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卧河山 > 正文 第九百章 发现绿洲
    第九百章 发现绿洲

    任宁很清楚自己的状态,倘若乌骓的血真能救他的话,何不宰杀一只骆驼。

    虽说这一路上骆驼对他的帮助不小,但毕竟不如跟乌骓之间的感情深厚。

    眼下骆驼全都活着,就证明浓稠的血液根本救不了如今的任宁,他需要新鲜清澈的水,能够喝饱的水。

    乌骓灵性极强,似乎猜到了拓跋雅露的目的,灯笼般大的双眼竟然微微闭合,似乎是在等待着死亡。

    如果用它的命能换任宁一命,它真的毫无怨言。

    正当拓跋雅露手中的弯刀将要割破乌骓喉咙的时候,暗月及时将她制止,弯刀飞出十多米的距离。

    “大哥不让它死。”暗月冷着眸子说道,结实有力的手掌攥着拓跋雅露的手腕,怕她继续动乌骓动手。

    拓跋雅露只觉得全身无力,瘫软的坐在地上,竟是委屈的哭出声来。

    乌骓从小跟在她身边,她又何尝想取乌骓的性命,奈何任宁要死了,她要帮他。

    这倒不是说拓跋雅露已经喜欢上了任宁,纯碎是想着还他这个人情,至于她欠乌骓的,来世再还。

    她说过,下辈子自己当马,乌骓当人,她让乌骓杀一次。

    看着乌骓保住性命,任宁面色变得安详起来,似乎也在静静的等待死亡。

    “用不用恢复原本的相貌?”影月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他知道任宁命不久矣,何不在临终之前跟拓跋雅露道个别。

    就算对方不能立刻恢复记忆,也总能记住他最后的模样。

    任宁摇了摇头“如果她心中有我,就算化成灰烬也能认得出来,如果她心中无我,就算站在她身边也不会相识。?

    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对面不识。

    任宁早就得到了得到,又何必自取其辱一次。

    况且,他已经心灰意冷,也不想再度燃起希望后失望而终。

    就这样躺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对方,未尝不是一种享受。

    这一刻,任宁心中是安详、是淡然,仿佛这就是他临终的样子。

    眸子是望眼欲穿的,不仅撇在拓跋雅露身上,也落在乌骓的身上。

    乌骓就像他们二人的孩子,也是感情的结晶。为了乌骓浪费掉所有水源,他不后悔。

    突然间,乌骓硕大的眼睛里流出几滴泪水,长天长嘶。

    “这孩子也在伤心吗?”任宁的心都碎了,没想到乌骓的灵性竟然如此之强,绝对要赶超黑星。

    说实话,任宁知道在乌骓小时候见过它一面,再然后就是洛阳城一面。

    乌骓却始终没有忘记他的气息,把他当成主人。

    单从情感上讲,任宁没资格当乌骓的主人。

    可它能看出曾经的拓跋雅露对任宁是多么的喜欢,于是才把他当成的男主人。

    人与人之间隔着一层肚皮,缺乏最基本的信任,但是动物不同,它们认定的人,就会一生追随。

    哒哒哒……

    突然间,乌骓发疯似的冲向任宁,不顾影月的阻拦直接将他叼起来,放在后背上。

    这变化太突然,愣是让暗月有些手足无措,正要追赶的时候,却发现任宁挥了挥手,嘴皮子微微颤动着“不要追了。”

    暗月能明白任宁的意思,任凭乌骓把他带走。    多日未进食的乌骓,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跑起来虎虎生风,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拓跋雅露仍旧坐在地上自责,她不该对乌骓起了杀心,误以为对方抛弃了她,选择了任宁。

    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们马上就要死了。

    天黑之前,倘若还走不出沙漠的话,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出发!”拓跋雅露重新振作起来,果断的吩咐道。

    二百名鲜卑士兵再度打起精神,为了活下去准备再拼一次。

    “我建议沿着马蹄脚印前进。”暗月突然说道。

    类似他这种纯粹的高手,几乎可以达到通灵的水平,隐约看到乌骓眸子里有一丝光亮,或许前方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拓跋雅露先是一怔,最后点了点头。

    且不说前方会不会有收获,她也要找到乌骓,已经任宁的尸首。

    就这样,一人一马在沙漠中飞奔,扬起滚滚灰尘,即便任宁还有力气睁开眼睛,也看不穿这雾蒙蒙的一片。

    任宁的状态越来越差,一股困意来袭,意识渐渐消退。

    他仿佛看到了曾经的拓跋雅露,看到了上京城的那个夜晚。

    思绪突然一转,任宁回到了洛阳城,秦欣瑶等人围着自己笑个不停。任宁也是幸福感爆棚,这大概就是齐人之福吧。

    突然间,他的心头一紧,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中。

    对面是一身青衣飘飘的女子,手中的长剑发出血红色的光芒。

    他始终不能对萧语诗释怀,每每想起都是一股钻心的痛楚。

    “语诗!”

    任宁猛然间睁开双眼,周围是一束束明亮的光芒,只是那涌过来的清水让他喘不过气来。

    手脚快速滑动,脑袋一下子钻出水面,不停的往外咳水。

    河岸上是乌骓欢快的嘶叫声,显然实在嘲笑他狼狈的样子。

    原来,历经一个时辰的狂奔之后,乌骓找到了绿洲,找到了清澈见底的湖水,于是直接把任宁丢在里面。

    “你小子敢嘲笑我!”任宁有些不悦,竟是拉着乌骓粗壮有力的前腿把它也拖进水里。

    一人一马不停的在水里嬉戏,偶尔喝一口水,却不敢喝太多,免得肺泡炸掉。

    在沙漠中走了十多天,对水的渴望难以想象。

    任宁就像一直泡在里面,哪怕是身上出现浮肿。

    这一缕甘甜内外相交,整个人都清爽起来。

    大抵过了一刻钟时间,任宁真的有些折腾不动了,肚子咕咕叫个不停。

    上岸之后,他才发现这不单纯是一小块绿洲,很可能是通往草原的边境。

    极目望去,绿油油的一片草原没有边际,湖泊旁边还有不少低矮的树木,也增添了几分绿意。

    乌骓大口的嚼着多汁的牧草,兴奋的不停嘶叫着。

    人家盲肠发达,可以吃草,咱不行啊!

    任宁很无奈,恨不得也变成一匹小马,不不不,应该是老马。

    其实,他也不用太过担心,这附近是稀疏的森林,总能找到几只野味。

    心里这样想着,一直肥硕的野兔冲进他的视线。

    正当任宁要掏出手弩的时候,野兔竟一头撞在树桩上,四腿一蹬,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