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语余靳淮 > 章节目录 第120章 养肥了再吃
    她来这里,就是单纯的来找余靳淮帮忙的……

    咳咳,好吧,虽然每次有什么事她就想走捷径找余靳淮帮个忙十分可耻,但是怎么说呢。

    就好像你面前就有一架飞机,你不直接坐着上天难道还要去山路十八弯的修仙?

    熟门熟路的到了总裁办公室,还没有没有余靳淮,倒是先见了在余靳淮办公室门口的两个女人。

    一个妖娆妩媚的像是朵放荡的罂粟花。

    一个端庄秀丽的像是株藏着剧毒的夹竹桃。

    花语着那两个在办公室门口狭路相逢的两个人,默默的缩回了墙壁后面,然后露出半个头围观这一场没有任何硝烟味却十分激动人心的撕逼大战。

    潘青宛笑意盈盈的:“慕容小姐也来找boss?”

    慕容薰温柔款款:“有一份文件要总裁签字。按理说潘小姐的工位是在三十三楼,怎么会来这里?”

    潘青宛是新人,虽然是空降了一个部门主管的身份,但是为了避免非议,余桑并没有把她直接安排进董事会,是以平时也不会有什么事需要上来直接找总裁。

    “就是想我们老大了啊。”潘青宛一点都不委婉,“想见他,当然就上来了。”s11();

    慕容薰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声不知羞耻。

    但是脸上仍然带笑:“这样恐怕影响不太好吧?”

    “有什么影响不好?”潘青宛咄咄逼人。“慕容小姐可以滥用职权逼走boss的爱慕者,我就不能来总裁?”

    “潘的哪里话。”慕容薰一点儿都不慌张,“我什么时候滥用职权了?”

    潘青宛冷哼了一声,“你要真有本事,就把boss身边的那一个弄走。”

    慕容薰立刻知道了她说的是谁,淡淡道:“二爷宠她,是好事。”

    潘青宛扯了扯唇角:“你也就只会背后放冷箭了!”

    说完,已经没有了跟慕容薰闲聊的兴致,敲响了办公室的大门。

    门马上就打开了,露出的却是余桑一张颓唐疲惫的脸,一见门外的两个人,更是一个头两个大,“潘小姐……薰小姐,现在二爷的心情很不好,两位还是先回去吧。”

    一听余桑说余靳淮心情不好,两个女人的脸上神色都有点异样。

    余桑大概明白这两位都是见过心情不好的余靳淮是什么样的,低声道:“两位先走吧。”

    慕容薰道:“……好。”

    潘青宛却是有点不死心的道:“我可以去劝一下老大……”

    余桑立刻就是一脸惊悚。

    劝二爷?

    这个时候进去的,不被一枪崩了他余桑挥刀自宫!

    潘青宛说出来也有点后悔,连忙又道:“那我还是先走吧,正好也是有点事。”

    余桑见两人都是知情知趣知命的人。松了口气,正打算把门关上,忽然见一团粉白色旋风一样的冲了过来,在余桑尚未清楚那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就已经凭借着身高优势,从他胳膊下的缝隙钻进去了。

    潘青宛瞪大眼睛:“什么东西!”

    慕容薰:“……是个人??”

    余桑:“……”大概知道是

    谁了……

    完全不知道此时此刻这间办公室的危险往里冲的,除了少夫人简直是不做第二人选。

    余桑表面十分淡定的道:“两位还是先回去吧。”

    “不是,余管家,你先告诉我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潘青宛道。

    余桑已经关上了门,头疼的纠结。

    现在二爷在休息室里。

    少夫人肯定也去了。

    现在二爷那种状态,意识不清的……该不会把少夫人给拍死了吧……到底要不要进去呢……进去的话可能自己也要玩完儿……反正少夫人现在可能也玩完儿……还是不要再增加伤亡了吧……

    ……

    花语一阵风似的跑进了余靳淮的办公室,纯粹就是因为不想让那个女人知道是她来了。

    刚才这两人和余桑说了什么花语完全没有听清楚,但是这两人可都是余靳淮的狂热粉丝,要是就这么一直守在门口,那她岂不是要等很久?s11();

    思索之下,干脆就趁余桑打开门的这个机会进来好了。

    但是一进办公室花语就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因为里面黑沉沉的,只有一盏微弱的台灯亮着,就连落地窗的窗帘也被全部拉上了。

    花语了,并没有发现人,想着余靳淮可能是在里间休息,就推开了里间的门,谁知道刚刚踏进去一步,她就被人一下子按到了门板上。

    身后的门也被嘭的一声关上。

    花语感觉到了余靳淮身上那种撩人的又熟悉的烟草香,还带着另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

    她一愣,刚想说话,忽然感觉已经有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喉管。

    那只手,带着一阵刺骨的凉意,没有一点活人的温度,可是带着的力道极大,仿佛只要轻轻一用力,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捏断花语的脖子。

    花语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连忙道:“余靳淮!”

    那只手顿了一下,但是并没有移开。

    而后,花语感觉到了黑暗中,那个人狼一样清冷的,带着凶性的眼睛。

    仿佛黑魆魆的群山中,埋伏多时的凶兽,伺机而动,只等待将猎物的血肉都啃噬干净。

    花语后背一凉,意识到了余靳淮的不对劲。

    这个人从来不会这样对她的。

    手颤抖着抬起来覆在了那个人掐着自己命脉的手上,花语声音有点不稳:“……余靳淮……我是……”

    话还没有说完,余靳淮忽然就低头,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花语立刻痛的飙泪,又哭又叫:“卧槽!疼死了!!你松口!!!”

    然而牙齿已经深入血肉,鲜血的淡淡腥味弥漫在了空气中。

    “……疼疼疼疼!!”花语努力的去推余靳淮,哭的一抽一抽的:“你松开我……呜呜呜呜呜呜呜……你属狗的啊!!”

    余靳淮并没有继续用力。

    在听到花语的哭声后,他混沌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一只肥嫩嫩的小兔子。

    ……太小只了,应该养肥了再吃。

    余靳淮皱眉淡淡思索,松开了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