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星空残爱 > 章节目录 第13章 心碎无奈的通牒
    黑甲看王子面对夏蕾儿的质问他犹豫着久久没有回答,于是替王子大声回答“我们是奉蓝歌国王夏勒之命来保护鳞妖部落的,因为有消息证明他们想要离开卡尔勒草原。”

    “噢?……原来是这样。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心里有个疑问。我很奇怪,鳞妖要离开这里远走他乡,跟你们赫蚁人有什么关系呢?阁下风尘仆仆赶来,还如此兴师动众。莫非鳞妖要离开这里与你们赫蚁人有直接的关系?”夏蕾儿说完终于把直逼嘉耳,很显然她口中的阁下不是指黑甲而是王子嘉耳,黑甲听完一时语塞,转眼看了看王子。

    其实赫蚁人是通过他们驯养的飞蛇得到的信息。飞蛇是赫蚁人的宠物,约一米长的小黑蛇,修长的身躯两侧一前一后均匀长着两对小翅膀,它们可以依靠收放自如的两幅翅膀,自由翱翔蓝天,飞蛇的主要本领是侦探识别金属矿藏。今天晌午从玛纳河东岸探测矿藏回来的飞蛇,发现了逃亡的鳞妖部落并把信息带回给了赫蚁人。王子嘉耳是受他父亲之命,前来一探究竟的,他们并不清楚鳞妖集体迁徙的动机。蓝歌城的国王夏勒的意图很明显,他需要确认鳞妖是不是打算逃离卡尔勒草原,如果情况属实他将需要一个理由吞并那绵延数十公里的连接着玛纳河和红湖的肥沃土地。

    王子嘉耳注视着夏蕾儿捕捉着她的每一个表情,当最后看到的还是对方质疑的目光时,嘉耳觉得很尴尬。他平静的回答“我是奉国王之命来阻止鳞妖离开的。鳞妖是蓝歌王国曾经的同盟,我们有义务保护他们,避免他们走上绝路。”

    “哼!我很怀疑你们的保护,恐怕这个保护不是鳞妖的荣幸而是他们的灾难。我们蛾人是鳞妖的近亲,我敢保证鳞妖更渴望得到我们真诚的帮助。”夏蕾儿脸上写满了蔑视。

    王子嘉耳听完脸色凝重,他虽然知道明明是这样的结果但他还是害怕这种痛但又期待着这种痛的到来。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爱上眼前这个孤傲的蛾人。

    无奈的嘉耳不愿再面对夏蕾儿那张咄咄逼人冷酷的脸,他艰难的准备把头低下,就在这时他却发现前面不远处一只巨大威武的猛犬迎面向这边奔跑过来。嘉耳从来没见过如此巨大的一头猛兽,以至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有的赫蚁人都发现了前面的不速之客,纷纷摆出防御作战阵势,黑甲甚至跳到了嘉耳前面用弓箭对准了前面的最后慢慢步行过来的尼可。

    “蕾儿……小心!”嘉耳完全不顾黑甲的劝阻没有后退,他张手对着夏蕾儿失声大喊。

    看到嘉耳如此惊慌,夏蕾儿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回头察看,原来是那美没有听她的劝阻和尼可过来了,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慢慢向尼可走去。

    嘉耳见状大吼一声“驾……”,那独角龙腾空扬起它壮硕的前腿,驮着嘉耳两下就跳到了夏蕾儿身后。

    “蕾儿小心,别过去!”嘉耳如临大敌焦急的在背后大喊,他骑着的独角龙面对着这个杀气腾腾的猛兽尼可显得有些狂躁不安,发出一阵阵警告的低吼。不过,尼可面对它的挑衅无动于衷。

    夏蕾儿镇静的回过头看了嘉耳一眼,眼里透露着一丝苦涩和安慰,嘉耳一脸疑惑不明白夏蕾儿这是什么意思。就在这时尼可已经走到了夏蕾儿跟前停下来,猛兽竟然传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姐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怎么还是不听姐姐的话过来了。”夏蕾儿略带埋怨的抬头望着那美抱怨道。

    嘉耳大吃一惊,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头大猛犬竟然会说话,于是将他一直集中在夏蕾儿身上的目光转移到这头猛犬身上才发现在它的背上坐着一位从来没见过美丽的人儿,感情刚刚说话的就是这个美丽的小人。

    所有的赫蚁人都看清了尼可身上的那美,纷纷对这个陌生的人儿流露出敬佩,但是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她竟然是夏蕾儿的朋友,遗憾的同时又有点担心,这意味着蛾人又有了一个强劲的同盟,他们将是自己的敌人。

    嘉耳和其他人的心情完全不同,他感觉那美至少看起来是那么的镇定和友好,而且她有着一个如此威猛的宠物,虽然它看起来有七米高,令人不寒而栗。

    那美水灵的眼睛眨了眨才察觉场面有点不对劲,这个高大的赫蚁人似乎认识夏蕾儿姐姐,并且他刚刚表现的是那么的关心姐姐,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危。这完全不像是两敌相遇的气氛,因为那美同时注意到了姐姐脸上的苦涩,所以她和嘉耳对视时眼中略带了些友好,嘉耳看起来也并不像恶人,那美有点奇怪。

