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谍海猎影 > 正文卷 第九九五章 发了(求保底月票)
    雷声消失了,阵雨转成了小雨,看来下到天黑也说不定。

    方不为和吴求剑都松了一口气。

    只要雨不停,鬼子的掷弹筒就没办法用,没有了毒气弹,更减少了相当大的一部分炮火袭击,不至于让五二三团的将士连枪都不开就败溃。

    “小心了,别让鬼子一炮弹给轰了!”

    临走之前,方不为拍了拍吴求建的肩膀,戏谑的说道。

    吴求建没给易景说假话,他就留在了第一道防线上。

    “放心,老子没那么背!”吴求建看了一眼方不为,“倒是你,才是真的要小心了!”

    方不为背着一挺捷克轻机枪,身上还插着七八个弹匣。

    除此外,他手里还提着两个子弹箱。

    他身后的关大山则背着两杆英七七,和两条子弹袋。

    还有两个士兵则背着几个炸药包和手榴弹。

    方不为带着他们是要上楼顶,准备狙击鬼子的炮兵的装甲车的。

    本来方不为还想把那门机关炮也带走,用来对付鬼子的装甲车,但吴求建没同意。

    找不到迫击炮,唯一的一门机关炮会成为日军火炮重点打击的坐标,方不为哪怕是会飞,也躲不过六门步兵炮的集中轰射。

    吴求建把机关炮安排进了最坚固的一座碉堡,并命令炮手,鬼子的装甲车和步兵炮不动,就坚决不能开枪。

    只要鬼子一亮炮,机关炮就马上撤出碉堡。

    既便如此,吴求建还是担心方不为会挨炮。

    雾气一散,就算是下雨,也不可能全部遮盖开枪时冒出的火花,鬼子指挥官用望远镜,还是能看发现狙击枪的位置的。

    虽然吴求建还派了十数个枪法好的士兵,一是碰运气,二也是给方不为和前沿陈地打掩护,但保不准方不为运气不好,恰好就被鬼子给挑中了。

    “我会小心!”方不为笑着点了点头,“你也保重!”

    “一样!”吴求建抱住了方不为,重重的在他背上拍了两下。

    战斗会有多惨烈,他用脚趾头也能猜的出来,这一下,说不定就是永别。

    “别怕,万一打赢了呢?”方不为乐呵呵的说道。

    “呵呵,便愿吧!”吴求建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糊弄鬼呢?

    但一旦下定决心,吴求建反而没之前那种患得患失的担心了。

    不过也就是一死而已!

    方不为走了之后,吴求建又举起了望远镜,同时提醒着工事内的士兵:“老子不下令,谁都不能开枪……”

    方不为快速的围着街道转了一圈,最终挑选了一幢位置够高,还够结实的砖楼。

    看楼角塌了一块,就知道是挨过日军飞机炸弹的。

    再看楼前还有一右墙都被炸没了,就说明还挨过鬼子的步兵炮。

    但看楼身,连斜都没斜一下,就知道修的有多牢靠了。

    藏在这幢楼里,只要不是运气背到正中挨了鬼子的包兵炮,更或是被打中承重柱,基本就没什么危险。

    方不为带着关长丰和两个士兵上了楼。

    楼顶上还是有些危险,看这幢楼前面只有一幢两层楼,蹲在三楼窗口中就能观察到鬼子的动静,方不为最终还是没有直接上去,决定先在三楼布设狙击点。

    方不为架着枪,同时让关大山带着两个工兵炸墙去了。

    趁着雾气没散尽,鬼子只能听到声音却无法根据烟尘判断位置的空子,方不为要尽快打通出一条能够快速转移,更或者说是随时都能够撤退的路线出来。

    这两个工兵会微量爆破,还会定向爆破,是方不为特意让吴求建找来的。

    看雾气散的差不多了,方不为便让工兵先停了下来,只是让他们在剩下的墙上粘炸药包,到了关键的时候再引爆。

    别枪都还没开,就把鬼子的炮给引过来了。

    方不为依稀能够从烟雾中看到,鬼子的装甲车还停留在刚才的位置。

    好机会啊!

    这不是故意在给已方的迫击炮当靶子么?

    国军的迫击炮一响,鬼子一看打不掉不说,连具体位置都找不到,只能极速进攻。

    装甲车不敢停,步兵炮自然就更不敢停在原地。

    这样一样,就给了机关炮极大的发挥空间。

    易景这个王八蛋。

    一想到被打掉的那门机关炮,方不为就肉疼的直效牙。

    可惜了,就剩一门机关炮了,不然方不为有很大的把握,在鬼子冲到工事前,把鬼子的装甲车给全灭了。

    这种装甲车再加门炮,就是鬼子的九五式坦克,皮更薄。

    只有驾驶位和炮手位的装甲是十二毫米,其余的地方只有六毫米。

    别说机关炮,捷克轻机枪在三百米以内,都能干掉这种装甲车,所以方不为才带了一挺。

    方不为喊过了关大山,又拿起望远镜,半蹲在窗后,紧紧的盯着鬼子那边的动静。

    八倍的望远镜,自然要比四倍的瞄准镜看的更清晰一些。

    方不为扫视了一遍,突然看到一个穿着雨衣的日本军官攀上了装甲车,打开了顶盖,像是要跳进去。

    肯定是看到雾气快散尽了,怕国军这边有狙击手,军官才钻进了装甲车里。

    这不是最关键的。

    让方不为兴奋的是,他清楚的看到,这个鬼子军官挎着一把战刀。

    也是根据战刀,方不为才判断这个鬼子是军官。

    刀柄是白色的,刀柄上的刀穗又是金色的……

    方不为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日本军刀以刀柄及刀穗颜色来区分级别。

    将官的军刀是象牙色刀柄,金色刀穗。

    佐官是银色刀柄,红色刀穗。

    尉官是铜色刀柄,蓝色刀穗。

    日本社会等级森严,更何况是军队这种更讲资历的地方。

    决对没有人敢乱佩戴的。

    钻进装甲车的这个军官,至少也是个少将。

    方不为光然大悟。

    怪不得看步兵的人数,至多一个大多,但光是中式坦克和装甲车,加起来就超过了二十辆,甚至还有六门步兵炮?

    这次来的,绝对是一个“战车团”。

    是团,不是师团,也不是旅团。

    这是一种临时编制,由一个装甲中队和一个步兵大队临时组成,类似于“装甲战斗群”下属的独立装甲大队。

    日本人称之为“装甲支队!”

    担任这种部队的指挥官,至少也是少将。

    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