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素年相遇的我们 > 章节目录 第一卷:素年相识第455章 要么赢要么死
    .

    艾玛回s市的第二天,萧睿就让他的秘书送来了房产赠予文件,将艾玛的旧家赠送与她,赠予房产过户需要公证,艾玛对国内的程序不太懂,就打了个电话给宋佳人,请她帮忙处理。

    宋佳人对这些程序门清,该办理哪些证明,签署哪些赠予文件,她都了如指掌,艾玛上午给她打了电话,她下午就携带着材料带着艾玛去了公证处。

    赠予房产的程序比普通房产买卖过户手续复杂,不仅需要受赠人办理证书,还需要赠与人出面,这种事秘书也无法代劳,只得萧睿亲自到场。

    萧睿姗姗来迟,满面红光,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即将要当爸爸的喜悦。但宋佳人看他的眼神跟看隔壁村的二傻子没什么区别,感觉他被安听暖蒙在鼓里,比被绿了还惨。

    这么一想,宋佳人对他就没那么深的敌意了,毕竟社会提倡关爱智障嘛,她得响应社会的号召。

    “萧总,材料我都准备好了,你签个字就行。”宋佳人身为艾玛的暂代律师,萧睿一来,她就把一大堆材料递了过去。

    萧睿下意识的看向艾玛,可艾玛戴着墨镜,微微垂着视线,并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

    萧睿的目光略微黯淡,宋佳人给的材料他也没有细看,签了字就交给了秘书,让他去办理赠与公证书。

    宋佳人也拿着另外一份材料去办理接受赠与公证书了,等双方的公证书材料通过之后,双方还需共同办理赠与合同公证书,并不是今天就能办完的。不过只要材料通过,剩下的就不需要受赠人与赠与人出面,宋佳人就能搞定最后的过户了。

    秘书和宋佳人一走,休息室内就只剩下萧睿和艾玛二人,萧睿好几次想和艾玛说话,但想到那晚的事,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而艾玛则是一点想和萧睿说话的意思都没有,以前每次见了他,艾玛总会寻个借口和他说说话,可如今她对萧睿满是失望,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

    艾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萧睿死心了,她还需要时间来验证,不过至少现在,她不想搭理萧睿,只觉得多和他说一句话,对他的失望就越深。

    两人在公证处办理房产赠与公证书的时候,萧睿要把名下一套房产赠送给艾玛的事就被安听暖知道了,安听暖十分恼火,难怪萧睿匆匆丢下她从安家离开,原来是去给艾玛送房子去了。

    “也许房子是萧家为了巴结艾玛借萧睿的手送的呢。”叶丽姝推测道。

    安听暖冷笑:“妈,你有所不知,那套房子是艾玛以前的家,是她和睿哥青梅竹马生活过的地方,我都不知道睿哥什么时候把那里偷偷买下来的,现在又偷偷送给艾玛,他要是不心虚,为什么怕我知道?”

    叶丽姝啊了声:“还有这层关系?”

    安听暖嗯了声,眼珠子飞快的运转,那是她沉吟阴谋诡计的信号。

    “听暖啊,你别想那么多。换一个角度想,萧睿把那房子还给艾玛,也算是和艾玛做了一个了断。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得考虑你肚子里孩子的事。”叶丽姝现在根本没心情去考虑其他事了。

    “我已经有主意了。”安听暖说道。

    叶丽姝欣喜不已:“什么主意,说给妈听听。”

    安听暖压低了声音,附耳把自己的计划跟叶丽姝说了一番。

    叶丽姝倒抽了一口冷气:“不行,妈妈不同意,这太危险了,你怎么能拿自己的命去赌,万一真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要么赢要么死,要是我一无所有了,我宁可去死。”安听暖发狠的说道,她从来都是一个敢赌的人,不然也不会走到现在。

    叶丽姝拉着安听暖的手颤抖:“可是妈妈就你一个孩子,你要是有个好歹,妈妈怎么办?”

    “我有分寸,妈,你要相信我,这些年过来,我们哪次不是险胜,富贵险中求,自古都是这个道理。”安听暖坚持自己的计划。

    叶丽姝还是害怕,安听暖肚子里的孩子就像炸弹一样,一旦引爆,安听暖的死活就只能看天意了。

    “听暖,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你这么聪明,一定还能想到别的办法的对不对?”叶丽姝眼圈泛红。

    “只有这个办法能彻底让睿哥和艾玛撕破脸。”安听暖深呼吸:“我已经决定了,只要我们把细节计划好,我就不会有事。”

    叶丽姝从来都改变不了女儿的决定,被迫点头,心里却总是打鼓,暗暗祈祷老天保佑,让她女儿有惊无险。

    ……

    下午的时候,艾玛带宋佳人去了以前的旧家,虽然过户手续还没有办下来,但房子在口头上已经是艾玛的了,艾玛随时可以搬进去住。

    宋佳人在艾玛的旧家里参观,这房子的装修风格虽然已经过世了,但当时装修时用的都是顶好的材料,哪怕过去十多年,房子里面连墙纸都没有褪色,加上萧睿买下来之后定期让人打扫,房子看起来一点也不老旧。

    “你打算搬过来住吗?”宋佳人靠在二楼的栏杆上朝楼下的艾玛问道。

    艾玛摇摇头:“没这个打算,物是人非事事休,搬过来也只是徒增悲伤罢了。”

    “也是。”宋佳人点头,建议道:“要是这房子你打算继续空着,那我建议你多装几个监控。”

    “为什么?都没忍住装什么监控?”艾玛不解。

    “你不是吧。”宋佳人惊讶的道:“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这房子里有几件值钱的东西啊。”

    “什么值钱的东西?”艾玛一脸懵:“我记得当年搬家的时候,值钱的东西都搬走了呀。”

    宋佳人哦道:“那应该就是萧睿放这里的,你上来,我告诉你。”

    萧睿留下的?

    艾玛一时好奇,沿着楼梯上了楼。

    她一上来就被宋佳人拉着站到了二楼走廊的中间,然后指着走廊上挂着的一副壁画说道:“诺,这副画你知道是谁画的吗?”

    艾玛只是看了一眼就愣住了,那墙壁上挂着一副油画,画的是一束五彩缤纷的满天星,漂亮之极,像是真花一样盛开在墙壁上。

    这一瞬间看的艾玛有些恍惚,她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萧睿在她卧室的墙壁上做了一个小木屋花瓶,在里面插了一束满天星标本,正对着她的床,她每天睁眼闭眼都能看到,搬家的时候当宝贝一样带走,至今还挂在她在纽约家中的卧室里。

    眼前的这副画,就像萧睿给她做的那个标本活了过来一样,她明明记得那天晚上还没有这副画,难道是萧睿后来挂上去的吗?

    “这副画很值钱吗?”好一会,艾玛才找回自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