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满园春似锦 > 章节目录 第150章 神秘人
    舒青荷的脸上带着些许微怒,扭头了一眼身后的沈墨初笑着说道:“你放心我很就会回来的。”

    “嗯。”沈墨初点了点头,他开始有些怨恨自己了,怎么会如此的掉以轻心?如果不是自己太过于情敌,又是大晚上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越是想着这心里头越是烦闷,想要站起身来去拉住舒青荷的手,但是不知道为何自己的手却怎么都用不上力气。

    舒青荷跟在那个宫女的身后踏着夜色去往莱亚公主的住处,这一路走来灯火通明,四周点燃的都是油灯,索性也不会害怕不清路。

    “还要多久?”舒青荷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都已经走了很远了。

    宫女显然是有些不太情愿的,她默默地回头了舒青荷一眼,很是不屑的说道:“你大约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这么想要去找死的人。”

    舒青荷也不说话,对于这样的人自己也不会再做出过多的搭理。

    “到了。”

    终于,宫女缓缓回头,了她一眼之后伸出手推开了那扇鎏金的大门,刚踏进去,就到莱亚身穿着一声金黄色的衣裳坐在那里,旁边还有人在吹拉弹唱。

    “你来了?”莱亚放下手中的茶盏,那双好的丹凤眼犹如星光璀璨。

    舒青荷也不客气,直接就坐在了凳子笑着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s11();

    “你难道没有觉得,你根本就配不上沈墨初。”莱亚到时候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舒青荷忍不住的冷哼了一声笑着说:“配不配得上那是我的事情跟你并没有关系。”

    “我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你为何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呢?难不成你觉得留在一个你根本就配不上的人身边会感到十分的快乐?”

    说到这她下意识的停顿了数秒之后又继续说道:“我喜欢了他好多年了,你觉得我会就这样放手吗?”

    舒青荷对于这样的女人也只能是觉得无奈:“你是一个公主又如何?我是一个贫民百姓又能怎么样?在感情的世界中从未有过什么适不适合,有的只有配不配。”

    “我自认为我们很适合的,至于你口口声声说的喜欢,我想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想,你所谓的喜欢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若是你不答应,我会让你永远都离不开这座皇城。”莱亚冷笑了几声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并不害怕,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离不开这,你的女儿你的孩子们会怎么办呢?”

    舒青荷咬咬牙:“你可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就是被人威胁。”如果独玉发现自己并没有回去,肯定会想到很好的应对措施的,想要出去其实也就只有时间问题罢了。

    “好了,来我们之间好像谈论的不是很痛快。”莱亚缓缓地站起身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希望你不要后悔你今日所做的一切知道吗?”

    “我大约是从来都不曾后悔过。”孩子还好好地,而她跟沈墨初自然也是会好好地。

    从莱亚的宫殿里出来之后的舒青荷就回到了原来的牢房之中,而她并没有到沈墨初,想来应该也是被那个皇帝叫走了吧。

    “

    嘿,姑娘。”

    冷不丁冒出来的声音把舒青荷给吓了一跳,她猛然回头着那个声音发出来的方向:“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这人的声音很是苍老,就犹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魔一般。

    舒青荷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在这里跟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人说话,但是出于尊重,对方说一句话的时候她都会应答一声。

    “我与你说话,你难道就这么的敷衍了事的?”老者很是不悦的说道。

    舒青荷微微一愣随即苦涩的说道:“你这人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呢?难道你就真的没有出来,我此时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吗?”

    “我知道,你在为了那个男的担心,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老者一副自己知道的很清楚的模样,甚至是还忍不住的摆了摆手说:“我要跟你说故事,你愿不愿意听?”

    “不愿意!”舒青荷没好气的说道。

    老者就好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似得,依旧是自顾自的说着,这让舒青荷很是反感。

    或许是那老者觉得没有一点点感兴趣的好事情,舒青荷必然是不会搭理自己的。

    索性就坐直了身子说道:“若是我告诉你我认识你的母亲呢?而且你的父亲也都还活着,如果你没有一点问题的话,你是来不到这个地方的。”s11();

    不得不说这老者很是聪明,单凭这一句话让舒青荷回过神来。

    自己的母亲还有自己的父亲?从原主的记忆之中完全是可以感觉到,原主的父亲曾经留下了一块玉佩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但是那块玉佩,被自己的大嫂给抢走了。“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我父亲可是一个可是在山沟沟里长大的。”

    “你觉得我若是没有一点的把握我会说出这番话来吗?若是你不相信我就没有办法了。”说着又闭上了双眼睡了过去。

    说真的,舒青荷在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整个人都是蒙的,原主的父母还真的是一个比较……

    “我的父亲就算是还在,他的年纪已经是非常大了吧?”说着更是扭头向那个老者。

    “这么跟你说吧,你的父亲并不是你的父亲。”老者并没有睁开眼而是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这让舒青荷更是不解了。

    不过从这话里的意思大约也而是能够猜到的,自己应该是抱养的吧,于此以来也能够说得通了为什么自己的哥哥嫂子那么的不待见自己了。

    “我是抱养的对吧?”舒青荷淡淡的问道,企图从老者的脸上得到一点点的答案。

    老者缓缓地睁开双眼着她笑着说道:“没错,抱养的。”

    “所以,我的这个爹爹其实是有恩与他们对吗?”舒青荷感觉自己身处在一团迷雾之中,就好像是怎么都没有办法找到那一个点。

    “可以这么理解吧。”老者总是神神叨叨的,这让舒青荷很是郁闷更是心烦。

    正准备在问的时候,沈墨初被人带了进来,他的脸色有些不好,大约是之前的药物所致吧。

    “你回来了?他们是不是为难你了?”舒青荷小声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