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六章 施药
    “最近秦国各地区出现了不少神秘人,专门对付山贼匪患,根据各地传来的消息,这些人似乎是有组织性的在剿灭山贼,以二十人组成一小队,因为没有画像,所以现在还不能确定他们总共有多少人。”

    说到这里梁萧远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本来有人专门对付山贼匪患对于朝廷来说是好事,不过各地的官员发现这些神秘人并没有将所有山贼匪患杀死,其中有一部分山贼莫名的消失不见,臣担心这个神秘组织背后有什么企图,恳请皇上下令彻查。”

    听了这话,难得的是各党派的人都有不少开口附和,让秦澜雪下令彻查。

    这件事情各党派的领头人自然已经提前收到了密报,要知道各地的山贼匪患可不一定都是真的山贼,有一些是他们三党特意秘密安排的,为的就是做一些明面上不方便做的事情。

    可谁知竟然会突然冒出一群神秘人,杀的杀,带走的带走,来无影去无踪,让人头疼,这些神秘人就算没坏心,那也无形中破坏了他们三党的利益,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出来。

    秦澜雪和季君月对视了一眼,神色淡淡的让旁人根本探究不出丝毫的不妥,只听秦澜雪开口下令。

    “查,不确定目的前,不得妄动。”

    虽然秦澜雪的话语简便,可是秦澜雪亲政已经半年的时间,多少已经让文武百官能够理解他简便的话语下的真正含义。

    皇甫圣和王济贤眉头微蹙,不过还是让身边的党羽不要说话,既然已经下令彻查,那么有些事情私底下做就是了。

    梁萧远领命后退回了队伍中,随后又有个别大臣走出来说了一些事,解决完后,秦澜雪才让小灵子颁布了对于凤夜和梁钰等一行人的封赏。

    圣旨上亲自为嗜血兵团这个队伍正名,因护驾有功,将凤夜和梁钰册封为三品将军,其余五百嗜血兵团成员全都册封为六品护军。

    并且,嗜血兵团自成一军,封为雪卫营,与皇城三军等守卫营共同守卫皇城,直接隶属帝后指挥。

    对于此事,各党派同样静谧无声,皇后这一路来经历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这个时候众人根本没有任何理由阻止。

    只是……嗜血兵团?

    紧盯西北边关的各党早已听说了这个名字,是由皇后亲自命名的,而且嗜血兵团的成员全都是当初尾随皇后消失的那群新兵。

    他们曾经想过无数方法去探查,去威逼利诱,可是但凡去与那些人接触的探子暗棋,不但没能探查出什么,反而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来。

    也因此让他们对这嗜血兵团越发好奇警惕起来,一支队伍厉不厉害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支队伍的团结性和忠诚之心。

    显然,季月不过从军一年,就已经有了一支只忠心于她,绝对服从命令的兵团,而这个兵团的人数还在不断的壮大,无疑是在他们心口悬了一把剑!危险不已。

    当雪卫营和嗜血兵团的消息传开后,所有人都震惊了,尤其是嗜血兵团的人更是兴奋激动了。

    原本他们以为朝廷最多就是封赏,没想到直接让他们自成一军,主营还设立在了皇城外,这简直是莫大的荣耀!

    很快,当初由阮墨带队的嗜血兵团就慢慢的从三军中撤了出来,回归雪卫营。

    雪卫营这三个字是季君月取的,其中的意义,嗜血兵团的人一听就能明白,因为当初秘密训练的时候季将军就说过,他们是她为陛下准备的礼物,这一生,势必要忠于陛下,视陛下为主。

    所以听到雪卫营这三个字的时候,嗜血兵团的人就猜到这是季月取的名字,也是一种警醒,让他们永远都不要忘记,他们需要效忠的人是陛下。

    回到长兴宫,秦澜雪牵着季君月走到了桌案旁坐下才出声问道:“那些没有杀死的是准备送去西北?”

    秦澜雪给予雪卫营守卫在皇城的编制是两千人,其余多出的全部外放到边关,留在西北的那些嗜血兵团成员肯定还有一些要来到皇城,西北军也可以以此为借口招收新的士兵。

    秦澜雪是知道季君月让手里隐藏的异兵团打散分散到了各地去以战养战,却没想到她居然利用这机会顺便让异兵团的人将好苗子收拢起来,如今倒是一举多得。

    季君月缓缓一笑:“异兵团需要不断扩大,嗜血兵团也需要不断扩大,嗜血兵团有不少好苗子,我打算将这些好苗子弄去异兵团中,这样循环用,层层往上,倒也方便省事。”

    秦澜雪点点头,确实,异兵团的人都是异能者和修真者,算是阿君手中最为锋利的刀。

    如今有了西北边关和嗜血兵团的磨练,就能让异兵团节省很多时间,先通过西北军和嗜血兵团的层层磨练后,再进入异兵团学习就更为方便快速了。

    “对了。”季君月似是想到了什么,出声问道:“你的鬼骨魔兵炼制的怎么样了?”

