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军嫂重生记 > 第九百五十七章两章合一章啦
    要说,楚铮让韩子禾到工作间去,其实就是为了给她找一点儿事儿做,免得她闲下来想东想西,情绪不稳。

    这也算是变相的让她他是来安胎。

    可他真没想到啊!

    不过是找借口让媳妇儿忙起来,竟然还真让他们现了情况!

    “嗯?电报接收机在响?”

    推门进屋,韩子禾听到电报接收机微弱的提示音,诧异不已。

    这台电报接收机是她以前看着好玩儿,自己找陈铭让他找渠道,买到了材料自己加工的。

    平时也并不用,只是偶尔摸摸。

    这一回,也是因为军属区不平静,她才以防万一的,将它启动。

    这机器有一点好,平时启动后,设置到静待状态以后,不但不费电,还能捕捉到周围的信号,同时,也能做到接收信息的作用。

    韩子禾前些日子打开它以后,就没再关注过,尤其是楚铮一度将铁将军请来把门,她更是没再摸它了。

    “怎么?有情况?”楚铮倒是没现,他注意力都在收拾卫生上了。

    要知道,这工作间因为密闭性,所以没有窗户,故而,这两三天没用过,他必须要先进去让它通通风。

    “你是说这家伙?”楚铮走到电报机前,见到它的一长溜儿提示灯闪烁变换,颜色还挺好看,“这样就是有信息啦?”

    “是啊!我来看看。”韩子禾戴上耳机,将电报机的各种按钮该拧开的拧开,该推上的推上,该拉下的拉下,该调节的调节。

    反正她手很快,做起来让旁观者只觉眼花缭乱。

    她将电报机调节到了接收频率,这才拿起旁边的笔,在楚大队长殷勤的递过来的记录本儿上,写下一行行字。

    “诶?这是……”楚铮在旁边看着,当他媳妇儿记录到第二行时,他便浑身一震,睁圆了眼睛,“这是!韩苗和陈铭传递过来的消息!”

    “……”韩子禾没有理睬他,接着不停地记录着,直到记录完前一天传来的信息后,她才摘下耳机,长叹道,“是他们传来的,没错儿。”

    楚铮觉得很不可思议:“不会是有人装成他们……”

    “不会的。”韩子禾笃定的敲敲她记录的文字,问他,“你看出什么不同来?”

    “不同?不同……”楚铮看看媳妇儿,见她冲自己颔,便拿起记录本仔细观察起来。

    不一会儿,他便恍然道:“你是说,这里面实际数字的,都是阿拉伯数字?”

    “没错儿,我们俩之前试这台电报机的时候,消息时弄过乌龙,当时,他的是阿拉伯数字,我用的是咱们自己的文字,他把简体繁体弄混了,因为代号不一样,所以出的意思南辕北辙,让人读了啼笑皆非。

    后来,他便干脆说,以后东西就阿拉伯数字和华夏文字交替用,就按照‘长长短短、短短长长、长长短、短长长’这样来间隔,这样的话,就跟密语一样,可以瞒天过海。”

    韩子禾将当时的事儿当成笑谈说给他听,楚铮却听得酸水儿直冒。

    嘴里嘟嘟囔囔:“我和你都没有过密语呢!”

    “你这人!”韩子禾见他这样,颇感觉好笑,不过想想也是,若是易地而处,他和别的女人搞一套暗号密语,估计她会反应更大。

    “好吧!好吧!”想到这儿,韩子禾心软了,“按道理说,这不过是一次无心之作,我也不用感觉到歉意,但是仔细想想,我毕竟是有家室的人,没道理撇开老公,和别人有一套单独联系的密语。

    这样吧,要说取消它,也实在没必要?你也看到了,这东西真起作用了!我也只能跟你保证,不是像这样必须报的事情,不和他用这个交流联系,怎么样?当然,信不信就由你了!”

    “信!信!信!我怎么不信呢!”楚铮没想到竟然峰回路转,他以为以她媳妇儿现在的脾气,说不定就要恼了。

    他刚刚还后悔自己脱口而说呢!

