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上门求医
    马蹄声重重穿透墙院落入寄情斋一众人的耳里,守在院外的三百名士兵纷纷警惕,看着远远靠近的火把齐齐集中在宅院大门口。

    领头的将领黄良看着驰骋而来的一众队伍,大声喝道:“前方的是哪位大人?!”

    黄良语气虽然严谨冷漠,却因为听到铠甲摩擦的声音没有出言冒犯,毕竟来人很大的可能是军营或者皇宫侍卫。

    一马当先的楚云月听到黄良的询问,不但没有理会,甚至策马的动作都未停半分,只有清冷的命令流转黑夜,充满冰寒的肃杀。

    “挡路者,死!”

    “杀!”

    身后跟着的一众御林军在南痕深一声铿锵有力的喊杀中纷纷附和,气势如虹,势不可挡,座下战马速度不减,手中长刀挥舞,就这样朝着立于大门口的三百士兵冲杀而去。

    黄良见此眸色一惊,根本来不及多想和犹豫,而对方显然来者不善,长剑抽搐,立即怒喝一声:“给本将拦下这些以下犯上的贼子!”

    黄良在御林军靠近的时候终于从他们的衣着分辨出了他们的来历,不管如何,一开口就先给这些御林军安上了一个大逆不道的罪名。

    “弓箭手包围宅院,若有反抗直接射杀!”南痕深长刀横扫,一刀就精准的割破了冲上前来阻止的两名士兵的喉咙,厉声吩咐道。

    随着南痕深的命令落下,御林军中的五百弓箭手纷纷散开,在同伴的掩护下爬上墙头,将挡在门口的侍卫快速射杀,为楚云月等人清理道路。

    院内的五百暗卫听到外面的打杀声,探查情况后,一人快速离开去军营搬救兵,一人飞身去禀报楚长广,两百人飞身而出,赶往大门口镇压敌人,其余人继续守在楚长广的院子里。

    而一路尾随楚云月等人来到寄情斋的两个眼线,看到大门口的混战纷纷一惊,连忙返身回去禀报。

    墙头上的五百弓箭手见到院中黑影闪现,纷纷调转箭头朝着那些黑影射杀而去,纵使两百暗卫武功高强,可是面对接连不断的箭雨,也有个别人稍有不慎被乱箭射死。

    楚云月手握长剑,身姿清冷贵气,一步步朝着大门踏步而去,气势凛冽冰寒,颇有一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架势。

    旁边不少士兵见楚云月靠近纷纷朝着他扑了过来,对此,楚云月整个过程都目不斜视,清俊贵雅的容颜满含凌厉冷漠,手指长剑飞舞,犹如自行长了眼睛般每一次挥出都带起一片血色,所过之处,一具具身躯倒地,为他走过的路铺出了一条死亡之道。

    楚文昊坐于马上看着楚云月游走在血腥之中,长剑挥舞凌厉肃杀,素白长袍犹如散了朦胧月光,不见丝毫血色,一路踏着尸体走向那漆红的大门,气势清冷却犹如杀伐果断的帝王,让人为之惊心,骇然。

    看着这震撼的一幕,楚文昊神情突然有些恍惚,只觉眼前这个气势逼人的儿子有些陌生,陌生的仿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南痕深紧跟在楚云月身侧,为他肃清后方的敌袭,随着他一路推门而入。

    随着楚云月和南痕深进入了宅院的脚步,身后的打杀声也渐渐弱了下来,尽管留守的三百名士兵都是上过战场身手老练,可是面对三千御林军根本就是螳臂挡车,死路一条,没一会儿就淹没在了乱刀之下。

    歼灭了士兵的一众御林军纷纷随着楚云月和南痕深的脚步冲入宅院,便看到了地上躺着几具被乱箭射死的黑衣暗卫尸体,正前方的院落中站着黑压压一片暗卫,气息冷酷,杀气肆意。

    楚云月凉淡的凤目扫过前方的黑衣暗卫,清冷冰凉的声音流转而出:“杀!”

