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章节目录 40.拜访
    神秘屋里盘踞的神秘力量被消除了一部分。<a href="" target="_blank"></a>

    虽然并没有被彻底清理干净,但最少在神秘屋的大厅中,已经再没有了神秘力量的干扰,它已经足够安静,可以让梅林坐在温暖的壁炉边,听一个来自16世纪的灵体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

    “你,有名字吗?你到底是什么?”

    梅林将一个清洁咒扔在了壁炉边的沙发上,在那沾染了鲜血和古怪物质的沙发重新变得干净之后,他坐在上面,翘着腿,看着自己眼前站着的那个紫色的女性灵体。

    “我叫玄兰。”

    那个紫色的灵体用温和的声音回答说:

    “我是神秘之屋的中枢,它的灵体,您可以理解为,我的存在,代表着这座屋子的意识。我被创造出来,为神秘之屋的主人服务。”

    “嗯。”

    梅林点了点头,他能理解玄兰的意思,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但他在一些魔法书里听说过类似的例子。

    一些巫师们会用特殊的方法,让一些没有生命的东西诞生思维,以此来为他们更好的服务。

    “那东西,是什么?”

    梅林指着地板上那团正在分解的血肉,那是之前那具被砍死的炼金生物的尸体。

    它不是自然产生的生命,它的存在违反了自然规律,它是不该出现,也是不该存在的,因此在躯体的完整被破坏之后,它就开始快速分解。

    有一些银色的,造型古怪而奇特的机械物品的碎片散落在血肉之中,代表着它那古怪的生命力,并非单纯来源于魔法。

    “它是守门者。”

    玄兰平静的解释到:

    “是达.芬奇主人闲来无事时按照古老典籍制作出的炼金作品,它被创造出来,担任达.芬奇主人的实验助手并且维持神秘屋的正常运作。曾经的它并不狂暴,外表也没有被血肉扭曲,但在灵体感染发生时,它也被神秘的力量感染,变得失去理智并且逐渐疯狂。”

    “在数百年的杀戮中,它成为了神秘之屋里污秽灵力的节点,它有了自己的思维,它依然忠诚的履行着曾经的使命,但它不再驱逐那些闯入者,而是残忍的杀死他们,并且困住了那些无处可去的幽灵,将它们转化为守卫神秘之屋的怨灵。”

    梅林点了点头,他又问到:

    “你所说的灵体感染是什么?”

    “是一项秘密的研究。”

    玄兰如真正尽职的管家一样,她说:

    “正是那研究引来了未知的灵,它在午夜时降临,占据了神秘屋。达.芬奇主人离开了,那灵也紧随其后。但仅仅是它残留于此地的气息,便彻底感染了神秘之屋。”

    “...”

    梅林没有继续问问题,相反,他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玄兰,这个自称是神秘屋的意识之灵的灵体。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审视,但玄兰并没有因为这目光而产生更多的表情。

    直到数十秒钟之后,梅林开口说:

    “你也被那‘灵’残留的气息感染了?”

    玄兰没有回答。

    “你明显有自己的情绪。”

    梅林弹了弹手指,他说:

    “尽管你已经竭力收敛,但在我出现的时候,你的声音里依然有掩饰不住的欣喜与期待...就如一件被放弃很久的物品,终于再次找到了使用者一样。”

    “你一直在期待着有一位新的主人吗?玄兰,告诉我,不要隐瞒。”

    面对梅林的质问,神秘屋的灵体最终点了点头。

    这个紫色的灵体抬起头,看着梅林,她说:

    “那个强大的灵占据了神秘之屋,它让我诞生了智慧,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我觉得,一间屋子,如果没有主人的话,那么它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这个紫色的灵体眼中有情绪的光芒,但滋生了智慧的她一直被困在神秘之屋中,她很聪明,但没有太多和其他人交流的经验,所以她还很单纯,她还没有学会说谎。

    在梅林察觉到之后,她坦率的承认了自己的异常。

    “我就知道。”

    梅林揉了揉额头,他说:

    “守门者也是受你控制的?寒冷,怨灵和守门者的三重考验是你设下的?为什么?”

