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顶级高手 > 章节目录 第350章那混蛋死定了
    ☆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

    赵权紧紧盯视着彭建祥,希望能从彭建祥眼里看出些什么来。

    但很遗憾,他看到的只有冷漠,“这关我什么事?你个小壁司机,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彭建祥怒了,他如何能够不怒,他当初就是弄些手工珠子工艺品起的家,骗人先交保证金,然后拿着保证金就跑了。而那批找地方加工的甲醛珠子,才花了几个钱。

    正是有了这些钱,他才能一步步的起家,然后做到了如今的彭总。

    他厂里生产的遮阳板,可是卖到好些家企业的好些车上,赚老鼻子钱了。

    光是甲醛料给他省下的钱,就有好几百万。

    只不过他从来不去想,那些被他骗了保证金的人,那些因为甲醛料而得病的人,如今过的怎么样,他们家庭的生活怎么样,他从来不管这个。

    他就想着自己有钱就好,学问不高的他不记得那句诗怎么说了,反正后半句是休管他人瓦上霜。不过这后半句,他可能也记错了,反正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

    别人的死活,他才不管呢!

    对于彭建祥的态度,赵权啧啧感叹,“你是真特么牛壁啊,做了亏心事都不怕鬼敲门。”

    彭建祥盛怒,扭头望向了金玉姬,“金总,你的司机这么狂妄,你身为领导就不管吗?”

    话题终于把自己给扯进去了,但金玉姬并不想在这个话题里面。

    所以她很平静的说道:“这可不是我的司机,这是木又集团的董事长,你加工的那批遮阳板,就是他车上的配件。所以他来骂你的话理所当然吧?”

    彭建祥原本还挺愤怒的,可这会儿他愣住了。

    对于木又集团,他是完全了解的。

    现在网上都传疯了,一年的时间将一个小公司发展成百亿资产的集团,好牛壁的。

    他甚至在听到这事的时候还琢磨,那个木又集团的董事长,肯定走的也是见不得光的道,挣的和他一样是没良心钱。

    可事实上,跟他想的却大不一样,这个貌似小司机的董事长,似乎挺正气。

    彭建祥害怕这种正气,尤其是赵权比他有钱有地位,他就更害怕了。

    万一赵权死抓着这事不放,那他以后的日子可不太好过。

    所以他连忙起身,肥腻的大脸盘子上更是挂起了谄媚的笑容。

    “你看看你看看,我真是狗眼看人低了,金总你也是的,怎么不跟我介绍下呢!”

    来到赵权近前,彭建祥弯着腰伸出双手,谄笑着想要跟赵权握手赔罪。

    但赵权只是在他伸出的手上弹了弹烟灰,完全把他双手当成烟灰缸给用了。

    随后,赵权就对彭建祥说道:“彭总,你就不想知道那俩孩子跟那老两口子的后续吗?”

    彭建祥讪讪笑着,“我倒是想知道,我甚至刚才还有捐助他们的心思,这不是没来得及问嘛!”

    赵权嗤笑,“捐助?你可拉倒吧,我可是听说后来村里有位女大学生学法律的,帮助他们家庭找到了那位老板,并且提出了要打官司要索取经济赔偿。”

    “可那位已经发家的老板不仅一分钱都没给,还看那女大学生长的漂亮,被人关在小黑屋里强行祸害了七天,直接把人大学生给弄的精神崩溃,到现在还疯疯癫癫的。”

    “彭总,这事你知道吗?”

    彭建祥额头上见了冷汗,他感觉到了赵权今天的来意不善。

    如果是有善的来意,怎么会一件件的事情都把矛头指向他?

    这些事情,正是他当年做过的事情。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没想到这十多年过去了,今天竟然被再一次的翻了出来,而且还就是冲着他来的。

    这事让彭建祥感觉到了恐惧,感觉到了这么些年安稳的好日子,似乎要到头了。

    但是他不敢承担,“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如果你是问遮阳板的事情,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们公司生产的都还合格产品,根本没有半件不合格的产品出现。”

    赵权嗤笑,“真的吗?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就当面锣对面鼓的谈谈吧!”

    下一瞬,赵权打开房门,然后有几名警察走了近前,手上还带着拘捕令。

    彭建祥都不知道警察什么时候来的,他也没注意啊!