    随着楚云月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动了。

    黑衣暗卫集体冲入人群,手起刀落,下手杀伐果断,干净利落,御林军占着人多,前仆后继,倒下一个,下一个立马接上,蜂拥而至,哪怕武功实力不是对手,人数上也充分填补了这一缺陷。

    跟在楚云月身侧的锦清也加入了战斗,他虽然年纪轻轻,武功却不错,面对这些经过专门训练的暗卫也能以一敌二。

    楚文昊看着周围混乱的拼杀,看着满身清冷却下手狠辣的楚云月,最终还是轻叹一声从地上捡起一把趁手的长剑加入了乱战之中。

    尽管他武功不算太好,但也能勉强拖住那么一两个,既然阿月已经不顾后果的带人闯了进来,杀了这么多永益王府的人,一切已成定局,他能做的就是护好阿月。

    在房间中睡觉的楚长广听到院子里传来的打杀声就醒了过来,只是想到院中守卫严密,来人根本无法闯入就没在意,温柔的哄着怀里被惊醒的人儿。

    “没事没事,有我在不怕……”

    然而谁料事情并没有他想的简单,甚至已经完全超出了意料之中,当门外暗卫的禀报的声音响起时,楚长广顿时沉了脸色。

    “主子,院外太子带着御林军,而且还杀了王爷留在宅院外的士兵。”

    “楚文昊?……”楚长广有些意外的呢喃出声,随即感觉到怀中原本隐隐颤栗的身躯突然静止不动了,连忙低头看去,在见到朱毓烟原本呆泄恍惚的眼眸似乎有了隐隐的波动时,心下一沉,眼底划过一抹阴鸷。

    都十年了,他不但得不到她的心,就连她明明已经神志不清,可是在听到楚文昊的名字竟然还能够有所触动,这无疑是在凌迟着他的心!

    而且楚文昊怎么会突然带人闯进来?

    想到这个问题,楚长广慢慢捏紧了拳头,冷厉的眼眸除了一片可怕的阴鸷外还多了浓浓的杀气。

    不管楚文昊是得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消息,还是他并非为了烟儿而来,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就别怪他赶尽杀绝!

    楚长广看了一眼朱毓烟,眼底闪过一丝犹豫后,还是抬手敲晕了她,他不会让任何可能存在的意外发生,若是一会儿他离开,烟儿犯病嚷嚷着跑了出去可就不好了。

    楚长广温柔的为朱毓烟盖好被子后匆匆起身穿了衣服走出了房间,看了一眼已经等候在门口的两名侍女,冷声吩咐了一句:“看好王妃。”就随着暗卫赶去了前院。

    “楚文昊带了多少人?”路上,楚长广阴沉的问道。

    暗卫连忙出声道:“回主子,大概三千御林军,属下等已经派人去军营通知威副将带人来增援。”

    楚长广听言,点点头没再多说,快步朝着前院而去。

    等他来到前院的时候暗卫和御林军正打的热火朝天,而他一眼就在满满的盔甲暗色服饰中看到了极为显眼的楚文昊和楚云月。

    两人皆是一身白袍,只不过楚文昊的衣着更为华丽,楚云月的衣着则显得太过素净。

    原本楚长广第一眼注意的应该是楚文昊这个被他恨入骨髓的人,可是因为楚云月月揽清华的挺拔身姿让他瞬间惊震了。

    楚云月不是双腿废了吗?怎么……

    一瞬间的怔愣过后,楚长广脸上的情绪划过了一抹意味不明的深谙色彩,看着楚云月的眸光也满含冷冽。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深的城府,将所有人都骗得团团转。”

    冷嘲冰寒的声音响彻院落,落入楚云月的耳,楚云月侧身一剑刺入黑衣人的心口,抬头看向站在人群外神色阴鸷的楚长广,拔出剑身,任由黑衣人的尸体倒下,凉淡的凤目犹如危险叵测的深渊,勾唇冷清道。

    “说起城府,谁能比得过永益王。”

    楚长广看着楚云月深渊般凉淡的凤眸深处盈动的寒冰戾气,眉头微蹙:“什么意思?!”

