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燃烬之余 > 新手入门 十五 姐妹叙旧
    我带着克里斯蒂娜去见长老们。

    迈克尔高升之后,搬到了执政官府,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现在的我获得了出入黑棺所有楼层的权力,但这只不过具有象征意义,象征着他们对我的器重和信任。勒钢和迈克尔知道我通过暗影能随心所欲地前往各处,却不知道乏加能帮忙抹去关于我的所有监控录像,整个黑棺与我自己家区别不大,唯一的不同在于,黑棺太大了。

    当然,关于我的出入权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其中不少谣言将我与黑棺中贵族的失窃案联系在一块儿,这让我很生气,因为其中大部分都是诬告。

    我告诉自己,作为公众人物,承受诽谤也是代价之一,如此一来,我便能宽宏大量地原谅那些匿名的指控了。

    只是如何处理那些失窃的物品,可着实让我有些伤脑筋。

    迈克尔在一座东方式的寺庙建筑内接见我们,他伸出手,笑道:“啊,赫赫有名的娜娜·克里斯蒂安小姐,即使在上一纪元,我也为血族中女剑豪的威名而心醉不已。缇丰公爵不止一次向我提起您,真想不到您居然成了剑盾会的九隐士之一,您的风采毫不逊于瓦希莉莎女爵。”

    克里斯蒂娜(下文简称克里斯)答道:“我也听闻黑棺中的新执政官开明贤能,文雅有礼,今夜得见,并未令我失望。”

    迈克尔握住克里斯伸出的手掌,亲吻她的手背,却亲在了厚重的手套上,他毫不介意,说道:“我的好朋友朗基是个令人愉悦的伙伴,我相信他在途中与你相处得很好,是吗?”

    克里斯说:“的确,他是个很有趣的人,某些时候....有些古怪,但这古怪的风格却让人觉得格外亲切。我总觉得在哪儿遇上过这样的人。”

    我闻言叹息,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身为主角,哪怕我是个残障人士,娜娜小姐现在也应该寻死觅活地爱上我了,可惜这不是后宫流轻。

    迈克尔瞧见她带着的大棺材,说:“您旅途劳顿,是该休息了,我已嘱咐我信赖的管家让·瓦冷在第八十八层为您安排了住处,我以名誉担保,那豪宅即使对您这样高贵的女性而言,也一定是相得益彰的。您还有其余行李吗?”

    克里斯答道:“多谢您的体贴,但在此之前,我还想见见我的姐姐。”

    迈克尔说:“当然,我已第一时间知会了缇丰公爵,我相信她也一定迫不及待....”

    一秒钟后,身穿黑色礼服,仪态仿佛女元帅的缇丰走入庙堂,她看见克里斯,露出笑容,克里斯也是。但缇丰显得矜持而克制,克里斯则温柔而诚挚,她们并没握手,而是心有灵犀地拥抱在一起。

    我的理解是,在上世纪,血族间已经存在着某种私密圈子,不为人类所知,只有圈内人才知道。缇丰和克里斯未必是亲姐妹,但她们成为血族之后,通过某种仪式成了亲人,而且她们名声远播,闻名于血族的世界。

    缇丰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

    克里斯说:“我的姐姐,你也一样美。”

    迈克尔搂住我肩膀,说:“我和朗基还有事要谈,不便逗留,两位自便。”

    我觉得陪他还不如陪美女,于是大声抗议,但迈克尔把我硬生生拽走了。

    他问我:“怎么样?找到反应炉了吗?”

    我说:“当然,不然怎么从你兜里赚那些金元?”

    我向他事无巨细地描述了号泣村发生的一切,没隐瞒任何细节,同时,我还将我心中关于号泣村的宏大设想灌输给他,迈克尔听得来劲,不停用手绢擦血汗,连连点头,时不时来一句“splendide”或“excellent”。

    最后,他叹道:“我同意,号泣村将是我们未来版图的重工基地,也是最重要的中枢城市,而你将是那座城市的创始人。”

    我精神一振,心头发热,刹那间,心中涌出千谋百计,万般策略,该如何运筹帷幄,如何布局扩张,如何发展经济,如何招商引资,如何推动科技,如何文化输出,如何降低恩格尔系数,如何共建小康社会,种种畅想与前景在我脑中变得清清楚楚,丝毫不乱。

    迈克尔说:“然而,发展需要钱。”

    我的心沉入了海底,颤声道:“要多少?”

    迈克尔说:“你是创始人,你说了算。我提议将你本次的酬劳——两千万信用额度——作为先期资金投入到城市建设中,你觉得怎么样?”