    “姐姐,这是……怎么了?”那美让尼可趴下并顺着它浓厚的毛发滑了下来。

    “妹妹,你别问那么多,好吗?”夏蕾儿一半安慰一半央求不容那美再多说,随即转身面对那个尴尬的赫蚁人说“嘉耳,你带你们的人回去吧,我们蛾人和鳞妖从此要和你们划清界线。我们今天都是武装戒备的,我不希望我们的战争在我和你之间开始。”她强忍着眼泪,眼里依旧透射出无情和冷漠。

    嘉耳听到夏蕾儿的最后一句话内心颤抖着,一瞬间他的心感到无比震撼和刺痛,夏蕾儿这样说意味着蛾人将联合鳞妖对赫蚁人发起战争。

    自从半年前那次蛾人与赫蚁人的冲突之后,嘉耳就一直担心着牵挂着夏蕾儿,期待着再次见到她,再次享受她饱含温柔的眼神和那难以忘怀的微笑和生气的瞬间。

    当然嘉耳虽然知道夏蕾儿也许已经对赫蚁人充满了偏见和仇恨,因为她亲爱的妹妹多谷在那次冲突中永远的离开了她。但他从料到夏蕾儿对赫蚁人的恨有如此的深,至少嘉耳认为自己深爱的夏蕾儿的不会对赫蚁人发起战争。自己对夏蕾儿的挂念和爱,使嘉耳误判了当前蛾人,鳞妖和赫蚁人的局势,他完全没意识到蓝歌王国实际上已经把蛾人和鳞妖逼到了绝境。

    嘉耳终于醒悟过来,这是夏蕾儿对自己发出的被动警告。战争最重要的就是取得先机和主动,她为什么会直接告诉自己这个信息,难道她这是要让自己做好心里准备吗?

    嘉耳痛苦的望着眼前这个昔日如此美丽和温柔的姐姐,这个他甚至为她而迷失的美丽的蛾人姐姐此刻显得那么冷漠,她那冷峻的目光深深的刺穿了嘉耳的胸膛,痛的让他透不过气,痛的要窒息。

    “战争?!”嘉耳艰难的挤出两个字。

    夏蕾儿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注视着心碎的嘉耳,她的心同样早已碎裂,那一口气牢牢堵在喉咙里,她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几乎让她停止呼吸。

    夏蕾儿不愿意再看嘉耳那痛苦的表情,她知道他是善良的也是无辜的,但是作为多谷最亲爱的姐姐,她必须要与赫蚁人为敌。更重要的是,贪婪的蓝歌国王已经将蛾人和鳞妖逼上了绝境,他们不得不做出反抗,这是关乎到两个种族的未来的抉择,不能为任何个人情感而左右。

    “是的,战争。”夏蕾儿鼻子一酸她凌厉的语调降了下来,快速将目光移到嘉耳身后的赫蚁人部队,试图掩饰自己的变化不让嘉耳发现。

    “你父亲要求鳞妖让出他们祖辈居住的玛纳河三角洲西岸,用他们的莫多科城来做交换,这明显就是要把鳞妖逼向绝路,我们不会坐以待毙。”夏蕾儿补充说。

    嘉耳听完大吃一惊,夏蕾儿说的这件事他从没听父亲提起过。他愤怒的从独角龙背上跳了下来走到夏蕾儿跟前扶着她的双肩问道“蕾儿,你在说谎!对吗?……你看着我,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件事?”

    夏蕾儿没有挣开嘉耳的双手,她终于软下心来抬起头注视着嘉耳点了点头“是真的,你父亲三天前跟鳞妖提出的这个协议,并要求鳞妖20天后给予答复。”

    夏蕾儿说完抬手轻轻拿开了嘉耳搭在自己肩上的双手,不好意思的瞥了瞥嘉耳身后的赫蚁人。

    “你快回去吧,我就猜你不知道这件事,我们注定要成为敌人……”夏蕾儿哽咽着没说下去,她眼里此刻已经嵌满泪水。

    “可是,蕾儿……也许这个还可以改变的呀!”嘉耳看了看旁边的那美,再次抓住夏蕾儿的双臂,他试图改变这一切。

    “没用的,你快回去吧。”夏蕾儿撇开脸,泪水哗啦啦滑了下来。她甩开可嘉耳的双手张开翅膀跃上了尼可背上,匆匆回头招呼那美“妹妹,我们走吧。”

    夏蕾儿说完再次别过头去望着东方试图寻找鳞妖的大致位置,虽然她知道嘉耳不会为难自己但还是担心着鳞妖。

    “哎……”那美终于明白过来了,眼前的这个赫蚁人王子嘉耳和夏蕾儿姐姐认识且关系很亲密,她看着可怜的嘉耳愣在那但自己也帮不上忙,于是应了一声转身回到了尼可背上。

    那美不禁在心里咕嘟,方才还紧张的如临大敌,而眼下又是出人意料的忧伤情景。姐姐那么恨赫蚁人,但是面对这个赫蚁人王子却显得如此脆弱,纯洁的那美并不懂得平凡生命之间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