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偏执老公霸道宠 > 偏执老公霸道宠目录列表 第54章 噫噫噫
    第54章 噫噫噫

    心底的野兽已然出笼,傅沉寒面无表情的伸出手——

    姜咻忽然回头,大大的眼睛里还带着一点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叔叔,你要是跟我公开了,你以后就不好找女朋友了呀。”

    傅沉寒:“……”

    姜咻哭的不行:“别人就会觉得您有前任,心里有疙瘩……我不能连累您……呜呜呜呜……”

    傅沉寒:“……”

    他心情复杂的看着姜咻,忽然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你担心我以后找不到女朋友?”

    姜咻小声的说:“我、我是来给您冲喜的,等您身体好了,自然就不需要我了,到时候您总是要成家立业的呀……”

    傅沉寒被她气笑了。

    姜咻以为他很欣慰自己为他着想,抽泣了一声:“我、我不是不知恩图报的人的,我以后会把您给我的都还给您的……”

    嗯,一刀两断,干净利落。

    野兽回了铁笼,傅沉寒有些啼笑皆非,他垂着浓长的眼睫看着姜咻:“放心,就算爷半身不遂,也多的是女人扑上来,不会找不到女朋友。”

    姜咻一想也是,她委屈的看着傅沉寒:“但是你公开了这件事,人家就会说我狐假虎威的,我不想让人家觉得你是我的大老虎。”

    ……这比喻,啧。

    傅沉寒舔了舔牙齿,倒是想在这小狐狸鲜嫩的脖子上咬一口,“听你的,哭什么。”

    姜咻觉得很丢脸,转身要去拿纸巾,又被傅沉寒给拉了回去,措不及防之间,男人柔软又有些微凉的唇贴在了她眼睑上,姜咻睁大眼睛,惊慌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漂亮的如同子夜晨星的眼睛。

    她眼睫上还带着泪水,水润润的,惊慌的一颤一颤,让人想要肆意欺负。

    傅沉寒低笑一声,伸手挑起她的下巴。

    那眼睫就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傅沉安抚的捏了捏小朋友白嫩柔软的后脖颈,声音轻佻:“别哭了,嗯?”

    姜咻:“……”

    “……”

    “……”

    她猛然回神,一把推开傅沉寒,呜哇一声冲进了浴室,门被摔得震天响。

    被推开的老男人用手指点了点鼻尖,愉悦的笑出声。

    ……

    姜咻看着镜子里脸红成了虾子的自己。

    她细微的哀鸣了一声,用冷水冲了好几次脸都没能让脸上的潮热退下去。

    “……”

    太丢脸了!

    姜咻觉得自己都要含羞而死了。

    磨磨蹭蹭的在浴室里待了十来分钟,姜咻又觉得一直躲在里面不太好,但是她又实在不好意思出去,干脆就开始洗澡,在洗完之前,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直到用柔软的毛巾擦干净了身体,她才意识到,自己不仅没有带睡衣,连换洗的贴身衣物都没有带。

    而之前穿的那一套,已经被她扔进了脏衣娄里,溅上了水,眼见着是穿不了了。

    姜咻:“……”

    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

    姜咻用大浴巾把自己裹住,贴在浴室门后面听外面的动静——傅沉寒似乎不在。

    姜咻微微松了口气,但还是警惕的将浴室门拉开了一条缝,伸出脑袋张望了一番,确认傅沉寒的确是不在,可能是跟平白商量事情去了,这才做贼似的从浴室里出来,紧紧的攥着胸前的浴巾,往衣柜那边走。

    飞快的找好了睡衣,刚刚拉开抽屉,冷不丁身后有个含笑的声音响起:“穿粉色的那套。”

    姜咻:“……”

    她就跟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僵硬的回过头,果然看见傅沉寒就站在她身后,修长的身形比她高一个头还多,精致的眉眼间带着几分笑意。

    他的手从姜咻的肩膀上空穿过,帮她拉开了抽屉,随手从里面勾出那套嫩粉色的:“喏。”

    姜咻:“……”

    要是这时候给她量个血压,也许会把血压表都给爆了。

    因为实在是太羞耻,她脑子都不清醒了,晕晕乎乎的接过他手上的东西,和睡衣一起抱在胸前,茫然的:“您、您喜欢粉色吗?”

    傅沉寒看了眼她露出外面线条漂亮、肌肤白嫩柔腻的肩膀和修长的脖子,道:“嗯。”

    她穿粉色肯定好看,像朵花儿似的。

    姜咻:“……那我去换衣服了。”

    傅沉寒拉住她手腕:“要不然我帮你换?”

    “……”姜咻回头看着他,十分认真:“我已经十八岁了,会自己穿衣服。”

    傅沉寒有点遗憾:“好。”

    姜咻:“……”

    回到浴室飞快的换好了衣服,姜咻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自己一定是喝了假酒。

    不然这么会这么浪!

    为什么要问喜不喜欢粉色这种问题啊!

    不过……寒爷这种人竟然会喜欢粉色诶……

    浴室门被不轻不重的敲了两声:“小朋友,我还要洗澡。”

    姜咻啊了一声:“我马上出来。”

    傅沉寒倒是没有再逗她,进浴室洗澡,姜咻松了口气,给自己吹干头发,怕他又想起验身那一茬,立刻把自己裹进了温暖的被窝里,并且闭上眼睛装睡。

    傅沉寒十五分钟就从浴室里出来了,他看了眼地铺里隆起的一团,走到门口跟外面的下人说了什么,没多久就有人端来了一杯温热的牛奶。

    傅沉寒弯腰拉了拉姜咻的杯子:“起来把牛奶喝了。”

    姜咻: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傅沉寒想了想,带着几分诱哄的说:“小朋友,不喝牛奶一辈子都长不高的。”

    姜咻:“……”

    大佬不愧是大佬,太狠了呜呜呜呜。

    姜咻哭唧唧的爬起来喝牛奶,跟傅沉寒求证:“寒爷,您长这么高都是因为每天喝牛奶么?”

    傅沉寒随口说:“嗯,对。”

    于是姜咻咕嘟咕嘟将一杯牛奶都干了,颇有种豪饮五粮液的气壮山河。

    “过来。”

    姜咻咳嗽一声,生怕傅沉寒说验身的事,磨磨蹭蹭的走过去。

    傅沉寒却只是伸手在她唇边一抹——奶渍。

    姜咻:“我自己……。”

    傅沉寒眼睛促狭的弯起,俯身,将那一点奶渍舔掉了。

    姜咻干巴巴的继续:“……擦掉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