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默 > 章节目录 第209章 钱行长跳崖
    如今,看着眼前这些人惊恐的表情,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坐实了!

    金矿,确实没有;而他们,也摊上大事了!花15亿,买个了废矿,别说假黄金的案子,政府不会饶了他们;单是这一锤子买卖的损失,他们背后的人,就绝不会让他们好过!

    扔掉手里的烟,我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呆在这儿了;热闹看了,结局定了,剩下的时间,就是看着他们如何倒闭,我们如何完成收割了。

    转身刚要走,却没想到钱大少,猛地朝我扑来,死死抓着我胳膊问:“陈默,是不是你害了我?这些事情,是不是你一手策划的?!”

    我猛地挡开他说:“钱大少,说话可要讲证据!是我让你们来掘金的?还是我让你们来买矿的?我可什么都没做,是你们鬼迷心窍,想过来截我的胡!现在金矿砸在了自己手里,难道屎盆子还要往我头上扣吗?”

    “就是你,肯定是你设计陷害的我们!你故意给菲菲那个贱人假证明,然后引我们过来,最后再哄抬物价,让我们以15亿的资金,买下这座废山,你这是要把我们往死里坑!”说完,他还想拉我胳膊。

    我直接躲开说:“无理取闹!再胡言乱语,小心我告你诽谤!”说完,我抬腿就走。

    可钱大少再次扑过来,一把抱住我的腿说:“陈总,爹,你不能这样,救救我们好吗?这锤子买卖,要真砸在了我们手里,我和我爸就死定了!求您网开一面,饶过我们这次好吗?”

    我皱眉看着他说:“难道我没给过你机会吗?钱大少,我何曾伤害过你?!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对我们却没完了!你自己数数,我饶了你多少次了?”

    深吸一口气,我又说:“不想跟你扯了,山是村委卖的,我可没有权利,替他们违反协议;你要求人,就去主任家里求吧。”

    “你不要这样!真的,我以后再也不骚扰苏彩了,我对天发誓!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们真的死定了!”钱大少依旧抱着我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道。

    呵,不再骚扰苏彩?你钱大少说话,还不如放狗屁;像你这种人,一旦翻过身来,指不定会怎么报复我呢;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陈默不是傻子!

    从兜里掏出烟,我点上问:“你们怎么就死定了?钱赔了就赔了,还不至于去死吧?!”

    钱大少猛地说:“可那些人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家只是替别人开银行的,帮助东山集团对付你们,也不是我们的本意……”

    听到这话,我忍着浑身的激动,刚要问对方是谁;这时候他父亲猛地说:“够了!你这个混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你害了我还不够,难道还要把咱们一家老小,全都害了吗?!赶紧给我住口!”

    钱大少猛地一哆嗦,顿时死死咬住了嘴唇!

    这个时候,如果我拿15亿的资金,来跟他们交换信息,我想就以钱大少的德行,一定会交代的!

    但同样,那我也就彻底曝露了!这么有指向性的,愿意花这么大的价格,来探听他们背后的人,简直就跟不打自招一样。

    所以我不会干蠢事,尽管我特别想知道,他们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但大师傅说得对,活着,永远是第一位的!只有活下来,才能做更多的事情;所以即便诱惑摆在面前,我也一定要克制住自己。

    “真不知道你嘴里,在瞎咧咧什么!我更没工夫跟你扯淡,再见!”说完,我一脚踢开他,直接下了山。

    后来他们在山上怎么样了,事情又是如何处理的,我一概不知!

    第二天我倒是开车,带着母亲去县城逛了一天。

    从我有记忆开始,父亲就从没给母亲,买过几件像样的衣服,至于到县城的商场闲逛,那更是天方夜谭。从小到大,我受罪,其实母亲也没过过好日子;她一直活在父亲的阴影里、恐惧里。

    所以到了商场,有漂亮衣服,我就给她买;看见什么保健品,就直接拿;母亲吓得不敢要,怕我多花钱;可如今,我还缺钱吗?钱大少,可是我的送财童子!

    傍晚回到家,刚一下车,我就听见村民,在路边讨论;说是今天,那帮买矿的人,到我们村委讨说法,说龙夼山上跟们就没有金矿,让他们退钱,还跟村委的干部打起来了。

    我只是冷笑,合同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人家村委卖的,是龙夼山的承包权,又不是金矿的承包权!村委又没有违约,这钱怎么可能退?!

    傍晚时分,老家这边的事,算是彻底处理完了,本来我想趁着夜色,直接回乳城;可母亲舍不得,硬拉着我胳膊,非要让我再住一晚上。

    尤其陈发今天赶集,买了不少猪棒骨,母亲还要包饺子,非要让我留下来吃饭;想一想,以后工作忙起来,我陪母亲的时间,肯定少之又少,索性就再留一晚吧。

    后来我蹲在井台边上剥蒜,陈发就烧锅煮棒骨,母亲在屋里剁着馅儿,家里一片温馨祥和的景象。

    可不一会儿,我兜里的电话就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擦擦手,我接起来问:“喂,哪位?”

    “陈默,我是钱金元!”电话那头,钱大少声音低哑地说。

    “钱大少,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疑惑地问。

    “陈默,我爸爸死了,今天钱没要回来,他直接从你说的那个断崖上,跳下去摔死了。”钱金元沙哑着声音说。

    听到这话,我心里猛地一痛!又是一条人命啊,虽然他父亲,绝不是什么好人,可突然就这么死了,我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纠结。

    咬着牙,我克制着情绪说:“节…节哀吧,很多事情,并不是咱们能左右的;钱大少,以后你要好好的,换个角度看世界,或许你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他长长叹了口气道:“你放心,打这个电话,我不是跟你兴师问罪的;你来龙夼山吧,有些话我想告诉你。”说完,他直接把电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