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 玛雅旧物
    ">

    虚幻终于破灭,花园仍旧压抑而阴冷,画中的女人站在小屋门前,古老的木墙上仍留下血字。

    我和拉米亚谁也不通“巫术”,我只能问:“海西是不是杀了亨利爵士?”

    拉米亚叹道:“看样子是的,而且即使她这么做了,也没摆脱雕像的控制。”

    我们是门外汉,这样的猜测多半是白费力气,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海西想让我们进入这屋子。

    我靠近木门,发现这屋子被一层薄薄的影子覆盖着,难怪它看似幽蓝。我面向拉米亚:“亲爱的,我向你展现一手我的绝活。”

    她微笑点头,答道:“我拭目以待。”

    我的影子握住门把手,转了转,往里推,门似乎被什么东西挡着,只开了一条裂缝。

    我不由一阵胆寒,说:“里面有人!”这手感、这阻力,不像是家具堵门,而是门后的人朝外推。

    拉米亚问:“是亨利·佩慈吗?”

    我不知道,但多半是他!

    拉米亚举qiang瞄准,我使足了力气,砰地一声,门还是被关上了。

    拉米亚手中多了一个圆滚滚的玩意儿,她笑道:“亲爱的,现在轮到我了。”

    我惊愕万分,那是一颗手雷!我急道:“你确定?”

    拉米亚说:“我不确定有没有用,但我确定必须这么做。”

    后来我才知道,这手雷叫做以太雷,和神剑弹的原理相似,其中含有一种叫以太的物质,对超自然的怪物有奇效,当然也能把人类炸得缺胳膊断腿。

    拉米亚说道:“后退!”把手雷一拉一甩,手雷骨碌碌滚到门前,发生剧烈的bao zha,先是把门炸碎,一团淡蓝色的光也扩散开去,屋内传来刺耳的怒吼。

    我问:“这手雷多少钱一颗?”

    拉米亚说:“不便宜。”

    我说:“还是向迈克尔收些费用吧,不然要揭不开锅了。”

    拉米亚皱眉道:“现在别说这些。”

    只听呼地一声,一个厚重的黑色棺材朝拉米亚扔来。拉米亚一拳将棺材从中劈开,紧接着,从门中冲出一个衣衫褴褛,几乎秃顶的人,那人脸上的肌肉深深凹陷,瘦得仿佛树枝,可从五官中,依稀可以看出他正是那个亨利,他满嘴都是尖牙,像是长期营养不良的人。

    可见一旦中年危机处理不好,儿女不孝,到了老年,只怕境况都将像亨利一样凄惨,连进食都成问题。

    亨利率先扑向拉米亚,拉米亚朝他开qiang,洞穿亨利咽喉。我喊:“别用神剑弹,否则这次亏大了。”

    拉米亚喊:“少啰嗦,快些结果了他。”

    我对自己的qiang法颇为自知,于是手持bi shou,从后夹击。

    亨利的伤口处已经流不出血,可他动作仍矫健异常,就算他不是血族{我认为血族其实正是一些狂犬病患者},也相差不远。他不待拉米亚继续射击,一个翻滚,躲入了树后。

    拉米亚与我互望了一眼,我们绕着圈,逼近他躲藏的那棵树,只要他稍稍露出一点身体,拉米亚绝不会落空。

    然而他却不在原地。

    我大吃一惊,回头一看,亨利从身后的一棵树中现形,仿佛一根新长出的树枝。我叫道:“在后面!”他朝拉米亚念了咒,霎时,荆棘重重生长,将拉米亚缠住。

    拉米亚挣扎了一下,震断了几根荆棘,喊道:“我没事!你专心对付他!”

    亨利从树中跃下,我朝后一躲,避开了他,我注意到他的双手像是戴上了木头手套,手指部分是尖锐的木刺,这是一件厉害的兵器。亨利喘着粗气,瘦骨嶙峋的身体时不时抽搐着,看来施展这样的法术,对他损耗不小,他想要吸血。

    我急忙翻找药水,可探入口袋,却不由暗自咒骂——我已经耗尽了存货,目前无药可用。亨利朝我一扑,木爪刺向我脑袋,我低头避开,还没来得及还击,他已双爪下压,攻势竟密不透风。

    我左手挡了一下,朝后躲闪,猛然他一个头锤,我像是被石头砸了一般,一时头晕眼花,全不知身在何处。

    拉米亚喊道:“鱼骨!别和他硬拼!”

