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旷世秦门 > 第五卷天下大乱 第四百一十一章 祭典
    州历,乾元二十一年,七月二十八。https://www.huahuahua.cc

    这些日子,除了南宫府外,另外三家商号陆续有钱粮送来。

    按照南宫正午的意思,自己为一家之主,抽不开身,况且留在成都府,也好为日后打算。便让山河老祖留在秦门,当做南宫府的一片心意。

    不说此话,却说风吹雨在凉州与秦泽分别后,留下字条,说是清明后再见。

    可这清明已过数月,任然不见行踪,这让秦泽不免有些担心。照理来说,以风吹雨的修为,这一十三州几乎已经可以横着走,但秦泽宗觉得内心有些不安。

    这日,家将传言,云台山后山上来了一个怪人,秦泽问询,赶忙前去查探。

    据家将所言,此人似乎并没有拜访山门的意思,只是一直呆在后山,已有数日。秦泽不由奇怪,待他赶到后山,却是看到一个久违的身影。

    此人虽然蓬头垢面,浑身酒气,但衣着完好整洁,看上去只是多日没有打理罢了。

    秦泽缓步上前,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头,口中唤道:“风大哥,怎么回来了,也不招呼小弟一声?”

    原来,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与秦泽在凉州分别的风吹雨。

    风吹雨闻言,将手中的牌位放在身前,缓缓起身:“只是想一个人静静,灵狐山的事,你与紫眸说了么?结果如何?”

    秦泽摇了摇头:“没有头绪,紫眸将我臭骂了一顿,说是灵狐山不是什么人都能踏足的。不过想来也是,这么多年了,那么一处修仙圣地,没有理由不被仙府看重。既然无人问津,自是有他的道理。”

    风吹雨将自己散落的长发束起,稍稍打理了一番:“这次回来,便不走了,秦门军师一职,可有人选了么?”

    秦泽听了这话,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这军师一职,自然是给风大哥留着的了。不过,风大哥你这是从何处回来?怎多日不见,搞成这幅模样?”

    “这个......”风吹雨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秦泽见状,不由道:“既有不便,大可不必多言。还是随我一同回去,正好为风大哥介绍几位新人。”

    风吹雨松了口气,若是被秦泽知道,自己这幅模样是因为在凰琊祖师宗堂内躲藏了一月之久,随后又与宋文宛交手一番,差点落败,恐怕要被他笑话许久。

    以风吹雨的修为,宋文宛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他身在凰琊,又在祖师宗堂内放置了外人的灵位,本就理亏。盛怒之下的宋文宛与风吹雨大打出手,险些将宗堂给拆了。

    最后若不是风吹雨机警,找了个空子溜了出去,恐怕还要在宋文宛手中吃些暗亏。

    话又说回来,经此一役,风吹雨再想回凰琊,似乎已经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了。风吹雨离开凰琊后,宋文宛下了死令,凡凰琊弟子,绝不允许与风吹雨有任何往来,否则,逐出师门。

    这道明令一出,就连柳红袖与风无心都是一阵头大。虽然知道那宗堂内的牌位是为了尘所设,但将外人的牌位置放在祖师宗堂内,每月受弟子祭拜,总归有些荒唐。

    不过风无心与柳红袖二人自然是有自己的法子,此二人常年在各地凰轩阁,自然有许多机会与风吹雨碰面。这人不在宗门,不在宋文宛的眼皮底下,只要没有宗门弟子泄密,自然无妨。

    二人回到宗门,秦泽便与秦如楠商议起兵前的祭典一事。

    秦如楠很快答应了秦泽的请求,便让秦泽全权负责此事。按照秦泽的意思,秦门上下,无论家将客卿,皆是沐浴更衣,斋戒三日,等待祭典来临。

    州历,乾元二十一年,八月初一。

    云台山,浓雾山庄正式挂上了秦门的牌匾,改名秦门。

    广场上高台下,秦门家将客卿,分作两排整齐站立着。

    左手边,以杨凝为首,依次是:玉沁、杨霖、左玲、穆青山。

    右手边,以风吹雨为首,依次是:紫眸、山河老祖、白林、剑麟、曹天鼎、凌耀、张华、朱洪。

    众人身后,乃是三万带甲将士,甲光耀日,旌旗林立。

    高台上,秦如楠屹立当中,秦泽苏沐白二人分立左右。

    秦如楠手中三炷檀香,朝天三拜,插入身后鼎炉当中,他看了一眼身下众人,口中朗声道:“诸位,世道无常,神器更替。司隶刘焱,荒淫无度,无寸功于天下,无寸绩于社稷。今我秦如楠在此与诸位共商大计,推翻司隶,重整山河!”

    风吹雨等人闻言,朝着秦如楠拱了拱手,尽皆呼应。

    秦如楠正是意气风发之际,却听秦泽出声道:“父亲大人,今日八月初一,距离一十三州密谋起事之日,还有七日。七日一到,待一十三州州牧尽起,父亲大人可自立为王,封官拜将,兵发扬州!”

    有了秦泽的话,秦如楠更是得意。他这一生,最风光时莫过于尊号武尊之日。如今从神坛跌落,却又有一个让他重新崛起的机会,这些年被磨灭的野心,也重新燃起。

    秦泽说罢,又上前一步,朝着下方拱手道:“诸位前辈,秦泽曾是襄阳府城狼营一员,深知军令如山,令行禁止。从今日起,我等当如在行伍之中,遵纪守法,不可造次。”

    说到此处,秦泽缓步走下高台,朗声道:“苏沐白,狼营帅旗何在!”

    “帅旗在此!”

    话音刚落,但见一方破损不堪的血色苍狼战旗出现在众人视野当中。

    曹天鼎与剑麟二人见了这方旌旗,心中燃起一腔热血!

    “令,苏沐白为狼营大帅,曹天鼎、剑麟为副将,朱洪、张华为偏将,统领原狼营部众,是为秦门先锋,于云台山后山驻扎。”

    苏沐白闻言激动不已,秦泽的一番话,让他仿佛回到了数年前在襄阳府城的日子。这也是他离开襄阳府城后,第一次听到军令。

    不过,更让他激动的是,他终于坐到了他父亲苏毅当年的位置上,统帅狼营三军。

    “苏沐白,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