    楚云月手中长剑直指向楚长广,清冷冰凉的声音犹如寒风刺骨:“将我母妃交出来!”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了楚长广,也震动了楚文昊,更让今日随着楚云月前来的一众御林军愣住了。

    夜风徐徐,血腥缭绕,所有人不知不觉间停下了动作,整个院落安静的落针可闻。

    楚长广微楞过后扫了一眼神色呆泄的楚文昊,嘲弄的勾起唇角笑了笑,他猜想过或许是楚文昊知道了什么,却没想到有可能知道真相的人不是楚文昊,而是这个小小年纪就知道瞒天过海退避危机,安居幕后运筹帷幄的少年!

    “本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找母妃就回太子府,跑来本王的别院算怎么回事!”

    楚长广的神色透满了冷厉讥讽,唯有挺拔的身躯僵直寒戾。

    一旁的楚文昊终于从怔愣中回过了神,心思涌动间是满满的疑惑和不安,蹙紧了眉头望向楚云月:“阿月,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微弱的低语带着一抹不自知的急切。

    楚文昊不愿去深想,他只希望是楚云月口误,或者并非是他不愿去想的那一层深意……

    楚云月看向楚文昊,在看到他紧缩的眉宇间似是缭绕着一层不安和急切时,微微敛了敛眼眸,沉默了一瞬后,才缓缓的开了口。

    “太子府里的并非母妃,而是本该死去的永益王妃朱毓雪,是楚长广和朱毓雪合谋将母妃偷梁换柱带走的,如今母妃就后院的烟云阁中。”

    楚云月的话语平缓清凉,字字清晰,可是听在楚文昊耳里就犹如漫天惊雷轰然炸响,炸得他整个人头脑发懵,头痛欲裂,脚下虚浮间一个踉跄,若不是有身边的侍卫扶住,早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楚文昊不能接受的摇晃着头,神情有些恍惚的看向楚云月,眸光闪烁着点点希翼:“阿月你跟父王开玩笑的对不对?这不是真的……”

    “这就是真的!”一声掷地有声又充满讽刺之意的承认自楚长广嘴里道出。

    原本楚长广还不打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认下,不过看到楚文昊如此失魂落魄满含痛苦与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反而觉得让楚文昊知道真相更好,这样他心中才会畅快!

    总不能这么多年只有他一个人痛苦,楚文昊却能心安理得的在谎言中幸福喜悦,他要楚文昊痛苦!比他还要痛苦千百倍!

    “楚文昊,你没想到吧?~”楚长广看着瞬间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看向自己的楚文昊,得意的笑道:“你深爱的女人在十年前就是我楚长广的女人了!而你,自诩情深,可是却连自己身边人被换了都不知道,宠了另外一个女人整整十年,你凭什么说你爱烟儿?!”

    “烟儿是我的,是我楚长广的!若不是因为你,本王也不会错失烟儿整整六年,让她跟你生了这个孽种!”

    楚长广面目狰狞的伸手指向楚云月,看着楚文昊的眼透满了浓浓的戾气和恨意。

    楚文昊只觉一阵晕眩袭来,双目猛然漆黑一片,耳朵脑袋一阵嗡鸣,天旋地转将若不是凭着心中想要确定真相的执念,早就晕过去了。

    半响,楚文昊摇晃着脑袋勉强克制住了那股晕眩后,视线这才慢慢清明起来,看着远处癫狂嘲讽的楚长广,怒火猛然上升,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侍卫,手中长剑愤怒的指向楚长广,怒声大喝。

    “楚长广你骗我!烟儿好好的在太子府,朱毓雪也早在十年前就死了!”

    他不相信!他怎么能相信!若是信了那他还有何脸面活着!有何脸面再去面对烟儿!

    他是如此的爱烟儿,恨不能把全天下最好的都捧到她面前,时时刻刻与她黏在一起永不分离,可是他竟然连枕边人变了都没有发现,他竟然没有认出那人不是烟儿,这若是真相,那么他这么多年来的情深算什么?!根本就是一文不值!连心爱的女人都认不出!……

    楚云月见楚文昊情绪不对劲,连忙出声提醒道:“父王,现在最要紧的是救出母妃,母妃的情况不太好,你先去烟云阁找她!”

