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偏执老公霸道宠 > 偏执老公霸道宠目录列表 第443章 崖望
    第443章 崖望

    “傻站着干什么?”傅沉寒抬头看她一眼:“过来。”

    姜咻这才回神,下意识的捂住了心口,那里刚刚跳动的很快,就好像要蹦出来一般,她微微皱眉,有些想不明白,但是还是走了过去,傅沉寒捏着她的下巴左右看看,“你外公跟你说什么了?怎么都傻了?”

    姜咻忍不住笑:“没什么啦,只是明明让你去找个地方坐着的,没想到你会在这里。”

    傅沉寒没说话,只是牵住她柔软的手,淡淡道:“回去了?”

    姜咻摇摇头道:“我跟单芸约了去帮她看看她男朋友的病。”她想起这个,还是觉得很神奇,道:“你知道吗,单芸说她男朋友出了一趟远门回来后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有另外的名字、工作,只有偶尔才会记得她,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办法。”

    傅沉寒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问:“那你有头绪吗?”

    姜咻摇摇头:“没有。”

    单芸是《寻医问药》的副主编,年收入自然不低,在京城一个环境很好的小区买了房子,和她的男朋友骆望一起住,差不多两百平的房子装修的很温馨,单芸给两人倒了水,看着傅沉寒,有些微疑惑,姜咻刚想说这是我叔叔,傅沉寒已经四平八稳的开口:“我是她男朋友。”

    单芸笑了一下:“这么早就谈恋爱啦?不过也是……我和骆望就是大一在一起的。”

    她说着偏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是吧?”

    男人摇摇头:“不记得了。”

    单芸显然已经习惯了,没说什么。

    骆望穿着一身剪裁精致的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肘,露出瘦削却覆盖着一层肌肉的小臂,可以看出他的体能十分不错。

    他长得很英俊,五官有种大刀阔斧的磊落感,给人一种属于军人的、独特的冷硬之感,和傅沉寒是截然不同的类型,就算坐着,也会腰背挺直。

    姜咻喝了口水,看了眼骆望,问单芸:“最近他有好转吗?“

    单芸摇摇头:“没有……不过总算是接受我是他女朋友这件事了,愿意跟我一起住。”

    姜咻道:“骆先生,我给你把把脉可以么?”

    骆望点头,伸出手,姜咻搭上两根手指,好一会儿,皱起眉,单芸紧张的道:“怎么样?”

    姜咻摇摇头:“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的问题。”

    单芸眼睛里的光熄灭了,安慰自己:“……忘了也没事,反正以后还有那么长的时间……”

    但是终究意难平。

    毕竟人类的感情,都寄托在记忆里面,没有了记忆,也就不知道自己曾经多么深沉热切的爱过一个人了。

    单芸抬手揉了揉额头,姜咻问:“你头痛吗?”

    单芸笑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偶尔会有点晕……不过影响也不大。”

    姜咻道:“我帮你也把把脉吧。”

    “她应该是感冒了。”骆望突然开口:“我带她去买点药就好。”

    傅沉寒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把把脉也是好事。”

    骆望抿了抿唇,就算傅沉寒已经收敛过自身的气势了,但是带给人的威压还是很恐怖的,他也就没有说话。

    姜咻抬手给单芸把脉,她的手指动了动,垂下眼睫,道:“你要注意休息,不要熬夜,不然头疼会越来越严重的。”

    单芸道:“我们这个工作,怎么可能不熬夜?唉,我以后尽量十二点前睡。”

    姜咻点点头,又道:“麻烦把骆先生的事情跟我讲一下吧,我帮你分析一下会导致他失忆的原因。”

    那一瞬间,姜咻感受到了一股特别扎人的视线,像是对她非常的厌恶不喜,但是等她抬头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见,转过头甚至还看见了傅沉寒嘴角的一点笑意。

    “好啊。”单芸道:“骆望他是孤儿,但是从小就成绩很好,初中保送高中,高中保送大学,是帝大毕业的,没有什么亲人,也就跟福利院的老院长有联系,从帝大毕业后他就进了军械处,至于具体做什么……我就不好透露了。”

    姜咻点点头:“那你说他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是在做什么?”

    单芸看了眼骆望,道:“应该是出了趟远门,他也不肯告诉我。”

    姜咻又问:“那他现在呢?”

    “也是在军队工作,但是不是军械处的,保密程度很高,对自己的女朋友也不能说,我刚遇见他的时候是在一个会场外面,当时我是去采访一位十分知名的学者,他是作为某个大人物的保镖出现的,当时他说他叫做骆崖。”

    姜咻盯着单芸一会儿:“那你是怎么确认他就是你男朋友呢?”

    单芸无奈的笑了:“我怎么会不认识自己的男朋友呢?我们都交往那么多年了,而且骆望离开的时候才跟我求了婚。”她抬起骆望的手:“喏,你看,手指上还有钻戒呢,这个钻戒是定做的,世界上就这么一对,戒圈里面刻着我的名字。”

    好一会儿,姜咻才说:“单小姐,你很在意你的男朋友没了记忆这件事吗?”

    单芸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而后道:“倒也不是……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好了。我们已经打算年底结婚了,过两天就要去拍婚纱照了。”

    骆望偏头看了她一眼,她脸上有幸福的微笑,可见确实也不是很在意。

    傅沉寒忽然道:“那你爱的到底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还是现在面前的这个人?”

    单芸更懵了,“这两者有什么冲突吗?我爱他,从十年前开始就是了……”

    姜咻微微叹口气,看向骆望:“骆先生,我能和你谈谈么?”

    骆望迟疑了一下,而后点头。

    姜咻又对单芸说:“等我们谈完了,我会告诉你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单芸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男友莫名失忆这件事能得到解决是最好的了,于是点了点头。

    骆望带着他们到了书房,关上门,沉默的看着姜咻。

    姜咻道:“骆先生……不,叫你骆先生太有混淆感了,我还是叫你……骆崖先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