    “这件神秘之屋,是达.芬奇主人建造的,他用神秘屋来存放知识。”

    玄兰说:

    “尽管达.芬奇主人最终离开了,但这不意味着随便一个闯入神秘屋的人,都可以成为我的主人。我虽并不强大,但我也有自己的尊严。”

    “那为什么你不选康斯坦丁?”

    梅林好奇的问到:

    “如果我刚才没看错,他也闯过了寒冷那一关。”

    “他是个很...难以形容的人。”

    玄兰那张拟人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人性化的表情,她有些纠结的对梅林说:

    “他用欺骗的方法,从达.芬奇主人的后裔那里骗到了神秘之屋的钥匙。但他第一次进入这里,却并非要探索这屋子的秘密和知识,相反,他只是为了和他的吸血鬼女伴,找一个不会被打扰的幽会场所。”

    这个紫色的灵体一脸不满的说:

    “他对知识并不尊重,他没有资格成为我的主人,所以我让守门者赶走了他。”

    “好吧。”

    梅林一脸无奈的说:

    “这果然是康斯坦丁的行事风格。但玄兰,你说我是你的新主人,但你明显对我隐瞒了很多事情...坦白说,我并不信任你。”

    “我的存在就是为主人服务。”

    玄兰面无表情的说: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好吧。”

    梅林耸了耸肩,他从沙发上站起,他对玄兰说:

    “给我说说神秘屋吧,这座屋子有什么用?你刚说,达.芬奇先生在这类存放了很多知识?它们还在吗?”

    “神秘之屋在灵体感染爆发时遭到了很严重的破坏。”

    玄兰指着周围那一片狼藉的地面,对梅林回答说:

    “我可以试图修复神秘屋,但这需要魔力的补充和一些时间,另外,达.芬奇主人在离开时,带走了绝大部分书籍,剩下的那些,都被放在地下室里,而地下室,那是灵体感染最初爆发的地方,那里还盘踞着很危险的力量,我并不建议主人现在就去清理它。”

    “以神秘之屋目前的状态,我能提供给主人的,是一件达.芬奇主人留下的炼金实验室,以及最基础的‘任意门’。”

    玄兰指着那扇关闭的房门,她对梅林说:

    “只要手持钥匙,打开门,主人便可以到达这个维度中,您想去的任何地方...当然,在神秘屋完全修复之前,任意门的开启可能会出现偏差,所以我并不建议主人贸然试图打开通往危险之地的门。”

    “哦,这么神奇的吗?”

    梅林饶有兴趣的走到房门前,他回头看着玄兰,他说:

    “我只要想着要去的地方,然后打开门就行了吗?”

    “是的,主人。”

    玄兰双手合拢,放在腹部,以一副非常专业的管家姿态,对梅林说:

    “您脑海里对于目的地的了解越多,任意门的开启就越精准。另外,在您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我会清理一下神秘屋,以及帮您准备好炼金实验室的各项器材...您还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主人。”

    “改一下外形吧,兰。”

    梅林一边扭开房门,一边对灵体管家说:

    “也许你可以改变成一个让我感觉更舒适的样子...好了,我们下次再见。”

    “咔”

    梅林扭开房门,走了出去。

    在他身后的大厅中,玄兰品味着梅林留下的那句话,这个灵体管家张开双手,她的外形飞速变化,很快,她的脸就变成了一张酷似卡罗尔和灵蝶混合的样子,她的头发则很像是希尔,而身材则极其类似艾尔莎,那类人的躯体,也穿上了16世纪的管家们的黑白燕尾服。

    玄兰这个古怪神秘的灵体打了个响指,一面镜子出现在她眼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伸出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将一片金丝边的单片眼镜夹在了左眼上。

    看着镜子里的形象,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拿起腰间的铃铛,一边摇,一边对空无一人的大厅说:

    “都出来!干活了!”