    秦澜雪一直在暗地里炼制鬼骨魔兵,不仅如此,还通过蛊宗秘典的术法研究出了一种更为强悍骇人的淬炼之法,可以将鬼骨魔兵变成真正的足以和修行者对抗的东西。

    一旦成功,鬼骨魔兵就脱离了普通的傀儡行列,直接成为与修行者相同的灵傀。

    “已经有六十个成功了,其中五十个战斗力相当于先天人者,十个相当于金丹之境。”

    饶是季君月,此时听了这话也微微愣了愣,眼底闪过一抹诧异,显然没想到通过秦澜雪的改造后,这些这些重新淬炼过的鬼骨魔兵会如此厉害。

    不过半年的时间,十个金丹之境,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九幽大陆修行者达到金丹之境的也不过上百人而已,而且五方势力盘踞九幽大陆上万年,才有的这个数目,阿雪他居然不过用了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就弄出了十个堪比金丹之境的灵傀,这简直逆天了!

    秦澜雪捕捉到季君月眼底的诧异,唇角**起一抹温柔的弧度,伸手摸了摸她的眉眼:“与阿君比起来,这些不算什么。”

    季君月听了秦澜雪的安慰和赞扬,顿时失笑,她从小就被人誉为天才,不过就算再厉害也做不到真正的过目不忘,反而是她的孪生哥哥季君渊遗传了妈妈的能力,能够过目不忘。

    她们一家人兄妹几个已经算是天才中的天才,可跟秦澜雪比起来,虽然没有不及,可她们到底还是比秦澜雪多了一层父母的资源,而秦澜雪则是真正的依靠自己有了今日的成就,如此智慧已经不是天才两个字所能够诠释的了。

    有这么一个妖孽陪伴,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季君月缓缓一笑,极其喜爱的在秦澜雪唇边落上一吻,玩味的笑道。

    “用不了多久五方势力该要哭了。”

    当她和阿雪有足够的底气展露出所有的实力时,五方势力在这片大陆称王称霸的日子也到头的。

    而此时季君月口里的五方势力,正因为某些人的到来而汇聚一堂……

    葬月殿。

    月音回盘膝坐在一处黑气缭绕的冰湖之中,周身灰白玄力氤氲缭绕,慢慢蒸腾,时浓时淡,不知过了多久,黑紫的血水从他抬起的指尖一点一点低落,若仔细看就会发现,那血水中有着点点诡异的紫线在盈动。

    半响,当血水停止流动,月音回睁开了眼睛,那双如烟雨般氤氲的淡远的眸子此刻迷雾散去,只剩下黑不见底的危险。

    视线落在那团黑紫的血水上时,月音回唇角勾起了一抹宁和却让人头皮发麻的弧度。

    抬手一挥,那团血水瞬间燃起了黑色的火焰,下一刻便燃烧的干干净净。

    这是最后一次,体内的灵蛊终于被逼出来……

    虽然他真正实力已经到达了神阶的至尊神人,可以不受这灵蛊的蚕食,可也必须通过玄力压制,不得随便动用玄力,否则便会被灵蛊有机可乘。

    半年了,这该死的东西终于被他除掉了,这笔账,迟早是要偿还的!

    “殿主,渊海冰宫传来消息,那方来了神使,请殿主过去一趟。”

    一人走了过来汇报道。

    月音回听言,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乎的笑意,那里的人总算坐不住了,居然动用的珍贵无比的传送阵来到这里,看来这回不用他动手,也可以暂时先收回点利息……

    ……

    此时的渊海冰宫上下人员全数严阵以待,大殿之中,一个满头白发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与碧颜天相对而立,周围的气氛冷冽异常,让人心惊胆战。

    “你跟那女子到底什么关系?!”灵纹眸光锐利的看着眼前俊美的男子,心中却为碧颜天通身的气度惊诧。

    早就听闻下界渊海冰宫的掌权者气度非凡,没想到这个碧颜天何止是气度非凡,这容颜,这气势,若非他的实力在碧颜天之上,哪怕只是平手,也绝对要被这冰寒的气势煞得内息紊乱。

    碧颜天面无波澜,气息仍旧寒冷如冰,哪怕面对上方派来的神使,仍旧显得冰冷无情。

    “没关系,事情本宫已经跟殿主交代过了。”

