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强势攻婚总裁的挚爱宠妻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十九章 千夫所指
    “趁着陆凉城这段时间没空对付你,你还是赶紧找个时间离开这里吧,要是被抓住了,别说报仇,什么都来不及了。”

    白原将手里的茶杯放下,心里多少有些嗤之以鼻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被对方给压着打,虽然这件事他也有责任。

    “G市是陆家的天下,陆凉城想要做什么很方便,你之前也试过了,就算秦桑榆在你的手里,你也不能把人带出去,在G市,你是斗不过陆凉城的,唯一的机会,是把陆凉城引出去,一切还得从长计划。”

    恶鬼最讨厌的就是什么从长计划,他更希望一步就能到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目前看来,离开G市是最好的选择。

    白原给他安排好了一切,利用自己这些年在G市打下的一切人脉,总算是将这个人送出去了,他淡淡的低着头,听着手下的人在说着最近的发现,心里略微的有些担忧。

    上一次陆凉城从他的地方救走秦桑榆,两人恐怕没办法再粉饰太平了,在陆凉城的心里,已经将他和恶鬼看做是同伙了。

    “老爷子,警察那边来人查案子了。”管家在旁边悄悄的说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里犯怵,白家在G市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招惹过警察,今年到底是怎么了。

    “他们要查就让他们查吧,我们不用怕他们。”

    在恶鬼离开后,白原就把一切打点好了,他就不信警察能查出什么东西来。

    果然,警察在白家查探了一番,但什么都没有发现,只能悻悻的回去。

    白原很聪明的将自己的实验室放在地下,要是找不到开关,根本打不开大门,所以警察绝对不会在里面发现什么。

    而陆凉城也猜到了这个结果,所以没有寄希望在警察的身上,这段时间他一直陪在秦桑榆的身边,眼看着对方已经完全恢复正常,总算是松了口气,“最近好好补补身体,你都瘦了。”

    他端着张姨熬好的蹄花汤,放在秦桑榆的面前,秦桑榆抿嘴,心情很不好,但还是勉强自己喝了几口,“现在爷爷是不是恨我了?陆凉城,我觉得心里难受。”

    秦桑榆边说,眼眶就红了,既委屈,又愧疚,她被控制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但是说到底,就是她刺伤的老爷子,换做是别人,也不会原谅她的,何况老爷子一开始并不喜欢她呢。

    “别想这么多,爷爷只是现在想不清楚这些,这段时间我们别去陆家就行,你好好把身体养好。”

    但并不是他们不去陆家就能逃避这一切,傍晚,陆家的所有人就上门了,看着气势汹汹的样子,秦桑榆在一旁坐着,压根不敢出声。

    “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桑榆,你给我们解释一下,还有你说的话,你给我好好解释。”

    老爷子最近的身体不好,现在已经开始拄拐杖了,说话的时候,会停顿很久,再说下一句,看来身体还没有恢复好。

    但是秦桑榆并没有那天的记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所以面对老爷子的话,只能条件反射的看向了陆凉城。

    “爷爷,那天......”陆凉城刚刚开口,就被老爷子狠狠的瞪了一眼,“你给我住嘴!我问的是秦桑榆!不是你!”

    陆凉城抿唇,不再说话,暗地里已经绷紧了身子。

    “陆爷爷,我也不记得了,那天的事情我真的没有印象,对不起,我很抱歉。”

    秦桑榆能做的只是道歉,陆天并不满意这个结果,他害怕现在秦桑榆在伪装,利用孙子对她的喜欢,想把那天的事情蒙混过关,他看向陆凉城,淡淡的开口。

    “你们两个必须离婚,我不希望把一个不确定的因素留在陆家,小城,那样的事情要是再来一次,你觉得我下一次的运气还能这么好么?”

    老爷子这次在用自己的生命在威胁陆凉城,陆凉城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抿嘴依旧没有说话。

    “小城,你听爷爷的,最开始我就不同意你们,是你执意要将这个女人娶进来,可是你看看她都做了些什么,从她进了陆家以后,陆家变得越来越乱了。”

    陆天说完,开始咳嗽起来,一边伸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处,脸色苍白了一些。

    “就是,小城,这个女人留不得,我怀疑她是扫把星,给我们陆家带来了灾难。”

    陆嵩赶紧插嘴,看着秦桑榆的目光很不善,要是可以的话,他真希望现在就能把这个女人扫地出门,她都敢对老爷子出手了,也许下一个就是他们之中的某个人呢。

    “秦桑榆,你自己还是主动离开这里吧。”白艳满脸的嘲讽,本来她没想过再去对付秦桑榆了,但是这个秦桑榆偏偏不识相,居然去刺伤了老爷子,好啊,这次她就新仇旧恨一起算。

    秦桑榆像是木头一样,杵在所有人中间,她终于体会到了千夫所指是什么样的感觉,眼眶红了红,但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她活该,是她没有保护好自己,总是让别人有机可乘。

    “你们真是太过分了,秦桑榆自己都是被人利用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们现在指责她有什么用,还不如好好想想是谁在背后要对付陆家!”

    陆晓站了出来,看到秦桑榆满脸的绝望,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以前她觉得陆家都是明事理的人,但是当那一层布被掀开以后,大家的真面目居然是那么可憎。

    “老头子,你真是,你说说我该怎么办才好,来之前我们不是说的好好的吗?这件事算不到桑榆的头上,她现在娘家没有任何人,只能依靠小城,要是离开了小城,谁都得欺负到她的头上。”

    沈碧芝将秦桑榆的手拉着,有些责怪的看向陆天,叹了口气,“桑榆的交友圈子宅,你说什么人能动到她的头上去呢,她又能和谁结怨,策划这件事的,还不是我们陆家招惹下来的人么,说起来,桑榆还是个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