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兽管理局 > 章节目录 第50章 为什么救我
    羁押室的方向又传来武圣的喊叫声”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进行动组,我要进行动组

    昨晚到现在,大家都忙的晕头转向,那还记起羁押室有个武圣

    陈小炮不耐烦的”放放放,让他早点走,早点走,烦死了。“

    飘风侠不乐意,刚想说什么,陈小炮盯着他。

    大侠闭嘴了。

    瞿雪风去将武圣放出来,将他带到行动组。

    ”我要消灭魔兽,陈小炮,你就收下我吧。“

    ”都说了,我们魔兽管理局不收疯子的,赶紧走人,再不走,把你送进去。“

    瞿雪风这时道”陈组长,看在他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不妨试一试,是驴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也是可以的,我觉得武圣捉魔兽是好手,再说,我们行动组弄不好就剩下两个星期的寿命,那就让他过把瘾吧。

    飘风侠尖叫“我才不跟疯子共事,已经有一个了,又来一个”

    陈小炮又瞟着他。

    魏君子拍拍飘风侠的肩膀,大侠没说了。

    陈小炮像是深思熟虑的样子“好吧,武圣,那就进来吧,记住,你是实习的,编制没有,编号也没有,你没有任何的报酬,没有任何的培训机会”

    武圣昂首挺胸“我是来消灭魔兽的,你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好,爽快,也当我对你用上麻醉枪的道歉,就这样,我休息去了。”

    武圣嘀咕了一句“迟早我会给你通电。”

    陈小炮没听清楚,问“你说什么”

    瞿雪风听得真真的;“没事,他说,他抓住魔兽后,你要向全市通电嘉奖。”

    陈小炮等人走了之后,瞿雪风问武圣什么叫通电。

    武圣像是很忌惮这个词语,朝着周围瞄瞄,说道“在疯人院的时候,你要是不听话,医生就会绑着你,给你接上电源,一电,那滋味,好爽好爽,医生叫什么无抽搐电疗法,在疯人院,没哪个病人不怕通电,我都通了七八次了。”

    原来是这样。

    这晚,瞿雪风帮着武圣整理房间,带他去吃饭,买日用品,这样,武圣就算进了行动组。

    虽然这看上去很儿戏,没关系,捉不住亡灵法师,牛头人,就算武圣来行动组体验一下生活,就两个星期。

    武圣的房间在瞿雪风的左侧,陈小炮在他的右侧,陈小炮,瞿雪风认为是道德问题,尽量不偷窥,对于武圣,他却相当的好奇,他想知道,武圣在房间里到底干什么。

    八点开始,武圣就开始做俯卧撑,不停的做,做了两千多个。

    然后,打拳,虎虎生威的打,最后,盘腿在床上练功,纹丝不动,很安静,一点都不像是疯子的样子。

    难道我看走眼了吗瞿雪风自己也问。

    偷窥了左侧,实在忍不住,他开始偷窥右侧,陈小炮真睡觉了,姿势,怎么说,很吸引人,衣服也穿的少,他不敢再看。

    睡觉吧。

    瞿雪风每次睡觉之前,都会检查一下窗户外的鸟笼子,他会数数乌鸦的数量,一只,两只,三只七只,嗯,怎么少了一只。

    仔细一查,少了白头乌鸦。

    哪去了这么晚还不回家。

    白头乌鸦很少这么晚不会来的,瞿雪风心里有些不安,睡不着,就在桌子边,看着等着白头乌鸦回来。

    等到凌晨两点,也不见白头乌鸦回来,瞿雪风更加的焦躁。

    就在他坐立不安的时候,窗户外,传来了翅膀震动的声音。白头乌鸦飞回来了,它一进来,就叼着瞿雪风的衣袖。

    这个动作,瞿雪风再熟悉不过,这是它要带自己出去的意思。

    干什么,找吃的吗

    瞿雪风不去,白头乌鸦却使劲的啄他的衣服,甚至,在他的手臂上啄了一口。

    这好像不同寻常。

    他急忙穿好衣服,带上新配发的武器,出门。

    武圣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也出了房间,说是去找公用厕所,他说自己房间的厕所的下水道被堵住了,相当的污秽。

    “唐昭觉,你夜半三更不睡觉,想干甚”

    “不知道,我的乌鸦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

    “哦,想必是魔兽,你的那只乌鸦,我认为是一只神兽,不简单。”

    瞿雪风忍不住笑出声来。

    陈小炮的房门突然开了“夜半三更不睡觉,想死啊。”

    “不是,是白头乌鸦

    “白头乌鸦怎么了”