    楚云月的提醒以及话语里那句‘情况不太好’,终于让濒临崩溃的楚文昊找回了些许理智,也没有在自欺欺人的继续质疑,满脑子都是情况不太好的朱毓烟,除此之外再也容不下其它,急急忙忙的朝着后院跑去。

    楚长广见此,眸底划过一抹阴狠,大手一挥道:“一个不留!”

    随着楚长广一声令下,原本停手的黑衣暗卫齐齐动了,就连守护在楚长广身边的近三百暗卫也纷纷出手。

    楚云月飞身而起,手中长剑直指楚长广,清冷肃杀的话音在半空响彻。

    “杀!”

    楚长广双臂一展向后飞快退离避开楚云月刺来的长剑,手中宝剑出鞘,鞘身迅速飞射而出直指楚云月面门。

    楚云月见此侧身避开,与此同时,锋利的银光闪烁,楚长广手中长剑紧跟而至,楚云月抬剑一挡。

    “锵!”的一声震响,两人身上的衣块无风自扬,内息扩散,无形的气力流转而出。

    “没想到你这孽种还有点底子。”楚长广看着楚云月冷笑一声,看似不屑实则却不敢大意。

    虽然他确信楚云月不是他的对手,可也不能放松警惕让楚云月有迹可循,反败为胜!

    楚云月内力上提,分毫不退的抵挡着楚长广的剑力,脚下迅速踢出,凉凉的反击:“说起孽种,这院子里还真有一个!”

    楚长广敏捷的避过楚云月的脚力,侧腿踢出,杀气肆意:“你找死!”

    那是他和烟儿的宝贝,怎么会是孽种!

    说话间,楚云月和楚长广已经交手了无数招,招招杀伐凌厉不留余地。

    南痕深则一路护着楚文昊,帮他挡下了暗卫的追杀,以一敌八浴血奋战,院子里的御林军也将暗卫团团包围,刀光剑影,杀机四起。

    楚文昊一路跑到后院四处寻找,好在这处宅院不比王府,阁楼庭院不算太多,在找不到下人引路的情况下,楚文昊快要跑遍了所有院子时终于找到了烟云阁。

    “啪!”

    楚文昊一脚踢开了房门,处在内室的两名侍女听到响动连忙跑了出来,见来人陌生至极,顿时警惕,因为不能说话,加上外面的打斗声,两人直接冲上前与楚文昊打了起来。

    两名侍女虽然会些武功,却不算太强,楚文昊对付起来也不算吃力,没一会儿就将手中的长剑刺穿了两人的心口。

    推开两人的身躯,楚文昊急忙跑入内室,当眸光触及床上闭目沉睡的女子时,瞳孔骤然紧缩,随即无数情绪排山倒海的涌入瞳孔。

    只一眼,那张尽管病弱苍白枯萎黯淡无光的脸,尽管已没了原来的风华,却让楚文昊心口猛跳,无需任何查看证明,已能确定床上的女子就是朱毓烟,他的烟儿……

    “烟儿……”

    过了好半响,楚文昊才哽咽而颤栗的喃喃出声。

    看着朱毓烟如此黯淡无光满是枯萎死寂的脸,楚文昊满心内疚疼痛的同时又充满了惶恐和害怕,连忙跌跌撞撞的跑到床榻边出声轻唤。

    “烟儿……我是阿昊,你快睁开眼睛看看我,烟儿……”

    他怕,怕看到这样毫无生机的烟儿,怕她就这样离去,不给他任何自责道歉的机会……

    床上昏迷的朱毓烟眉头微微蹙了蹙,似乎被楚文昊一声声的低唤吵醒了,慢慢的睁开了眼帘,可是在楚文昊惊喜的眸光中,看到的却不是同样的惊喜,而是一片混沌呆泄。

    朱毓烟睁着呆泄的眼睛看了楚文昊半响,就好似不是在看他一般,眨着眼睛神色一片木然,动也不动,嘴里小声的嘀咕着让人完全听不清楚的话语,整个人好像得了失心疯一般。

    “烟儿……”楚文昊呆愣愣的看着这样的朱毓烟,满目焦急与心疼:“烟儿你别吓我……你快看看我,我是阿昊啊,楚文昊,你的相公楚文昊,烟儿……”