    她的话令我回过了神,重新振作起来,亨利的爪子几乎触到了我心脏,我立刻身体后仰,爪子在我胸口留下了抓痕,鲜血淋漓,我跪在地上,朝后滑了几米,拉开了距离。

    我仍记得在无水村时奥奇德的教导,我也曾是仅次于弥尔塞的剑术高手,虽然拾荒与暗杀的日子令我有些不擅长正面作战,但儿时所学已成为我的本能,我不该这么弱,即使敌人是个吸血妖魔,我也不该如此狼狈。

    拉米亚在我身边,事关她的安危,我更不可能落败。

    我凝聚所有的意志,这让我注意到我的影子与我同在,我感到臂膀充实有力,血流过心脏,令它极快地跳跃,刹那间,我准备好了,我抛却了bi shou,左掌长出了鱼刺qiang。

    亨利凄厉地长啸,朝我冲锋,我屏住气息,刺出长qiang,意志令黑影变化,一道锐利的黑风闪过,亨利停在半路上,他的心脏处破开了个大口子。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摔倒在泥土中,他的皮肤迅速龟裂,化作了灰尘。

    这正是奥奇德所说的念刃,我终于学会了一直未能领悟的石杉。

    我看见鱼刺qiang缩回了左手,这景象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我用bi shou割开缠绕拉米亚的荆棘,看着她胳膊上布满划痕,我心疼不已,只想早些带她回去治疗。

    拉米亚说:“都是些皮外伤,你胸口的伤才严重。”她拿出医疗针,我们各扎了一支。

    这时,我们见到海西走向亨利爵士残留的骨灰,她捧起一些,将脸埋在骨灰中,似在哭泣。

    我担心她也朝我们攻击,拉米亚摇头道:“我觉得不会。”

    等候了一会儿,海西抬起头,脸上恢复了生机,她开口说话,声音虚无缥缈,黯然神伤。

    她说:“我出手袭击父亲,被父亲逃脱,他把自己关在小屋里,我用法术将他封印住,可他也向我施加了诅咒,让我一辈子成为伊克斯三姐妹的奴仆。我们就这样互相牵制,被关在这里,谁也无法离开。”

    拉米亚问:“那这许多年来的死者....”

    海西说:“是伊克斯通过我施展邪术,召唤异界的幻影,诱骗那些居民自尽。伊克斯是自尽的女神,最早,她们是玛雅人的三位女祭司,她们在雕像前自尽而重生,获得了邪恶的力量。”

    她一边说话,一边加速老化。她也是个可怜的姑娘,拉米亚认为或许让她吸血能挽救她,但她用眼神制止了拉米亚。

    她说:“伊克斯三姐妹之一的灵魂仍活在雕像中,小心,必须找到驱魔的方法,或者毁灭那雕像。而我将解脱了,多谢你们。”

    我问:“三姐妹?那样的雕像还有两个?”

    海西点点头,她已无力开口,多年来偷窃的生命在此刻尽数归还,霎时,她身躯腐朽,也化作了一片灰烬,与她的父亲一起,留在了花草之间。

    拉米亚握着我的手,在他们的残留之前跪了少时,为他们祈祷。

    我叹道:“将来,等我四十岁之后,你可得对我好一些,免得我和这亨利一样悲惨。”

    拉米亚奇道:“这算什么话?难道海西就不惨吗?难道这不都是亨利的错?”

    女人啊女人,你们的天性难道只会让男人背锅?然而智慧如我,自然知道不该与她争辩。

    那小屋中的家具都破旧极了,亨利这百年间恐怕一直在棺材中沉睡,联想到奥奇德,我的心情更为沉重,几乎难以喘息。

    我发现一张部分地图的照片,另外还有几张照片,似乎是个展厅的,正中的那个橱窗里是另一个雕像,与迈克尔的那一个颇有不同。

    我喜道:“是另一座雕像的线索!你说迈克尔愿意出什么价?”

    拉米亚嗔道:“你怎么满脑子都是这些蝇头小利?人家可是侯爵,应该让他欠你的情,而不是欠你的钱。”

    她可没经历过身无分文的苦日子,虽然在荒野上有钱也没用。

    照片标注的位置是旧金山艺术博物馆,应该离这里不太远,乏加有旧时旧金山地区的地图,应该可以问她。

    我们把相关线索打包带好,又花了不少功夫找到了出口,当我们走出草地,正在那幅画之前。

    这幅画也是一件古物,我们担心一旦出了这件屋子就会完蛋,商量了半天,却毫无办法。我说:“这画很邪,常言道:‘祸害活千年’,我看它不会如此脆弱。”

    我们抱着冒险一试的心情将画取下,我开门时担惊受怕,刚打开一条缝隙,却发现让·瓦冷领着几个看似专业人士等在屋外。

    他们一见到我们,发出惊喜的叫声,迎了上来,当看到我们用窗帘包着的画,更是惊得魂飞天外,嚷道:“快停下!”

    让·瓦冷吼道:“别动!你们两个笨蛋!退回屋子,让我们来处理!”

    我们只能无奈地返回,让·瓦冷他们全忘了这屋子里死了多少人,竟义无反顾地走入其中。随后,我见他们取出一层层帆布,各式各样的仪器,围着那幅画大张旗鼓地忙活着。

    拉米亚叹道:“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我说:“有权有势者的世界,我们更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