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猎天争锋 > 章节目录 第217章 剑气纵横(四续)
    商夏自从进阶两仪境开始专修剑术以来,所修炼的第一套完整的剑术传承便是《济剑策》中的“方钢剑诀”。

    在他目前所修炼的六种不同类型的两极剑术当中,便是这套剑诀精研最久、最深,变化最多,威力最大,施展起来也最是得心应手。

    那杨超先是如同未卜先知一般避开了商夏的第一剑,他还不觉什么。

    然而紧跟着此人又在间不容发之际,仓促之下一剑出手,居然都能够妙到毫巅的刺到他的连环剑气最后合拢的节点之处,再次令商夏的剑术无功而返,这就显得有意思了。

    商夏接连两次出手,以最拿手的剑术应敌,而对方却总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避开。

    一次也还就罢了,两次还是这样,很显然对方要么提前掌握了商夏剑术的破绽,要么就是自身有着某种特殊,能够及时判断出商夏剑式的走向。

    商夏显然更倾向于后一种!

    连续两剑落空,平白让商夏添了几分忌惮,以至于他暂时放缓了攻势,想要更进一步摸清对方的底细。

    岂料便在商夏心生此念,原本铺开的剑光刚有收敛之意,那杨超立刻便动了!

    此人要么不动,要动便是石破天惊!

    手中的长剑只是简单的一招直刺,却迅如闪电,刹那间的爆发速度堪比武威马琦的飞剑,可威力却要远胜。

    商夏剑势虽缓,可威力犹存,可此人这瞬息之间爆发出来的一剑,却是敌退我进,追上商夏开始收敛的剑势并生生破开了,然后直奔商夏而来。

    面对这骤然而至的一剑若是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就已经败了,就算不败,怕也要狼狈而退,说不定就要全面落入下风。

    然而站在杨超面前之人却是商夏!

    千钧一发之际,商夏仍旧临危不乱,直接强行散掉了尚未收敛的方钢剑势,不顾体内元气冲突反噬,再次强行运转两仪元气,玉河剑的剑势再变,于他身前布下了一层绵密而坚韧的剑网。

    杨超那看似势在必得的一剑,直接刺入这一层剑网之中,甚至强行将凹陷的剑网推至距离商夏身躯三寸距离。

    只需这最后的三寸,杨超这一剑便能够刺入商夏身躯,剑意便能够侵入他的躯体,在他的内腑之中肆虐!

    而此时这一剑之势却已经即将耗尽,尽管这最后的三寸距离,仿佛只要再努力一把就能够接近,可那杨超却突然间脸色一变,干脆利落的抽剑急退而走,中间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而恰在杨超的长剑脱离与剑网接触的一瞬间,原本密布在商夏身周的剑芒突然追逐着他的长剑剑尖攀援而上,一缕缕细小的剑芒前仆后继,相互绞缠,就像是在剑网表面生长出了一柄长剑,在剑网缩小的同时,这根完全由剑芒凝聚而成的长剑却是越长越长,直奔杨超而去,最近之时距离杨超同样仅剩三寸距离!

    而后随着杨超长剑一振,震散了攀援在剑身之上的异种剑气,商夏这一次诱敌深入的反击再次落空!

    第三次!

    商夏以藏针剑诀为守,绵里藏针,试图令杨超飞蛾扑火,自蹈死路。

    可此人再次如同未卜先知一般,在最后时刻避开了!

    但这一次双方近距离对了这么一剑,却是终于让商夏捕捉到了对方的一点剑术根底!

    望着倏忽间退出十多丈之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再次陷入沉寂的杨超,商夏嘴角微微一掀:“原来是动静两极之道!”

    一直保持着波澜不惊的杨超目光闪过一抹凌厉的寒光,神情看上去也显得凝重了许多。

    商夏笑问道:“阁下的剑术极为奇妙,似乎能够在对敌之际看穿对手的意图,从而能够及时作出应变,不知可否赐教?”

    “奕剑诀!”

    杨超沉声道:“我本意当是能够做到‘秋风未起蝉先觉’,与你交手必可处处抢占先机,让你每出一剑都在我的算计当中,自然便可处处针对,最终令你处处束手束脚,最终不战自溃……”

    说到这里,杨超不由遗憾的摇了摇头,道:“可惜你剑术精妙,剑式游走之际犹如羚羊挂角,痕迹极少,杨某勉强捕捉一二,最多也只能随机应变,最多自保而已,想要败你却已经不大可能。”

    “奕剑诀?动静两极之道……”

    商夏闻言先是喃喃自语了两声,然后才抬头笑道:“‘一动不如一静’,‘以静制动,后发制人’,杨兄刚刚那几剑果真称得上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商夏倒不是卖弄,只是随口将自己脑子深处的一点记忆随口说出来罢了。

    可站在他对面的杨超,却在此时已经无法在保持先前那种静默如水的状态,忍不住道:“商兄也曾修炼奕剑诀?”

    不过他很快便意识到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商夏真要懂得奕剑诀,刚刚自己恐怕想要同对方打个平手都不可得。

    望着商夏含笑的表情,杨超稍稍定了定神道:“这些道理商兄又是从何得知的?在下也是好奇,商兄之前与北海李汐,武威马琦以及在下先后交手,所施展的剑术各有不同,似乎也并非同一种两极之道吧?听闻旧燕慕容世家传承有一两极奇功曰‘三玄两极功’,原因莫不就在于此?”

    商夏笑了笑,道:“虽不中亦不远矣,商某在武极境的本事,的确曾借助此功颇多,也算是推陈出新吧!”

    商夏知道自己能够在武极境施展多种不同类型两极剑术,根本逃不出有心人的眼睛,索性放出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也省得时常被人惦记。

    杨超恍然道:“商兄大才,之前所施展的两极剑术的确超出了三种。”

    商夏见目的已经达到,便只是微小点头不语。

    杨超见状又道:“今日与商兄一战收获颇多,此战结果不若你我握手言和,如何?”

    商夏笑了笑道:“杨兄,你恐怕有些小看商某了!”

    杨超闻言脸色不悦,沉声道:“怎么,商兄难道还想赐教?那么杨某奉陪就是!”

    他自忖自己已经将“奕剑诀”修炼至圆满,剑心通透之下,纵使无法击败商夏,也足以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这才主动言和,谁曾想这商夏居然如此不给面子。

    商夏这时笑道:“也罢,这通幽城不管怎么说也是商某的主场,便请杨某品鉴商某接下来这一剑,若是杨某还能够破我剑势,甚至于能够在此剑之下全身而退,此战便算商某输了,如何?”

    杨超脸色沉凝,只是将长剑平端指向商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商夏这时忽然笑了笑,玉河剑向前一指,剑域瞬间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