    其实,自己的媳妇儿自己了解,他怎么可能误解?不过是心里不是滋味儿,毕竟作为丈夫,自然希望只有自己能和媳妇儿有“独一无二”,不是么!

    不过,既然媳妇儿主动提出了,他要是不顺着答应,他才傻呢!

    “还有!你要是还嫉妒的话,也可以想一套密语啊!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说真的,这句话完全是韩子禾打趣他,她和他天天见面儿,俩人有事儿,当面儿说就是了,根本没必要弄这么一套麻烦的东西。

    反正,她是这么认为的。

    可惜,楚大队长不这么认为啊!

    在他看来,既然不能将他媳妇儿和陈铭的这套密语ass掉,那就要研究出一套更深刻、更有内涵、更有价值的密语来。

    这就像是既然不能在时间上赶上风,那就在实力上俯视他!

    “……”韩子禾没想到楚铮竟然答应的这么快,以至于她晃了一下,方才意识到,这家伙竟然自信满满地顺承下来,还拍着胸脯儿跟她保证——一定不负众望!

    呵呵,她竟然不知道,他能幼稚至此!

    好吧,反正也不是她来研究,他既然愿意,兴致又那么高,她很没必要给他泼冷水,反正,随他去吧!

    ……

    两口子一个吃够了醋,拿到了甜头儿;一个叹口气,恢复了精神儿;这俩人终于意识到该干正事儿了。

    “我想起来了!”韩子禾将这几条信息挨个浏览一遍后,一拍腿,跟楚铮说,“这天,我其实恍惚听到电报接收机响了,可一时没想起来,是哪儿出来的声音!”

    她颇有点儿懊恼的说:“我当时把咱家都转过来了,才想起来好像工作间没去看!你说说,我都想起工作间来了,竟然没想起来,可能是电报接收机出的提示音!你说我这是什么脑子!”

    “这东西又不常用,想不起来才正常呢!”楚铮满意的点点头,“你现在满脑子想的都应该是咱家几个孩子!”

    “和你说正经呢!”韩子禾拍他一掌,又道,“本来当时要进去的,结果刚摸到门把儿,就让魏嫂子叫住了,叫我去何净老郑他们家吃饭,那天咱们一家不都去他们家了吗!我当时还在心里想着——等回来,就过去看看!

    早知道告诉你一声,让你提醒我了!要不,我自己写张纸条儿也成啊!

    接下来不说你也知道了,等从他们家回来,我早把这事儿给扔到爪哇国了!”

    “嘿嘿,忘就忘吧!我看着报的日期,琢磨着他们俩现在应该还是安全无虞的!”楚铮指尖儿在记录本上所记录的日期和时间上划过,让韩子禾注意,“媳妇儿,你瞧瞧,这几天报的时间都差不多,看来,今天也应该是这点儿报。”

    说到这里,楚铮看看时间,笑道:“嘿,媳妇儿,你瞧,再有一刻来钟应该差不多了!”

    韩子禾顺着他递过来的手腕一看,见他佩戴的腕表的时针和分针所在的位置,点点头:“那咱俩就等等?”

    “嗯,等等!”楚铮说完这话,见自家媳妇儿的情绪波动不相干才那么强烈了,这才松口气,将注意力放到了她手边儿的记录本上。

    “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应该是在一处名曰‘据点’的地方……我怀疑,那里应该是VR组织一处分会点儿。”楚铮道,“而他们之前是让人给带到那里的。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那里的情况。”

    “你接下来看。”韩子禾阅览的度很快,她指着陈铭前一天来的信息道,“他们说,他们掌握了那里的地形图,并且基本脱险,现在就剩在里面和对方周旋了。”

    “媳妇儿,你说……咱们要是能掌握‘据点’的方位坐标,是不是能顺藤摸瓜,找到VR组织的痕迹呢?”

    “你可以试试看!”韩子禾耸耸肩,对此不报什么期冀,“不过,据这么个狡猾之极的组织的个性,倘若这处据点不过是外围人员的工作点儿,那么,你是没办法查到VR组织的总部的!”