    朱毓烟原本混沌呆泄的眸子在听到楚文昊三个字的时候微微闪了闪,原本木然的神色终于有了隐隐的松动,浑噩的转眸看向楚文昊,犹如一个懵懂的孩子什么也不懂,只是本能的张嘴重复了一句。

    “阿昊……”

    楚文昊见此,连忙一喜:“对!阿昊,我是阿昊,和烟儿一起长大的阿昊……”

    可是这份喜悦还没能延续多久,就被朱毓烟不断的痴语给碾碎了。

    “阿昊……阿昊……”

    朱毓烟就这么呆泄混沌的呢喃着这两个字,不断的重复,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无法走入她的世界,唯独这两个字在她的精神世界自成一体。

    楚文昊看着这样的朱毓烟,心口狠狠的揪痛起来,伸手将朱毓烟整个的抱入了怀中,瞳孔的眼眶早已湿润一片,声音满是哽咽和心疼。

    “怎么会这样?……烟儿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楚长广!楚长广这该死的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生!”

    楚文昊说到最后,眼底溢满彻骨的恨意和杀意,小心翼翼的抱着朱毓烟离开房间朝着前院而去。

    “父王……父王……母妃……”

    就在楚文昊抱着朱毓烟走出不远,长廊上跑来一个只着白色里衣的小男孩,小男孩一边朝着楚文昊的方向跑来一边叫唤,声音带着几分害怕。

    见此,楚文昊脚步不自觉停住,看着远远跑来的约莫*岁的小男孩,身躯渐渐僵硬。

    楚熙原本还疑惑前方站着的人是谁,可当他的视线落在男人怀里抱着的女子时,顿时警惕起来,脚步在也距离楚文昊十米远的地方停住了。

    “你是谁?怎么会抱着我母妃,快将母妃放下!”

    楚文昊听着耳边清脆的童音,只觉一阵耳鸣,瞪着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眼前长的与楚长广极其相似,又带着几分朱毓烟身上独有的气质的男童,瞬间感觉到了一股窒息的疼。

    不仅心疼,眼也疼,若非手里抱着朱毓烟,楚文昊觉着自己一定会忍不住将这孩子当场掐死!

    因为几乎不需要确定,只看着那张脸他就无法骗自己,还有这孩子身上的气息与烟儿那般相像,除了那个让他痛到极致,也恨到极致的可能,他想不到其它。

    “滚!”半响,楚文昊才忍着心中翻涌的杀意,牙咬切齿的吐出一个字。

    楚熙被楚文昊殷红暴戾的眼神看得心底直发毛,小小的身躯不自觉的颤了颤,可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母亲还在这个陌生人手里。

    “把母妃还给我!”楚熙执拗的脾气也上来了,固执的看着楚文昊,稚嫩的小脸气鼓鼓的鼓起,显得十分可爱。

    可是这份可爱与美好却刺痛了楚文昊的双目与神经,抱着朱毓烟大步上前,一脚就将楚熙踹倒在地,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楚文昊怕自己在呆下去会控制不住情绪,真的把这孩子给杀了,无论他再痛,这毕竟烟儿的孩子,在不知道烟儿态度的情况下,他不能就这么把人给处理了……

    楚熙被踹倒在地疼的冷汗直冒小脸苍白,泪珠子在眼眶中转来转去却始终倔强的不肯落下,看着扬长而去的楚长广,努力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追了去。

    后面好不容易找到楚熙的侍从见他这副摸样纷纷吓了一跳,还来不及关心,就见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而去,也纷纷跟在他身后,一路去了前院。

    前院,楚云月与楚长广僵持不下,其余暗卫和禁卫军也都死伤无数,就在两方人马几乎要同归于尽的时候,黑夜中突然跳出几十道身影,当这些衣着不一的身影落入战圈中时,无数诡异的寒光闪烁而起。

    竹云手中寒冰凝结成的利箭肆意飞射,黑衣人躲过了这支却避不过那支,面对这些无孔不入仿似被注入了生命的冰箭,最终只能落得被射杀的下场。

    羽月手中火球飞舞让黑影人避无可避,最终被焚烧殆尽,风刃翩飞,在黑衣人防备不及时割喉夺命。

    蓝鹰落入地面时飞速一拳朝着身边离之最近的暗卫打去,瞬间穿透了暗卫的胸腹,那力道让四周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惊骇的瞪大双目,满眼惊惧。