    ”白头乌鸦好像发现了什么。“

    ”真的,等等我,我也去呀。“

    陈小炮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一会儿,整理完毕就出来了。

    警车跟着白头乌鸦穿街走巷,一直出了上海市区,来到一处荒僻的废弃小型火力发电厂,它才不飞了,望着发电厂巨大烟囱下边的一栋钢铁建筑。

    ”里边有光亮,就那栋楼有。“

    ”有光亮,肯定有人。“

    ”这地方废弃好久了,没人来啊,是不是流浪汉“

    ”管他是什么,走,去看看。“

    ”不,妇人不适宜战斗,还是我们去吧。“

    ”去吃屎吧你,神经病“

    ”恶妇,不要那么凶“

    ”别吵了,看,那是牛头人,陈小炮,我们赶紧呼叫支援,这回千万别让跑了“

    ”叫什么叫,他们看不起我们行动组,我们就雄起一下。“

    ”恶妇,你能雄起吗“

    ”神经病,我揍死你“

    陈小炮和武圣两人一路上恶言恶语,到现在还在吵,一不小心,踩到一块金属片什么的,发出一声响,立刻,铁楼里出来一个牛头人,扛着大锯子走了过来。

    瞿雪风”打他的脚,要活的“

    陈小炮”吵死,我知道要活的。“

    牛头人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靠近,等他进了激光枪的射程之内,陈小炮就要扣动机关的时候,瞿雪风突然扭身,对着身后就是一枪。

    那只壁虎一样的魔兽不知道何时,就在身后。

    哇

    壁虎那么大的身体,躲过了激光器的致命一击,擦着它的头部而过,即使这样,大壁虎的头部也被激光枪的高温灼伤,疼的在地上翻一个滚。

    而壁虎被击中的那一瞬间,嘴巴喷出了一口绿色的液体。

    瞿雪风一把将陈小炮推开,液体喷在激光枪上,顿时,一股刺鼻辣眼的焦糊味冒出,转而之间,激光枪被融化。

    液体落到地上,深入泥土,泥土都在融化,变黑。

    那只大壁虎张大嘴巴,想着再次喷出腐蚀液体,武圣的大刀已经杀到,一刀过去,在大壁虎脑袋上切下一大块腥臭的肉块。

    大壁虎像是怕了,身体一扭,转身就跑。

    武圣大吼一声”哪里跑“

    他撒腿就追,没想到,那东西屁股一撅,皮丘一声,一股恶臭从来,熏得武圣眼泪鼻涕一块来,那还追的上

    另一边,那只牛头人举着大电锯嗷嗷嗷叫的进攻,陈小炮眼快手疾,一枪过去,打在牛头人的心口上,一个大洞穿过扭头的胸膛。

    瞿雪风气得发晕”都说要活的,你怎么就打死了呢“

    ”没死,没死,它还在冲“

    牛头的确还在冲,通过它胸口的那个大洞,都可以看见他身后铁楼的灯光。

    ”我靠,这么强悍“

    陈小炮又是一枪,这一枪,居然哑火,再开,卡壳。

    瞿雪风跳起来,左手握刀。

    电锯带着摄人心魂的嗡嗡叫,近在咫尺,当瞿雪风举起匕首的时候,牛头人已经是强弩之末,就差三步,倒下了,电锯丢在一边。

    ”快,去楼里“

    瞿雪风和陈小炮往铁楼里奔,两名牛头人举着电锯迎战,后边,武圣大叫”接着“

    那是武圣的长刀,虽然不是青龙偃月刀,也是相当的威猛。

    跃起,劈下,一气成呵,牛头人的脑袋被砍掉,没了脑袋的身体胡乱的转动几下,倒地了。

    剩下一只,吼叫一声,像是进攻。

    瞿雪风摆开架势,没想到这只牛头人却是虚晃一枪,转身就跑,大壁虎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来,那牛头人身体一蹦,像只跳蚤上了大壁虎的背上,一个呼吸之间,跑的无影无踪。

    陈小炮气的直跺脚。

    两人冲进了铁楼,就在一层,他们看见了一个人,不是别人,却是张德彪。

    早上八点,张局长回到魔兽管理局,这刚好是上班时间,魔兽管理局欢呼一片,这很提气。

    八点半,张德彪办公室,憔悴不已的他,哭丧着脸对着陈小炮”你们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救我,上海市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们救了我,我也得被解雇,名声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陈小炮怒不可遏,一杯水泼过去为了就你,唐昭觉的手臂都差点废掉,你还在这里要死要活,吃屎吧你,孬种“

    这句话骂的够凶了,张德彪愣愣的望着她。

    陈小炮将腰间的激光枪往桌子上狠狠一拍”你他娘的怕被人解雇,我先解雇你本姑娘不干了“

    说完,她将头上的帽子扔在地上,一扭头,蹬蹬蹬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