    “只要能有一点儿线索也成,我这人,没有那么贪心。”楚铮呵呵一笑,摸摸鼻子,“哪怕是抓到些无足轻重的人,但凡能拉出中层来,就不怕一点一点儿的露出他们核心成员!”

    “有道理!”韩子禾听他这么说,点点头,笑道,“不过,这就需要愚公移山的劲头儿了。”

    “反正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抓到的,咱们啊,慢慢儿来!”楚铮心态很好。

    见他能这般想,韩子禾便不再多说了。

    ……

    此时,韩苗跟着陈铭,为了找到今天的报地点四处奔跑。

    “就这儿吧!”陈铭这回带韩苗来的地方,是一处食堂。

    他要在这里完成两个目的。

    “报和什么?”韩苗四处打量着没有人的食堂,问陈铭。

    “大姐,来到食堂能干什么啊!当然是吃啊!”陈铭无语了。

    “可是,咱们不是已经收集到一批食品了吗?”韩苗看着陈铭身前身后背着的两个鼓鼓囊囊的大包,不禁问道。

    不是她傻白甜,实在是她不认为这家伙还能再背多少东西。

    就算是他背的动,他们也没地儿放啊!

    之前,他们经过一处类似卖部的地方,于是,陈铭秉持着“敌人的物资,不捞白不捞”的原则,将里面的东西……咳咳,运出来很多。

    陈铭将顺出来的俩大背包,一前一后地背起来,往里面装了许多东西,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

    就这样,这家伙还不知足地咂摸着嘴,道:“我要是有只机器猫一样的口袋就好了,给他们洗劫一空才过瘾呢!”

    呵呵,洗劫一空?怎么可能!那里面的物资,估计够这个“据点”里面的所有人吃一季度的呢!

    “那东西都是加工成品,都不是新鲜的!你不觉得咱俩需要补充维生素aB<bs; 陈铭这话说完,韩苗就翻翻眼,她好像记得某人之前刚喝了一瓶果汁饮料呢!

    “都说是饮料啦,也不是全天然的!”陈铭道,“再说了,仍然是那句话,有物资也不能浪费,新鲜的果蔬带一些走,还能给咱省点儿食品呢,毕竟不是什么时候都这么运气,能找到吃的喝的。”

    他说着话,还真找到了食堂的储存室,里面堆满了新鲜的果蔬。

    “要不要炒个菜呢?”陈铭双眼放光的看向了韩苗。

    一看他这表情,韩苗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当即后退一步,双手直摆晃:“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可不会做饭!从没做过!”

    “……”陈铭双眸的精光登时消散,他耷拉下脑袋,郁闷不已,“我也不会做啊!”

    “你说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怎么连饭都不会做呢!”陈铭看着食堂里的各种果蔬粮食、鱼肉海鲜,顿足不已,“这叫什么?这只能看不能吃啊!完全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韩苗见他这么激动,撇撇嘴,也顾不得纠正他用词了,她气呼呼地双手叉腰,瞪他,质问:“你什么意思啊!啊?!难道女人天生就要会做饭?!”

    “这不是你们天生的技能吗!”陈铭苦着脸,一脸的“就该如此”的模样,气得韩苗跳起脚来。

    “什么叫‘天生技能’啊!你们陈家没有厨师么!”

    “有自然是有的!但是,你婆婆我妈就会做饭啊!而且做的好吃得很呢!有时候兴致来了,就会给我爸和我们哥儿俩做好吃的呢!”陈铭莫名的看看她,“我认识的女人都会做好吃的!”

    “呵呵,那现在,你只能失望啦!你未来的嫂子我啊,不会做!”韩苗气笑了,一昂,直言相告。

    “不会做就不会做啦!你怎么还一副‘我不会做饭我光荣’的表情呢,这可是生存的必备技能呢!”陈铭轻哼了一声。

    “既然是必备技能,那你怎么不会做饭呢?”韩苗被他气得,纤手一指,像一只茶壶一样,点点他,问。

    “……”陈铭无话可说了。

    他好像,还真是没天赋去点亮“做饭”这个技能!

    未完待续。