冷着脸穿过走廊,到了卫生间后就关了门。

    她撑着洗手池的边沿,着镜子里的自己,妆容是月霓裳刚刚进宫时的清秀素丽,带着一点婉约气质,但是只要她不刻意去柔化面部的线条,她的模样起来仍然冷冰冰的,不近人情的厉害。

    霍拆伸手抚摸上自己的眼角,那里有一条细小到如今都不见的疤痕。

    是在刚知道宁乐双成为陆溏深未婚妻的时候,她提着鞭子找到宁乐双,一鞭子抽烂宁乐双裙角后,陆溏深砸过来的烟灰缸留下的。

    当时鲜血横流,经过时光的洗礼它也慢慢的褪色了。

    时间是个庸医,却包治百病。

    时间包治百病

    ,却是个庸医。

    它让伤口愈合的方式只是让它一次又一次的流血,皮开肉绽,直到再也流不出血液来,就假装伤口愈合了。

    霍拆想要接一捧冷水来让自己清醒,可是脸上还有人家辛辛苦苦画上的妆。

    她着镜子的的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在这时,门被人推开了,霍拆没有在意,直到镜子里映出了来人的身影。

    银灰色的衬衫,金色的领针在熠熠发光。

    霍拆一愣,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里是女厕所。”

    陆溏深淡淡道:“我当然知道。”

    于是霍拆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静静地着陆溏深伸手反锁了门。

    “你和裴信仪在一起了?”陆溏深开口。

    霍拆觉得自己没必要对他的问题有问必答,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心中的残念在作祟,她总是想从这个男人的脸上到真实难过的表情,于是她说:“对,我和他在一起了。”

    “他对你好吗?”s11();

    霍拆道:“陆少没有到吗?每天一束鲜花,嘘寒问暖,呵护备至,挺好的。”她顿了顿,饱含恶意的道:“至少对我是真心的,不会不要我。”

    陆溏深像是根本就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忽然欺近几步,一手掐住了她的腰,一手抚摸上她还没来得及上妆的嘴唇。

    掐着她腰的手用力极大,似乎想要把骨头折了才甘心,偏生摩挲她嘴唇的动作又极为温柔,像是在呵护什么珍贵的瓷器。

    霍拆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干脆就没有反抗,只是一双黑沉沉的眸子冷冰冰的着他,“陆少这是什么意思?”

    陆溏深仍然面无表情,道:“霍拆,你是我养大的。”

    霍拆忽然闭了嘴。

    陆溏深又道:“我刚见到你的时候你才一点点大,跑两步就要摔在地上哭,要我抱才肯起来。”

    “明明小时候那么乖,怎么长大了就学会顶嘴了呢。”

    霍拆嘲讽道:“我欠陆少一条命,你现在要收回了?”

    她伸手从自己的衣兜里摸出了一把小的弹簧刀,刀刃在须臾之间弹出,霍拆把刀塞进陆溏深的手里:“我还你。”

    陆溏深紧紧的盯着那把雪亮的刀,忽然冷笑道:“我要你的命做什么。”

    霍拆一愣,耳边响起刀刃坠地的声音,下一刻,她的唇就被人狠狠的咬住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吻,更像是野兽在啃噬食物的血肉,带着凶猛的、霸道的、不可抗拒的力道。

    霍拆睁大眼睛,只感觉自己的嘴唇都要给人咬下来了,但是那个人还在不断的把她压向他,两个人之间连一点缝隙都没有了。

    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被孤狼盯上的羚羊是怎样的绝望。

    不管你跑的再快,再远,它总是能够追的上你,戏耍你,然后吃掉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霍拆听见陆溏深在她耳边低声问:“裴信仪有像这样吻过你吗?”

    霍拆半闭着眼睛,轻嘲:“没有。”

    “他可比你温柔多了,陆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