    雾琊精神力一动,一些稍有不慎的暗卫瞬间两眼放空,竟然举起手上的剑自行拨了脖子。

    周围的几名暗卫见此,纷纷警惕的看向雾琊,那眼神犹如在看一个怪物一般,带着点点对于未知的恐惧。

    颜绯落地后直接身影一闪,那犹如虚幻的身影在周围三名暗卫身旁闪过后,再次停下来时,三名暗卫脖颈处顿时绽放出一道血痕,轰然倒地,速度快的令人惊骇。

    絮貂直接一道惊雷就轰了两个暗卫,打野、离澪等人也不甘示弱,长剑横扫,剑气骇人,黑衣暗卫根本抵挡不了这样磅礴骇人的气势,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尽数震飞出去,倒地时直接咽了气……

    旁边一众伤痕累累的御林军见此,一个个惊骇的瞪大眼珠子忘了反应。

    看着前一刻还让他们殊死搏斗的黑衣暗卫,眨眼间就在自己眼前挨个倒地,有些几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所有人都震惊了,看向那群突然出现的少年的眸光也染上了不自知的惊恐与畏惧……

    南痕深看着突然出现的三十名年纪轻轻的少年,一个个身手神诡杀过果断,心中大骇,这些人看起来最大的也不过十六岁,其中甚至还有十二三岁的孩子,竟然拥有如此诡异骇人的身手,简直可怕至极!

    楚云月和楚长广正打的难舍难分,根本没有时间注意到旁边的变化,直到一股骇人的气息从楚长广背后袭来,瞬间让他遍体生寒,本能的闪身躲避。

    然而尽管楚长广反应快速,成功的避开了背后刺来的长剑,却还是被那剑身上所带的磅礴剑气划伤了手臂。

    楚长广心中一骇,还没来得及去看清楚偷袭自己的人是谁,那擦身而过的长剑突然以极其诡异的角度扭转回杀,让楚长广避无可避的被剑身一剑穿透了腹部。

    楚长广这才得以看清眼前出现的人,那青涩俊美的脸让楚长广眼底闪过一抹意外,怎么也想不到能够一招就伤到自己的人竟然是一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年!

    楚云月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异的看向那名突然出现的少年,他与楚长广交过手,自然知道楚长广的武功有多厉害,这少年看起来比他还小一些,竟然一出手就重伤了楚长广!

    楚长广不顾腹部的伤痛,运力一掌拍向空言,空言也不避,直接一掌送出迎上楚长广的掌力,当两手相碰,气力相撞,楚长广竟然整个人被震飞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正好从长廊落在了庭院满地的尸体中,这才发现他手下的五百名暗卫竟然在他没注意的情况下一个不剩……

    楚长广眼底囤积起慢慢的惊震,扫过周围突然多处的二十多个少年,看着地上死相诡异的暗卫,猛然抬眸看向空言,厉声质问。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空言不能说话自然不会回答楚长广的问题,只是走到围栏上横呈的士兵尸体旁,将剑上的血迹尽数擦在了那尸体的衣服上。

    楚长广见此,抹去唇角溢出的血色,捂着腹部,眸光阴鸷的转向楚云月:“是你的人?”

    楚云月打量了一眼院中散落的一群年轻少年,淡淡道:“不是。”

    楚长广听言,蹙着眉头看了楚云月片刻,算是信了他的话,而且这些身手神诡的少年对他可没有半分恭敬之色,确实不像他的人。

    将所有暗卫处理干净后,蓝鹰等人就闲适的站在一旁看着,也没有直接杀了楚长广,显然是将这人交给楚云月处理,不过几人的眸光却有些肆无忌惮的落在楚云月的身上,带着毫不遮掩的打量和挑剔。

    异兵团的成员在从边关回来后就知道了苏木君的真实身份,自然也就知道淳瑜郡主与皇玄孙殿下楚云月有婚约在身,这次血月成员奉苏木君的命令前来协助楚云月,自然一个个都不会放过这个审视未来站在主子身边的男人的机会。

    楚云月感觉到这些少年打量的视线,那种严厉的挑剔和嫌弃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遇上,甚至他还在众多目光中感受到很多极不友好的目光。

    楚云月凉淡的凤目微微闪烁了一下,想到了半个月前齐城一战,根据他安插在苏家军中的暗桩汇报,他已经知道了齐城一战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时他还有些不相信这世间竟然有如此神诡的事情,此时亲眼看到这些与信中所描写的完全相符的少年,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看着空言开口道了一句:“你们是她的人?”