    “务必要在梅林主人回来之前,完成对神秘屋的大清扫!以及...梅林主人不喜欢灵体的外貌,所以,改变一下你们的外形。”

    在女管家玄兰的喝令下,一个又一个的怨灵从房子的墙壁,地板以及油画中飘了出来,在她的命令下,这些怨灵非常乖巧的改变了形体,几分钟之后,男男女女的,穿着西装和女仆装的仆人们就在管家的指挥下忙碌了起来。

    神秘屋的内部被施加了空间魔法,它要比它看上去大很多,300多年里也都没有被好好清理过。

    总而言之,这一场大扫除,估计要持续很长时间了。

    —————————————————

    梅林踏出了神秘屋,他选择的目的地是自己家里。

    神秘屋附带的‘任意门’效果很不错,梅林完全没有感觉到传送术应有的颠簸,就一步踏在了湿漉漉的地面上。

    等等,湿漉漉的?

    梅林看着脚下流淌的水,他抬起头,就看到眼前升腾的水雾中,闭着眼睛的艾尔莎正站在温热的水流下,享受着自己的沐浴时光。

    “???”

    看着眼前白花花的那一片风景,梅林几乎是立刻启动移形咒,在艾尔莎睁开眼睛之前,他就消失在了浴室里。

    “咦?”

    浴室里的艾尔莎擦了擦脸上的水,她回过头,疑惑的看着空无一物的身后,她说:

    “刚刚明明感觉到...好像有个人在那里。是我感觉错了吗?”

    另一边,出现在纽约皇后区街头的梅林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真悬啊,差一点点就被发现了。

    虽然就算被发现了也没关系,艾尔莎打不过他,但问题是,这种偷窥下属的行为实在是太没品了。

    “见鬼,看起来时髦的‘任意门’一点都不好用!”

    梅林舒了口气,他看着手里的古朴钥匙,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把这钥匙扔进手边的垃圾桶里,但思来想去,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说起来,艾尔莎的身材...出乎意料的好啊...

    打住!不能再想了!梅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下流了!

    梅林伸出手,在自己的脸颊边抽了抽,努力让自己忘掉刚才那一幕。

    他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街道,发现自己在情急之中选择的这个落地点距离表姐家很近,于是,梅林打算去表姐家坐一坐,顺便和小彼得玩一玩。

    不过就在他迈开脚步的时候,他又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查尔斯教授的变种人学院,应该也在皇后区...而且距离这里,同样不是很远。

    “昨晚查尔斯教授帮了我,没有他的援手,恐怕现在我已经成为了瑞雯手里的玩物。”

    梅林想到:

    “也许我该去拜访一下他。算上上一次他将我从昏迷中唤醒,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救我了。”

    想到这里,梅林便不再犹豫,他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去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

    “咦,梅林先生!真巧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前座上传来,梅林抬起头,就看到了查斯那张胖胖的脸。

    还好...不是杜朋德。

    “好吧,查斯。”

    梅林对胖司机打了个招呼,他说:

    “看来我们确实挺有缘,不过说起来,我记得你不是说,要休息几天吗?怎么下午就出来工作了?”

    “哦,是这样的。”

    查斯一边拨动方向盘,一边对梅林说:

    “这车是杜朋德新换的,他今天去和他表妹看电影了,就托我帮他带班。”

    “杜朋德的新车?”

    梅林左右打量了一下,果然,这出租车内部的装饰很新。他想了想,伸出手,毫不犹豫的将驾驶台上的音乐播放器一把扯了下来。

    然后他用一种夸张的语气说:

    “天呐!瞧我,笨手笨脚的我,不小心弄坏了这漂亮的音乐播放器...但没关系,我会赔的。”

    说完,梅林在查斯目瞪口呆的注视中,施施然将几张钞票递给了查斯,他说:

    “查斯,我们是朋友,对吧?所以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