    他当然不会注意到,警察是从后门进来的,而且已经把他厂外望风的人都给逮了。

    赵权在安排gtr昨天过去查那披被转移的遮阳板时,跟看库的老光棍闲聊时得知的这些事情。当年彭建祥祸祸人女大学生的时候,老光棍是唯一的知情人,但是彭建祥不知道这些。

    当年老光棍是门卫,他放人进去的,没有人再出来,他在厂里到处查探。

    ☆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

    赵权紧紧盯视着彭建祥,希望能从彭建祥眼里看出些什么来。

    但很遗憾,他看到的只有冷漠,“这关我什么事?你个小壁司机,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彭建祥怒了,他如何能够不怒,他当初就是弄些手工珠子工艺品起的家,骗人先交保证金,然后拿着保证金就跑了。而那批找地方加工的甲醛珠子,才花了几个钱。

    正是有了这些钱,他才能一步步的起家,然后做到了如今的彭总。

    他厂里生产的遮阳板,可是卖到好些家企业的好些车上,赚老鼻子钱了。

    光是甲醛料给他省下的钱,就有好几百万。

    只不过他从来不去想,那些被他骗了保证金的人,那些因为甲醛料而得病的人,如今过的怎么样,他们家庭的生活怎么样,他从来不管这个。

    他就想着自己有钱就好,学问不高的他不记得那句诗怎么说了,反正后半句是休管他人瓦上霜。不过这后半句,他可能也记错了,反正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

    别人的死活,他才不管呢!

    对于彭建祥的态度,赵权啧啧感叹,“你是真特么牛壁啊,做了亏心事都不怕鬼敲门。”

    彭建祥盛怒,扭头望向了金玉姬,“金总,你的司机这么狂妄,你身为领导就不管吗?”

    话题终于把自己给扯进去了,但金玉姬并不想在这个话题里面。

    所以她很平静的说道:“这可不是我的司机,这是木又集团的董事长,你加工的那批遮阳板,就是他车上的配件。所以他来骂你的话理所当然吧?”

    彭建祥原本还挺愤怒的,可这会儿他愣住了。

    对于木又集团,他是完全了解的。

    现在网上都传疯了,一年的时间将一个小公司发展成百亿资产的集团,好牛壁的。

    他甚至在听到这事的时候还琢磨,那个木又集团的董事长,肯定走的也是见不得光的道,挣的和他一样是没良心钱。

    可事实上,跟他想的却大不一样,这个貌似小司机的董事长,似乎挺正气。

    彭建祥害怕这种正气,尤其是赵权比他有钱有地位,他就更害怕了。

    万一赵权死抓着这事不放,那他以后的日子可不太好过。

    所以他连忙起身,肥腻的大脸盘子上更是挂起了谄媚的笑容。

    “你看看你看看,我真是狗眼看人低了,金总你也是的,怎么不跟我介绍下呢!”

    来到赵权近前,彭建祥弯着腰伸出双手,谄笑着想要跟赵权握手赔罪。

    但赵权只是在他伸出的手上弹了弹烟灰,完全把他双手当成烟灰缸给用了。

    随后,赵权就对彭建祥说道:“彭总,你就不想知道那俩孩子跟那老两口子的后续吗?”

    彭建祥讪讪笑着,“我倒是想知道,我甚至刚才还有捐助他们的心思,这不是没来得及问嘛!”

    赵权嗤笑,“捐助?你可拉倒吧,我可是听说后来村里有位女大学生学法律的,帮助他们家庭找到了那位老板,并且提出了要打官司要索取经济赔偿。”

    “可那位已经发家的老板不仅一分钱都没给,还看那女大学生长的漂亮,被人关在小黑屋里强行祸害了七天,直接把人大学生给弄的精神崩溃,到现在还疯疯癫癫的。”

    “彭总,这事你知道吗?”

    彭建祥额头上见了冷汗,他感觉到了赵权今天的来意不善。

    如果是有善的来意,怎么会一件件的事情都把矛头指向他?

    这些事情,正是他当年做过的事情。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没想到这十多年过去了,今天竟然被再一次的翻了出来,而且还就是冲着他来的。

    这事让彭建祥感觉到了恐惧,感觉到了这么些年安稳的好日子,似乎要到头了。

    但是他不敢承担,“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如果你是问遮阳板的事情,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们公司生产的都还合格产品,根本没有半件不合格的产品出现。”

    赵权嗤笑,“真的吗?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就当面锣对面鼓的谈谈吧!”

    下一瞬,赵权打开房门,然后有几名警察走了近前,手上还带着拘捕令。

    彭建祥都不知道警察什么时候来的,他也没注意啊!

    他当然不会注意到,警察是从后门进来的,而且已经把他厂外望风的人都给逮了。

    赵权在安排gtr昨天过去查那披被转移的遮阳板时,跟看库的老光棍闲聊时得知的这些事情。当年彭建祥祸祸人女大学生的时候,老光棍是唯一的知情人,但是彭建祥不知道这些。

    当年老光棍是门卫,他放人进去的,没有人再出来,他在厂里到处查探。

    ☆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