    这个她是谁,血月的一众人都明白,不少人都敛去了眸中的情绪,不管眼前的人是否配得上主子,主子的事情都不是他们能够过问干涉的……

    空言看了楚云月一眼,发现他虽然开口询问,实则心中已经明了,于是神色淡漠的点了点头。

    楚云月见此,心中一暖,眼底的寒凉也遣散了几分。

    楚长广看着楚云月和这些神诡的少年打哑谜,心中渐渐下沉,眼底闪过一丝狐疑,按理说这个时辰威祥应该已经带着人马赶到了……

    楚云月缓步朝着楚长广走来,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就猜到了他心中的怀疑,清冷的说道。

    “你等的援兵不会出现了,本殿已经让人堵在了去军营的路上,那前去通风报信的暗卫此时应该早已身首异处。”

    不仅如此,他之所以等待了五日就是要部署一切,相信之前跟在后面的尾巴此时已经将这里的一切告诉了楚文瑾和朱毓雪,他等着楚文瑾最后的殊死挣扎!……

    楚长广听言,脸色霎时阴云密布,眸光阴鸷的盯着楚云月清俊贵雅的脸:“本王当真是小看了你!”

    楚云月神色冷漠清淡,眸光似卷着片片飞霜,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微微侧身看去,见楚文昊走来,视线下移落在了楚文昊怀中抱着的女子,一时间心思复杂难言。

    “父皇,母妃她……”

    “烟儿!……”楚长广担心的看了朱毓烟一眼,随即满目杀气的看向楚文昊:“楚文昊!你快放开烟儿!”

    楚文昊眸光殷红的摇了摇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楚长广,似乎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将他整个的撕碎,沙哑的声音自口中溢出。

    “你母妃的神志出了问题……”随即眸光嗜血的看着楚长广:“楚长广你根本不配叫烟儿的名字!”

    这一点楚云月当时在沁水阁看了画面就知道了,扫了一眼虽然神志不清毫无生气可言,却并无性命危险的朱毓烟,抬起手中的剑递给了楚文昊。

    因为楚云月知道,最适合要楚长广命的人并不是他,而是楚文昊。

    楚文昊满腔隐忍的怒火和杀意在看到楚长广的那一刻已经忍不住了,在楚云月将剑递上时,就把朱毓烟放到了楚云月手里,握剑直接朝楚长广砍去。

    楚长广虽然受了重伤,却并非完全无法动弹,眼见利刃刺来,就地一滚就险险避让开来,同时,在楚文昊刺出第二剑时猛然从地面弹起,朝着楚文昊一个猛扑。

    这一扑几乎用尽了楚长广所有的力气,势不可挡,不过楚文昊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在楚长广扑来之极,一掌拍在了他的心口,减轻了楚长广身上的威势,也给自己带来了避让的时间。

    “噗……”楚长广一扑落空后倒在了地上狠狠吐出了一口鲜血,狼狈至极。

    楚文昊见此,满身戾气的挥剑一斩,直接断了楚长广一条胳膊。

    “嗯……”楚长广咬着牙叫也未叫一声,满脸惨白又虚弱,可是看向楚文昊的眸光却带满了幸灾乐祸的畅快笑意。

    “楚文昊,你就算现在杀了本王又怎么样,你永远都无法改变烟儿同样属于我的事实,况且我和烟儿还有了一个九岁大的乖巧儿子,你输了,哪怕是死,本王也将烙印在你们心中一辈子,烟儿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你也永远都无法忘记烟儿曾经是我楚长广的女人,还替我生了儿子,哈哈……额……”

