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战神 > 章节目录 第3552章 九阳伏魔剑阵
    “轰!!!”

    电光火石之间,吕洞宾干瘪的肉身中陡然释放出一股令人窒息般的冲天灵压,充斥着沛然而至的纯阳气息,炽热如火,气势凛然!

    吕洞宾困在万寿山九亿多年前,也不是什么都没干,至少花了大气力将肉身中的元气成功封印了一部分,便于日后应对突发状况。

    解除封印后,吕洞宾的干瘪肉身渐渐鼓涨饱满,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比起之前那副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样子,现在状态明显好了许多。

    趁着吕洞宾在恢复肉身行动力之际,沈浪对着兰仙儿郑重道“仙儿姑娘,之后的行动可能九死一生,你可以选择解除我们之间的寄生关系,留在此地……”

    还没等沈浪完,兰仙儿就伸手堵住了沈浪的嘴,直截了当道“沈兄,仙儿只想与你同生共死。其他的话,请不要多。”

    兰仙儿撇了撇嘴,不想再听沈浪的那些废话。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在兰仙儿的内心里,沈浪就是难以割舍的一部分,除非是这个男人真真正正的嫌弃自己,否则她肯定不会放弃沈浪。

    见兰仙儿劝服不了,沈浪只能作罢,叹气道“好吧,仙儿姑娘你先进入我体内,我若没让你出来,你千万不要出来。”

    “仙儿明白!”

    兰仙儿抿嘴一笑,化为一道白光进入沈浪体内。

    “不错嘛,居然能让一个木灵族的美女甘愿做你的寄生奴隶。哼,先前座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怜香惜玉之心?”

    玉罗刹阴阳怪气的道。

    沈浪呵呵一笑“对你吗?不好意思,没有!”

    玉罗刹桐脸一僵,娇斥道“少给我自作多情了!座现在看到你就恶心,等出了这万寿山,我第一个要你死!”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你还是先想想要怎么离开万寿山吧。”

    沈浪耸了耸肩,对玉罗刹的威胁毫不在意。

    玉罗刹正欲怼回去时,吕洞宾浑身释放出冲天金光,整个犹如一轮金色烈日,从丹炉中飞了出去,并对着沈浪沉喝道“走!”

    沈浪毫不犹豫,跟上了吕洞宾,一起冲出丹炉。

    玉罗刹也不甘示弱,紧跟上了两人。

    她并不知道沈浪和吕洞宾的具体计划,但觉得自己跟着沈浪就对了。

    虽然玉罗刹很讨厌沈浪,但为了万寿山,只能忍了。

    “嘭嘭嘭!”

    大日熔炉中接连冲出三道人影,动静不,瞬间惊动了人参果树上的所有血婴果实。

    只见那些血婴果实一个个睁开了双眼,口中发出暴躁的尖啸声。

    紧接着,广场地面上又爬出了数十只未成熟的血婴。

    树上和地面上的血婴尽皆感受到吕洞宾释放出强大气息,纷纷张开嘴巴,喷吐出大片的血光,朝着丹炉中飞出的三道人影席卷而来。

    眼看着排山倒海般的血光侵袭而来,沈浪和玉罗刹不禁面露骇然之色。

    “勿慌,跟我来!”

    吕洞宾大手一挥,周身的金光化为了无穷无尽的金色飞剑。

    那些金色飞剑重重叠叠,犹如数之不尽的金色剑影,迅速将沈浪和玉罗刹两人包裹了起来。

    “轰轰轰!”

    大片的血光轰击在这些金色剑影表面,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爆裂声。

    广场中所有血婴喷吐出的血光威能,尽皆被这些金色剑影抵挡。

    吕洞宾卷起一片如滔天海啸般的金色剑影,携着沈浪和玉罗刹两人径直朝着广场正上方的乾坤殿飞掠而去,如入无人之境。

    “呜呜呜!”

    广场中的血婴见无法抵挡吕洞宾的神通,惊怒交加,口中发出瘆人刺耳的呜咽声。

    人参果树的树根部位,陡然长出大量的荆棘枝条,迅速蔓延伸长,如暴怒野兽一般朝着吕洞宾等三人冲袭而来。

    “叮叮叮!!!”

    尖锐刺耳的激撞声响起,这些血色荆棘枝条也无法抵挡住吕洞宾卷起的金光剑影,血色荆棘还未接触到沈浪和玉罗刹,就被金光剑影轰杀成齑粉木屑。

    从人参果树根部分裂出的荆棘枝条,依旧无法阻挡三人。

    眼看着三人迅速逼近乾坤殿,乾坤殿外伫立着的两位道童雕像发出轰鸣震颤之声,雕像表面涌出万道血光,一股骇人听闻的威压感席卷整个广场。

    沈浪和玉罗刹两人不禁倒吸一口寒气,他们能感觉到这两尊道童雕释放出一股足以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机,给人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奉地祖之命镇守乾坤殿,凡擅自闯入者,死!”

    沐浴在血光中的清风明月两位道童雕像突然活了过来,口中发出冰冷之极的警告声。

    “九阳伏魔剑阵!”  吕洞宾口中发出一声震喝,背后冲出九柄长约万丈的巨型金色飞剑,每柄飞剑遍布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并携着无穷无尽的金色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清风明

    月两位道童的团团围住。

    “封!”

    立在虚空之上的吕洞宾握紧右拳,双目泛起一道璀璨的金芒,九柄金色巨剑化为翻江倒海般的金色剑雨,彻底封住了清风明月两名道童的行动。

    “沈浪辈,你等速速进入乾坤殿!”

    吕洞宾拂袖一挥,将沈浪和玉罗刹两人送去了乾坤殿外。

    眼前的乾坤殿,被人参果树树根涌出的血木遮盖的严严实实,必须破开这些血木,才能进入乾坤殿内。

    “第八阶天仙术,天目陨灭!”

    沈浪刚一落地,眉心处的圣魔眼就激射出惊悚可怖的紫光射线,以流星射月之势击中了身前的粗壮血木。

    紫光射线犹如锋利的电钻一样,将血木切开一道深深的裂缝,但不足以完全将血木切开。

    “噗嗤!”

    血木的伤口处飚射出猩红色的鲜血,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第八阶天仙术,鬼王咒!”

    玉罗刹也不甘示弱,青葱玉指飞速结婴,全身涌出滚滚黑芒,背后生气一尊体长万丈,身披盔甲,手持漆黑的三叉戟罗刹鬼王虚影。

    罗刹鬼王仰天长啸,握紧手中的黑色三叉戟,奋力朝着血木的伤口处刺去。

    “轰!”

    黑色三叉戟携着猛烈的黑色闪电,将受损的血木击出一道巨大的豁口。

    血木伤口处迸溅出来的鲜血犹如瀑布般凶猛,天空中都下起了大量浓稠的血雨。

    “呜呜呜!”

    血木伤口处飞出铺天盖地的血婴魂体,密密麻麻的婴魂从伤口处飞出,发出尖利之极的啼哭声,并张牙舞爪的朝着沈浪和玉罗刹两人飞扑而来。

    “翊圣真君咒!”  沈浪迅速默念起翊圣真君咒的口诀,周身卷起蓝色龙卷风,竭力抵挡这些婴魂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