    我怒道:“为什么要我出钱?现在那里就是一个破村,哪里值两千万了?”

    迈克尔说:“当然不值,但你要不要反应炉的股权?我可以让百分之十给你,这是个吉利的数字,未来肯定十分光明。”

    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友谊的小船在金钱的风暴面前说翻就翻,我还以为迈克尔当上执政官后会变得更阔绰,想不到他还是一样地杀熟。

    我咬一咬牙,就当白跑了这一趟,因为迈克尔犯了大错,在如今的世界上,反应炉是独一无二的,而信用额只是黑棺印刷的工具。我答道:“成交。”

    迈克尔喜道:“je  taime!”这似乎是法语“我爱你”的意思,可现在我深深怀疑此话的真实性。他又说:“现在,让我尽快筹备,早早让工程队驾驶尤涅,携带物资与建材,前往号泣村,开始初期的建设。我们的余烬与钢材很充裕,但也只能有选择的建造,你认为该先造什么?”

    我说:“先造粮仓和哨所,还得造个市政府与纪念碑,先攘内安外吧。”

    迈克尔说:“pas  de  probleme!英雄所见略同。”前面那半句话似乎是没问题之意。

    我两手空空地返回庙堂,感觉再一次被迈克尔榨干了血,但这都是为了梦想,如果我有一个亿,这一个亿都得投进去。

    那对姐妹仍在谈话,我虽然绝不会对拉米亚不忠,可看美女能延年益寿,也有助于提高我和拉米亚养小孩的成功率,这是不是一种迷信?可在末世,许多迷信的传言已经变成了现实。所以,我喝了阿蒙之水。

    这药水的毒性不小,可我是如此地坚韧不拔,不惧牺牲,我承受巨大的痛苦,伏在地上,偷看着她们。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个秉性低劣的人,请理解我刚刚被迈克尔蒙骗,不得不用这种方式缓解心中的伤势。

    可惜她们没穿短一些的裙子。

    缇丰苦笑道:“我始终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当年为什么离开我?为什么漂泊在外?如果有你相助,我或许已经成为了血族的女王。”

    克里斯说:“你还在想那座岛屿?那个理想国?”

    缇丰说:“是啊,我本该在那座岛上实现人类与血族的共存,而不是待在黑棺,穷极无聊,无所事事。”

    她们谈的都是正经话题,没什么花边绯闻,这可真让人难受。

    克里斯握住缇丰的手,说:“姐姐,你变了,你已经失去了...失去了动力。”

    缇丰叹道:“经历了这样的浩劫,看着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我确实感觉老了。但你呢?你还在做着那个荒唐的梦?你还在找那个不存在的人?”

    克里斯说:“在浩劫之前,我觉得我似乎找到他了,可那就像是一场梦,很快我又什么都不记得,我又再一次陷入寻找中。”

    缇丰说:“你是不是中了疯狂之血的邪术?所以才产生了这种荒谬的念头,什么不存在的人?那就和该隐的传说一样不切实际。”

    克里斯答道:“不,我确定我神智清醒,那些末卡维族早就灭亡了,现在我和你一样迷茫,我只能寄希望于命运了。”

    我对她们在说什么一点儿也听不懂,或许是某种无聊的彩蛋。

    缇丰说:“对了,明晚有一场宴会,你必须出席,黑棺的所有血族都会在场。”

    克里斯叹道:“可我并非黑棺血族,我是剑盾会的隐士。”

    缇丰说:“就算你是人类也可以参加,因为我邀请你了,还有你,朗基努斯。”

    我大吃一惊,喊道:“我不在这里!”

    她们都笑了,缇丰说:“你不仅有暗影之血,还有隐秘之术,作为黑棺中最特殊的人类,人们口中的英雄,血族与人类之间的桥梁,你也获得了参加我们特殊宴会的资格。”

    我想起三十多个血族环绕着我一人,盯着我的脖子虎视眈眈,这让我觉得自己仿佛误入了某种类型片现场的清纯女孩儿,面对一群大汉,倍感无助而绝望。

    我问:“那宴会是关于什么的?”

    缇丰说:“一场比武,决定谁能获得下一个成为血族资格的战斗。”

    我想起贝拉说过的那种可怖仪式,急忙摇头说:“我不参加,我开挂过度,参加了必胜无疑,但也没什么意思。”

    缇丰说:“如果你不参加,现在的你,就是窥探长老隐私的疑犯,我可以把你抓起来,处以宫刑。”

    她这话说的真可笑,好像我会害怕似的,不过也就是一场比武嘛,参加了没什么损失。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