    灵纹听言脸色一沉,全身气势瞬间一放,周围的守卫顿时脸色煞白的被震飞了出去。

    碧颜天也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威压压得他心口一窒,全身的血液顿时被冰冻起来,有种利刃割肉的刺痛感。

    可尽管如此,碧颜天俊美的脸上还是冰冷一片,没有丝毫的波澜,那高大挺拔的身躯甚至连动都未动一下,站的笔直,全身气势不减,竟然比释放威压的灵纹看起来还要高不可攀,威严逼人。

    灵纹眸光一沉,一抹惊异一闪而逝,又加强了几分威压,可碧颜天的神态举止还是如此,若不是看到他略微泛白的脸色,他还真要以为碧颜天根本不受他的威压所困。

    半响,灵纹知道没用,只能沉着脸收敛了气势,道:“上面不仅冰封王殿的人知道,整个上古天尽的各势力都知道你吞了逆天命果成了不死不老之身,这件事情殿主很生气,逆天命果既然已经吞了,那么殿主也不好再计较,不过那个让你服下逆天命果的人,必须杀了!”

    碧颜天闻言并没有什么意外,当初在他将所有的事情汇报上去的时候,他就知道上古天尽的人定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既然已经拿他没办法,那么势必不会放过罪魁祸首。

    “她是上古天尽的人,或许已经回去了。”

    这半年来他试图去探查她的下落,不过无疑是石沉大海,那么她已经离开九幽大陆也不是没可能。

    “不可能!”

    一声炸响传入了大殿,下一刻一道光晕闪现,两个身影就出现在了碧颜天和灵纹的眼前。

    说话的老者脾气火爆的瞪着碧颜天道:“我们根据下方传来的画像在上古天尽发了通缉令,根本从未有人见到过那名女子,所以她一定还在这里!”

    云侨司看着碧颜天时眼底闪过一抹嫉妒和不甘,当初他并不在,后来听云煌说那女子居然把逆天命果喂给了碧颜天,气的他差点没抓狂。

    如此至宝,那女子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都到碧颜天嘴里,简直就是疯了!

    随后,云侨司就有些阴郁的说道:“想要找那女子还不容易,她不是跟楚国镇国公府的人有关系吗?直接用那几个人的命要挟,就不信她不出来!”

    碧颜天抬眸对上云侨司挑衅嫉妒的眼神,眼底似是碎满了冰渣,淡淡的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好似云侨司在他眼底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冷声道。

    “五方势力有制约,若是普通人也就算了,镇国公府深受楚帝重视,若是对镇国公府出手,势必引来楚国的不满,局时就是对一个国家开战,这是不被允许的。”

    就在这时,大殿中又闪现了两道身影,殇诱哈哈一笑:“五方间的制约是相互牵制,只要我们五方势力达成共识,就算是灭了整个楚国也没关系,大不了给楚云月一些好处,若是他还不识抬举,那么就让楚国直接换一个君王。”

    “那贱人害的上古天尽各方势力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若不能将她带回去惩治,难泄谷主的心头之气!”

    站在殇诱身前的一名通身弥漫着氤氲的阴森之气,全身被黑袍包裹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的魂刹冷冷出声,声音里透满了阴鸷之气。

    碧颜天的视线扫过各方派来的神使,不容置疑的说道:“本宫承诺护着镇国公府,几位神使要抓季君月,本宫绝不阻拦,但是镇国公府的人不能动。”

    “碧颜天,莫不是因为如今有了不死不老之身,就不将几位神使,甚至是上方势力放在眼里?”

    云侨司阴阳怪气的笑语,话语里挑拨离间的恶意很是明显。

    殇诱也冷冷一笑,看着碧颜天的眼神同样隐含了嫉妒:“宫主是信守承诺之人,我等都明白,可是与神使比起来,季君月不过是个外人,宫主又何必因为一个将死之人而得罪各方神使。”

    碧颜天不为所动的看向各方神使:“只要有我在,镇国公府不能动。”

    “那就将季君月叫出来。”

    一道平淡的美音传入在场之人的耳中,只见光亮闪现间,月音回和一名黑袍老者出现在了大殿。

    月音回看着碧颜天:“既然你要保镇国公府,那么就让里面的人给季君月递个口信,让她亲自出来收拾残局。”

    站在月音回身边的黑袍老者并没有说话,甚至所站的位置还落后了月音回一步,这样的细节,在场的人忙着探讨围杀季君月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了喔~夏夏把明早的更新弄出来,争取这个月结束前把更新时间固定鸟,忍忍哈,明天就有二更鸟,群么一个~(づ ̄3 ̄)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