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战神 > 章节目录 第3197章 老夫扒了你的皮!
    “滚!!!”

    那名头戴羊头骨面具的青年煞气冲天,口中发出一道轻蔑的暴喝声。

    “这到底是……”

    天地宝鉴剧烈的颤抖抽搐,镜中那名羊头骨面具的青年浑身释放出无穷无尽的愤怒,暴戾和憎恨仿佛要将他吞噬!

    这股强大到难以形容的威压感甚至让天地宝鉴感受到了强烈的惊悚!镜身疯狂的抖动,镜面上羊头骨面具青年的形貌开始模糊。

    就在这时。

    “咔嚓”一声脆响,天地宝鉴表面竟龟裂开一道裂缝,金色镜面开始迅速闭合。

    “不可能!”

    天地宝鉴口中发生一道惊呼尖啸,自天皇时期以来,他的形体还从未受到过一丝损伤,自己窥探了一下这子的轮回过往,居然遭遇了如此可怕的东西!

    这位救世者果然不简单。

    沈浪只觉全身金光缭绕,并没有看到镜中景象。

    见天地宝鉴像是受了什么重创一样,沈浪大吃一惊,赶忙问道“前辈,你怎么了?”

    “无妨……”

    天地宝鉴并没提及此事,只正色道“吾灵体能量耗尽,暂时需藏匿于汝辈体内。”

    话音一落,天地宝鉴化为一道金光没入了沈浪体内。

    “汝辈切记,吾乃地祖之物,必受地祖供奉方可开启催动!吾并不能护你周全,只有在合适的时机才会被唤醒出来,助你达成某些目的。”

    沈浪耳畔回响着天地宝鉴深邃的声音。

    “前辈!前辈!”

    他还想询问一些问题,但天地宝鉴不再回应自己。

    “真是怪事,难道是我运气好,天上都能掉馅饼?”

    沈浪暗自纳闷,做梦也想不到天地宝鉴会突然跑出来,让自己认主。

    其实这还要感谢陆鹏,白送了沈浪这么个大礼。可惜,那倒霉蛋已经死了。

    和之前的宝莲灯一样,沈浪即便得到了天地宝鉴,也无法利用。

    而且宝鉴明了,必受地祖供奉才可催动天地宝。这“地祖供奉”是什么东西,沈浪无从得知。

    不过这“地祖”沈浪倒是有所耳闻,即是天木仙域最神秘的一位大能,万寿山五庄观观主镇元子,人称镇元大仙。

    传这位镇元大仙早在天皇时代之前就已经得道,修成混元大罗金仙!号称“地祖”。

    这地祖之名来的也十分玄乎。传远古巫妖时代,各大仙域并非像现在这样彼此分割开来,而是糅杂在一起。

    巫妖大劫以及群魔降世时代过后,真仙界被分割成十几块,形成了后来的“十域三海”。

    彼时的天木仙域,妖魔肆虐,镇元子凭一己之力在天木仙域开辟了一方乐土,将这动乱的仙域改造成了人族修士的乐土,所以才被天木仙域的人族修士尊为“地祖”。

    论辈分,真元与三清乃是同辈,太乙真人都只能算是镇元子的晚辈。

    不过镇元大仙静虚高远,避世无争,天木仙域都少有他的传闻,十分神秘。

    沈浪回了回神,所谓“地祖供奉”,应该就是供奉地祖的某样东西,兴许能在五庄观找到。

    先前梅山七圣的残魂告诉沈浪,若找不到天道碎片的方位,可去万寿山五庄观和东胜神洲花果山一探。

    这次阴差阳错的得到天地宝鉴,冥冥之中像是指路标一样,看来这五庄观是真有必要去一趟了。

    苍鸾山上空的天地异象渐渐消失,除了沈浪之外,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墨第一时间进入了晗光洞,发现洞内的天地宝鉴已然消失,不知去向,顿时大吃一惊。

    “怎么可能?自开山祖师以来,古器门从未有人能携带天地宝鉴,莫非是有人盗走了此物?”

    南宫墨面如土色,镇派之宝遗失,他心中难免焦急万分。

    这晗光洞外明明有三元金罡阵,除非是地仙修士,否则不可能在他眼皮底下破开阵法。

    “难道是鹏儿!”

    突然间,南宫墨想到先前进入宝物库的陆鹏,面色大变。

    陆鹏该不会是从宝物库取走了符文玉简,开启了晗光洞的禁制,盗走了天地宝鉴吧?

    南宫墨飞离晗光洞,去了趟宝物库,发现符文玉简果然被取走!

    “鹏儿竟能携带天地宝鉴?加上刚才的天地异象……难道他已经收服了此宝?”南宫墨面色阴晴不定,心中隐约还有些窃喜。

    陆鹏要真有这种事,最开心的莫过于南宫墨了。反正天地宝鉴对古器门来,几乎是个鸡肋。若真被陆鹏认主,那就是他的大造化了。

    为了帮助自己儿子顺利逃脱,南宫墨心下一狠,右指一掐,施展出仙术神通。

    “轰轰轰!”

    瞬息之间,南宫墨周身凝聚出大片的青色光刃,将自己的身躯轰击的血肉模糊,制造出与人惨烈争斗后的假象。

    做完这些事之后,南宫墨回到了古器门大殿,并迅速召集所有古器门长老议事。

    “大长老,你怎么搞的?”

    众长老见南宫墨鲜血淋漓的惨状,不禁吓了一跳。

    “诸位应该留意到刚才的天兆了吧?哼,有贼人闯入我古器门晗光洞内,盗走了镇派之宝天地宝鉴,长老第一时间追上了贼人,与其搏杀,试图将其留下!可惜却被其击退,让那贼人逃走了。”

    南宫墨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遍刚才情况,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一样。

    “什么,竟有贼人盗走天地宝鉴?”

    “刚才发生了那般气势惊人的天兆,莫非贼人能催动天地宝鉴不成?”

    众长老纷纷面露骇然之色,一时间人心惶惶。

    南宫墨摆出一副悲伤的模样,叹气道“那天地宝鉴虽是不祥之物,但也被古器门世世代代保存下来,不想竟被贼人盗走,我南宫墨……”

    话音还没完,殿外就传来一道暴躁的叫骂声。

    “放你娘的狗臭屁!老夫怎么没有看到贼人?”

    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名拄着龙头拐杖,满身脏污的疯癫老者冲进了大殿内,正是古器门掌门宁如风。

    “拜见掌门!”

    众长老纷纷躬身行礼。

    南宫墨心中一惊,道“掌门师兄,你怎么来了?”

    “发生这么大的事,你觉得老夫还能看戏?”

    宁如风气急败坏的怒骂道“南宫墨,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天地宝鉴去哪了,否则老夫扒了你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