    在楚长广癫狂畅快的笑意中,楚文昊愤怒的直接一剑割断了他的脖子,鲜血喷溅中,楚长广瞪大了双目,满眼不舍又眷恋的看着楚云月怀中瞪大了双目的女子。

    “烟……儿”

    两个艰难的字眼溢出的同时,楚长广直直倒地,死不瞑目。

    “啊……”

    突然,一声尖叫自朱毓烟口中流转开来,朱毓烟看着楚长广的尸体仿似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眸光殷红一片的奋力挣脱了楚云月跑向楚长广。

    随手捡起地上的长刀就朝着他的尸体乱砍一通,整个人犹如发了疯一般,嘴里不断的喃喃出声。

    “杀了你……我杀了你……杀了你!……”

    “烟儿!”楚文昊一急,连忙保住了陷入疯狂的朱毓烟:“烟儿……烟儿你不要吓我,你冷静点,楚长广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别怕……别怕……有阿昊在……”

    陷入疯狂的朱毓烟听了楚文昊的话这才渐渐安静了下来,抬眸疑惑的看向楚文昊,喃喃低语道:“阿昊?……对……我还有阿昊……阿昊还在等我……我要去找阿昊……我要去找……”

    话还未说完,朱毓烟就整个的晕倒在了楚文昊的怀中。

    “烟儿!”楚文昊满心焦急,连忙抱起朱毓烟头也不回的向外跑去,声音还在飘荡,人就已经消失不见。

    “阿月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我带你母妃去看大夫!”

    跟着楚文昊一同前来的一百名侍卫如今只剩下三十个不到,见楚文昊离开,纷纷对着楚云月行了个礼也跟着一同离开了。

    楚云月收回目光,出口的声音清冷无情:“一把火烧了。”

    “是!”南痕深领命,带着剩余的一千御林军去了内院点火。

    站在楚云月身后的锦清,无意间看到远处颤栗发抖满脸惊恐呆泄的楚熙时,蹙眉问道:“主子,这小孩怎么办?”

    楚云月闻言,这才转身看向了不知何时站在远处的孩子,看他那模样想必是看到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楚云月蹙着眉头,深渊般的眸暗光浮动,危险叵测,半响才道:“先把他带上。”

    哪怕他想一刀了结了这个不应该存于世上的生命,可是这孩子毕竟是母妃亲生的,如何处置还要看了她的态度再决定。

    旁边一众站着看戏的血月成员见此,无趣的挑了挑眉,纷纷转身离开,一声招呼都未打。

    唯有雾琊离开前含笑的看了楚云月一眼,那异常闪亮的眸光看得楚云月不适的蹙起了眉头,总觉得这个异常漂亮干净的孩子,那最后一眼的光彩太过诡异,诡异的让人不自觉后背发凉……

    将军府沁水阁。

    苏木君看着寄情斋最后被一场大火吞没,伸手挥散了半空的画面,看向凤夜问了一句:“苏世明等人什么时候到?”

    凤夜已经知道苏木君并非真正的苏木君,对于她直呼苏世明的名讳自然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开口回道。

    “还有两天就能抵达沥阳城。”

    苏木君闻言缓缓一笑,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去休息吧,今晚过后这沥阳城就不太平了~”

    凤夜眸光一动,出声询问:“主子,要不要让凤二去盯着永益王府,楚长广一死,朱毓烟一事暴露,楚文瑾定然会坐不住有所行动。”

    苏木君眼底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暗光,摇了摇头:“不必了,一切等明天过后再去看吧,楚云月既然拖了这么多天才动手,想必已经提前安排妥当了,否则也不会任由身后跟着两条尾巴回去通风报信。”

    凤夜听言,这才恍然明白原来楚云月是知道身后跟了尾巴的,甚至故意放跑了他们,他这么做……

    沉思了一瞬,凤夜神色一顿,眼底划过一抹惊异,楚云月这根本就是诱敌,是想逼楚文瑾狗急跳墙!……

    ------题外话------

    小月月挖坑坐等楚文瑾呐,接下里的好戏更精彩了,永益王这丫欠收拾的总算收拾妥当鸟,吼吼!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