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偏执老公霸道宠 > 偏执老公霸道宠目录列表 第93章 胭脂痣
    第93章 胭脂痣

    不管怎么样,平白是教不下去了,毕竟他风华正茂,还想多活两年,不管三七二十一摸出手机就出了门。

    姜咻呆呆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手里捧着medusa,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傅沉寒单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怎么了?”

    姜咻哒哒哒的走过去:“平副官说他有事要处理一下,不能教我了。”

    傅沉寒冷漠的应了一声。

    姜咻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那寒爷,您能教我吗?”

    老男人目的达成,开始嘚瑟:“学费呢?”

    “还要学费呀。”姜咻皱起脸,想起什么,脸一红,抿着唇弯腰在傅沉寒的脸颊上一吻:“……可以了吧。”

    傅沉寒一边觉得小朋友可真上道,一边又想再逗逗她,故意挑眉,声音带着几分揶揄:“我是说让你给我打钱,你亲我一下做什么?”

    姜咻的脸立刻就红的要滴血了,手指紧紧地握在一起:“……可、可是我没有钱呀……”

    “没钱?”傅沉寒抬眸看着她修长如同白璧的脖颈,左侧那一点胭脂小痣在雪肤之中显得更加妖艷,勾的人喉咙发痒。

    他伸手覆住那一点温暖如玉的肌肤,看着姜咻跟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睁大了眼睛,不由的笑了一声,将人拉到了腿上坐着,低声道:“你让叔叔亲一下,就不跟你要钱了。”

    “……”姜咻瞪着他,茫然无辜又真诚的问:“寒爷,您现在是在耍流氓吗?”

    傅沉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那你到底给不给学费?”

    “……”面对老流氓没有丝毫办法的姜咻只能任人鱼肉,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男人的唇却落在了她脖子上的那点红痣上,只是轻轻一贴就离开了,她听见傅沉寒有些沙哑的声音:“……你这痣地方长得太不对了。”

    姜咻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小声说:“……我妈妈也这么说。”

    傅沉寒笑了:“你妈妈也跟叔叔一样,觉得这痣很勾人?“

    姜咻:“……”

    姜咻觉得自己的血槽要空了,脸上一片热乎乎的,估计连西红柿的红都比不上了。

    他他他他他……他怎么能这样说呢!

    “妈妈是说红痣长在这里不好……”姜咻结结巴巴的解释:“小时候有个老道士给我算过命,说我身上的这两颗红痣长得位置不好,福薄而命途多舛什么的……”

    傅沉寒眸中一沉,划过一抹不悦:“我觉得挺好看。”

    “是呀,我也觉得。”姜咻点点头,十分坚定的说:“我们要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做坚定的唯物主义论者!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傅沉寒:“……”

    这孩子是不是学习学傻了。

    行吧,你长得可爱你说了算。

    傅沉寒站起身,姜咻这才发觉自己坐在他腿上,吓了一跳,本能的伸腿环住了傅沉寒的腰,手臂也牢牢地圈住了傅沉寒的脖子,惊叫一声:“哇!”

    “没事,不会摔着你。”傅沉寒被她手脚并用的缠住走路还是很快,慢条斯理的道:“你怎么这么轻?每次都只吃那么点饭,难怪长不高。”

    “……”姜咻连续被人攻击身高,委屈的不行,“我吃的很多了呀!昨天一顿吃了两碗粥呢!”

    傅沉寒凉凉的看着她:“就两碗粥,还是我给你喂进去的,亏你好意思说。”

    姜咻:“……”

    傅沉寒将她稳稳当当的放在了地上,道:“刚平白怎么教你的?”

    姜咻摆出了一个射击的动作。

    傅沉寒散漫的道:“其实姿势并不要紧,这些都是糊弄外行人的。最重要的,是手稳。”

    他抬了一下弧线精致的下巴,眉眼之间清冷又见邪佞,像极了地狱深处长相美艳却择人而噬的魔鬼,堕落却又充满了不可言说的魅力。

    姜咻偷偷收回视线,假装自己听的很专心的点了点头。

    傅沉寒声音散漫:“你开一枪我看看。”

    姜咻哦了一声,对着前方的固定靶扣动了扳机——

    嘭的一声!

    姜咻手都被后坐力震麻了,一时间竟然连枪都没有拿稳,枪直接砸在了地上。

    傅沉寒眼睛一眯:“没事吧?”

    姜咻搓了搓自己变红的掌心,摇了摇头:“没事……我没有想到枪的后坐力竟然这么大。“

    傅沉寒拉过她的手,皱了皱眉,道:“medusa的后坐力算是比较小的了,要是冲锋枪……”他顿了一下:“反正你也接触不到。还疼不疼?”

    “不疼了。”姜咻摇摇头,那一瞬间措不及防有点疼,更多的其实是麻。

    傅沉寒弯腰将枪捡起来:“要想百发百中,你首先要了解枪,知道它的弹道、后坐力大小、射程……”他从背后圈住姜咻单薄的身体,双手包着姜咻的手:“再来一次。”

    姜咻被他这样半抱着,其实很难集中注意力,只觉得浑身哪哪儿都不太舒服,尤其是那股子熟悉的木质香老是往鼻子里钻……

    傅沉寒低笑了一声,声音近在咫尺,于是那种沙哑磁性就愈发清楚了起来,姜咻的耳垂慢慢红了。

    “小朋友。”傅沉寒含笑在她额头一拍:“专心。”

    “……我很专心呀。”姜咻心虚的集中注意力,“我都在听着呢。”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直视着眼前的靶子,再度扣下了扳机。

    当然还是没中,但是因为有傅沉寒掌着,她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冲击力,约摸是适应了那股子麻劲儿,也没觉得难受了。

    傅沉寒淡淡道:“再开几枪,找到了感觉再练准头。”

    姜咻点点头。

    傅沉寒放开了她的手,随手又拆了两把枪来玩儿,时不时指点姜咻一两句,姜咻玩儿的倒是挺高兴,一直到晚上五点半,傅沉寒看了看时间,道:“今晚上想吃什么?”

    姜咻手臂酸软,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medusa,疑惑的问:“今天晚上不回去吃么?”

    傅沉寒修长的手指翻飞,立刻又将一堆零件组合了起来,轻笑:“带你出去吃一顿,想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