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满园春似锦 > 章节目录 第117章 为什么要闹事
    “那成,日后你可是要保护好他们知道吗?”舒青荷笑着附和道。

    这时沈墨初手中带着蜜饯走了进来:“晟逸,你怎么总是往你母亲这跑?你母亲身子不好,你赶紧回去做功课。”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那摇篮中的几个孩子身上郁闷的说道:“让奶娘将这三个东西带走,吵着你母亲睡觉。”

    舒青荷面对这样的沈墨初着实是有些头疼的:“你别这样,好歹这些都是你的亲生孩子呢。”

    “我不觉得能够要了你的命的人是我的孩子,以后不待见。”沈墨初直到现在一想起三个孩子差点就把舒青荷的性命都给夺走了,还是会耿耿于怀。

    舒青荷没好气的憋了憋嘴说道:“我又不能一个人带,说起来一定要怪罪的话,就只能是你这个家伙了。”

    “以后不生了。”沈墨初冷哼一声,家里都已经有四个了,再生就能有一个蹴鞠队伍了。

    舒青荷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从沈墨初的眼神中不难出,他似乎并没有之前那么的在意了,想想也都还算好的。

    只是后来,这几个话的时候一个一声爹爹,沈墨初是很打脸的。

    把这个几个家伙宠上天的也只有他独一份了,哪怕是晟逸也没有这份殊荣。

    原本是一个月的月子,舒青荷是可以早早的就出门的。s11();

    但也不知道沈墨初从哪里听到的歪理说,一个孩子是一个月子,三个孩子自然是三个月,少一日都不行。

    于是,舒青荷的悲催生活,硬生生的从一个月变成了三个月,不过还好,头一个月是比较注意饮食的,后面两个月也没有那么讲究了。

    “我总算是可以出门了。”舒青荷在大门口伸了一个懒腰,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居然觉得这个时候的天空都是明亮的。

    这一日刚好也是三个孩子的百日宴,沈墨初从一开始的不待见到现在的事实咳咳都想着孩子们,他所经历的也仅仅只是一个月的心里落差。

    “主子。”杏儿从外面拿了几件做好的衣裳走了进来:“这是紫苑姐姐这几日闲来无事给孩子们做的衣裳。”

    “说着今日是小主子们的百日宴,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知道送什么好,所以就合着一块绣了几个肚兜跟衣裳。”

    “有心了。”舒青荷笑着接了过来,只见那肚兜上绣着福禄寿三个字,还有几个银锁。

    “这些是不是花了不少的银子?之前不是与你们说了有着闲钱就好好的存起来吗?”

    “这往后若是找到了好人家,身边总该有些贴身的钱不是?”舒青荷的话语略带埋怨的说道。

    “主子,您平日里给我们的赏钱可以有不少呢,这给家里头送一些过去之后,自己手里头还是有剩余的。”

    杏儿他们几个都在想,自己若是当初没有跟着舒青荷的话,那种日子怕又是另外的一个光景了。

    舒青荷伸出手摸着手中的肚兜,她其实最明白的就是,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难得的东西了。

    自己若是不对她们好,他们也不会这么掏心掏肺的对自己这一家子。

    说到底,舒青荷的心中对他们还是有些亏欠的,但自己也不算是圣人,又怎么会将所有人都照顾

    的很好呢。

    “主子,我来给您更衣,爷这会子带着三个孩子都在外头呢,咱们该过去了。”杏儿从一边的衣架上找到了一身比较合适的衣裳给她换上。

    其实他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除了一些经常生意上有过往来的,还有就是毛嫂子他们几个了。

    舒青荷从院子里出来的时候,就迎面到了毛嫂子正抱着孩子朝这边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春旺跟晟逸,他们两个打打闹闹的也只道是因为什么缘由。

    “你怎么过来了?”舒青荷快步上前将孩子抱了过来:“小悦儿……”

    “你瞧你,这是家馨儿,怎么会认成小悦儿的。”毛嫂子见她把自己孩子的名字都给叫错了,也算是逮到了取笑她的机会了。

    舒青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那也不能赖我啊,这三个孩子长得也都是差不多的,若是粢儿还好些,是个男的,若是我在想不起我还能掀开被褥瞧瞧。”

    “可这两个小的是个女娃娃我这也不知道该怎么分了。”

    “行了我也不大打趣你了,对了我在你家那些客人中瞧见一个比较古怪的,你说这会是谁啊?”毛嫂子一脸郁闷的。

    舒青荷想了想大约就是自己的师傅独玉无疑了,毕竟这个老不羞的就是奇奇怪怪的。

    走到哪里都是一道十分亮丽的风景,总是会让人忍不住的停下来仔细瞧上几眼的。s11();

    “主子你快些吧,独玉老先生好像是跟爷吵起来了。”若素着急忙慌的从外面走了过来,瞧见自己的主子还在说话呢,这一会子就更加的着急了。

    舒青荷的眉头一拧:“怎么了这是?”

    “我听着好像是先生要把馨儿小姐给带走。”若素急了,这么大的孩子怎么说带走就能带走的,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舒青荷一听也有些站不住了,赶紧就跑了出去。

    “我说了,这孩子若是不让我带走,你们大家也都是有麻烦的,原本出生那日我就是想要要带走的,可是这孩子也太小了带走确实是有些不太合适。”

    “如今也已经有百日了,今日不管你同不同意这个孩子我是必须要带走的。”说着抱着孩子就出了门。

    在座的宾客都是些明眼人,自然是发现了他们几个是认识的,既然是认识就不存在抢孩子这回事了。

    沈墨初很不高兴,自己的孩子也才百日这说带走就让人带走吗?再说了,这带走跟不带走又有什么区别?

    “师傅。”舒青荷正好在大门口的时候跟独玉给撞见了,她了独玉怀中的孩子媚头饰皱的跟深了。

    “有什么话我们去房说,在这里莫让人了笑话。”舒青荷压制住自己心中的火气,几乎是用自己最平静的声音说道。

    或许是觉得这这样真的不太好,独玉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不是我太过于残忍,非要把你们的孩子给带走了,但是若是我不带走别说是你这一个孩子了,你那两个都会遭殃的。”

    “青荷,我待你不薄你也知道的,我自然也不是那种喜欢无理取闹的人,我今日这般做确实是情非得已的。”

    独玉想了想,还是将自己前几日到的事情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